第325章 给老子跪下 - 超级保安

第325章 给老子跪下

从天堂到地狱,从荣成集团长老级公子哥,到如今过街老鼠,梁汉民随着自己父亲梁钟鸣的轰然倒塌,变得一无所有!以前那些与自家父亲交好的叔字辈的老人,看到自己如同看到瘟疫一般,别说找他办事了,就连说话都搪塞两句,就从然离开! 被自己称为大伯的老爷子,更是随着自家父亲的销声匿迹,对自己不闻不问,遥想当初没有子嗣的老爷子是如何‘宠爱’自己,仿佛一夜之间,天塌下来般,让梁汉民喘不过来气!而造成这一切的,全都是那个曾让自己连连受辱的男人,郊区肖屠夫! 仇恨蒙蔽了梁汉民的双眼,再加上众人的漠然,以及无视,梁汉民把所有的怨恨都洒在了狗胜身上!梁汉民不笨,他当然知道自己就这样去找狗胜,犹如蚍蜉撼大树般自讨苦吃!他隐忍了数天,从安山那里得到狗胜所有资料后,梁汉民开始筹划着什么!他知道,安狐狸之所会如此上心帮自己,无非是利用自己给狗胜制造麻烦,但现在的梁汉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狗胜的众多女人中,哪一个都是如此的棘手,单单梁汉民一人的话,很难有所作为,但天无绝人之路,当拿的资料的梁汉民得知狗胜在郊区还有一个正在上高三的干妹妹时,霎时间,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狠辣的计划,他要肖屠夫跪在自己面前,他要他死…… 如同往日一样背着书包往家赶得的赵静,脸上挂着同龄人特有的朝气,现在家里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拮据了,虽然职专食堂至今还未交到自己父母手里,但是沾了狗胜哥的光,自己父亲和母亲两人的工资都有所上涨,而且不常在家的狗胜哥,还时不时的派人送点家用东西过来,但从来不送钱,赵静知道,这是狗胜哥不愿让两家的关系变得生疏,一如既往的平等。家庭的和睦,使得赵静在学业上更加用功,数学这个自己一项徘徊在及格线的科目,在这次摸底考试时,也过了百分大关,这是以往不曾拥有的! 正处在思想单纯年龄,赵静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归功于自己的狗胜哥,少女的怀春,来的是如此轰轰烈烈,这份情愫却一直隐匿在赵静心里的…… 然而,就在她刚走到郊区与大学城之间的交叉口时,一双黑手伸向了自己,一个男人,强有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在自己挣扎之际,拳打脚踢,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拖上了上车,双手被紧绑,汽车是沿着自己那熟悉的道路在前进,直至到了百盛门口,那名神色狰狞的男子,把自己从车上撕扯下来,手里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赵静用力的去嘶喊着自家狗胜哥的名字,这一次,这个男人没有拒绝,脸上带着狰狞之色的梁汉民,在看到二炮几人快速跑出来后,嘶吼道: “让陈胜那狗娘养的给老子出来……” 疯狂,一切都被疯狂所代替,失去理性的梁汉民,身体颤抖的摇晃着,匕首那锋利的刀刃已经没入赵静那白皙的脖颈皮层,鲜红的鲜血顺着刀刃流淌下来,站在其对面的二炮,竭力嘶喊着什么! 这个善良质朴的女孩,是几人共同干妹子,谁都不愿看到她受到一点伤害,哪怕是一丁点!一面慌张的给自家狗胜哥打电话,一面暗地里催促着胖子报警,而此时的百盛门口已经围集了数些人…… 不曾想到梁汉民会如此疯狂的安山,冷眼的站在远处,默默的注视着这里,他真的希望这个疯狂的小子,能解决掉狗胜…… 先行到达这里的是郊区刑警队的众多警员,在严打期间,竟出现这种公然劫持人质时间,是警局每一个警员都不愿看到的,胡永明亲自带队,霎时间,数名身穿制服的警员,使得梁钟鸣情绪波动的更加厉害,并不全无经验的梁汉民,身子快速的往后退着,直至抵在一个角落垃圾桶旁,刚好能隐匿自己,嘴里嘶声竭力的咆哮着,无非是让这些警察往后退,他要立刻见到陈胜…… 酒红色的凯迪拉克,在事发二十分钟后赶到这里的,从车跳下来的狗胜和王丽,赶紧冲向了前去,紧随其后的王海,第一时间走到胡永明面前,紧张焦急的询问此事,看到连自己的老领导都被惊动,胡永明不禁感到头大,低声简单的向王海阐述了目前的情况,身上不禁渗出冷汗的他,目光紧盯着神色变得冷峻的王海! 就在胡永明在向王海做着简单报告之际,已经冲出人群的狗胜,径直的站在了梁汉民的对面,看着赵静那凌乱的头发,肿胀的脸颊,以及脖颈处那被架起的带血的匕首,狗胜的脸,在这一刻变得阴霾,愤怒,了解他的人,都知道,狗胜哥要暴走了…… “你终于来了,我以为你是缩头乌龟,不敢露面呢……”笑容狰狞的梁汉民,一字一句的对狗胜说道…… “你要找的是我,你要报复的人也是我,把她放开,我过去……” “哈哈,但是我怕啊,我怕你肖屠夫会吃了我……”肆无忌惮的狂笑,在这个众人屏住呼吸的时候,显得极其响亮,身子止不住颤抖的狗胜,冷冷的问道: “祸不及家人,你这算什么……” “祸不及家人?你狗胜还有脸给我说这?我爸呢,我爸呢……就是因为你,我才失去了一切,我要看到你求我样子,我要你死……”情绪越来越激动的梁汉民,不禁又把刀口加深几分,痛苦的赵静,发出了阵阵的呻吟…… “作为对手,在与你父亲的争斗中,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没做错什么?我如今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给我跪下,给老子跪下……”霎那间,整个现场,因梁汉民这声嘶吼,而变得更加寂静起来!他让一个执掌郊区地下势力,能与林老虎,老爷子分庭抗争的大佬跪下。屏住呼吸的众人,这一刻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狗胜那高大的背影上…… “我是不是跪下了,你就放她走……” “哈哈,你有资格给谈吗?老子让你跪下……”在说这话的同时,梁汉民的全身再一次用力,脖颈处撕心的疼痛让赵静下意识的喊出了声响,这声响声,落入狗胜的耳中,如同刀割一般,目光紧盯着赵静那痛苦,但坚强的眼神,这一刻,狗胜的心碎了…… “噗……”双膝着地,在这一霎那,众人的眼内闪烁着众多复杂的情绪,郊区肖屠夫给人跪下了,但是他的这一跪,却跪出了男人应有的气魄…… “哈哈,郊区肖屠夫,多风光的名号,不照样给我梁汉民跪下……”说完这话的梁汉民,余光斜视着身边的垃圾桶,随手快速的把放在桶内的那两个空酒瓶子仍在了自己前面,笑容阴辣,狰狞的嘶吼道: “跪过来,压着瓶渣跪过来……” “不要,不要狗胜哥,不要再为了我,糟蹋自己了……”赵静那撕心裂肺的声音,瞬间响起,接踵而来的是梁钟鸣朝脸的几巴掌…… “臭娘们,给老子闭嘴……”带着血印的‘五指山’彻彻底底,激怒了狗胜,紧握拳头的他,咆哮道: “住手……”说完这句话,面色冷峻,不带有一丝感情的狗胜,一点点的用双膝往前挪动着,膝盖压在了碎玻璃上,即便现在在冬季,下身穿的比较厚,但在面对如此锋利的碎玻璃时,狗胜的衣裤还是瞬间被穿透,鲜血顺着狗胜一步步的挪动,而流淌在地上,整个地面,在狗胜挪开后,留下了血印…… 赵静哭了,在梁汉民将魔手伸向自己的时候,她没有哭,在梁汉民拳打脚踢殴打自己的时候,她没有哭,甚至于在面对死亡时,这个坚强的女孩,为了不让狗胜哥担心,她依旧没有哭,然而,当她瞪大双眸,看到自家狗胜哥为了自己,不惜血膝数米后,她的眼眶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撕心竭力的痛哭…… 流出泪水的不单单是她一人,站在一边的王丽,也不禁泪如雨下,身子微微颤抖着,目光紧锁着那道跪下的背影,二炮几人面色紧张,痛苦,围在四周的警员以及百盛众多员工们,目光伤悲的盯着眼前这一幕…… “哈哈,求我,来求我……”看着狗胜已经即将跪到了自己面前,梁汉民,‘幸灾乐祸’的冷声喊道。边说,边用原本那只藏在赵静身后的右腿,先是探了出去,待到狗胜跪到自己面前,弯下身子的时候,猛然用力踩在了对方脸上,使出全身的力气…… “肖屠夫又如何,还不照样被我踩在脚下面,哈哈,老子让你死……”边说,情绪癫狂的梁钟鸣,边加力着,脸颊紧贴在地面之上,一声不响的狗胜,目光紧锁着梁钟鸣与赵静的站位,就在梁汉民再一次用力,即将踩下去的时候,身体有些倾斜的他,刀刃瞬间立刻了赵静脖颈半分,趁此机会,猛然发力的狗胜,侧身躲开对方的踩踏,双手用力的拉开被对方挟持的赵静,匆忙踩空的梁钟鸣,瞬时发应过来,就在他举刀准备刺向离身不远的赵静时,‘啪,啪’的两声枪响声,在此时显得异常的刺耳…… 第一声枪响的是伺机守候在高处的阻击手,在狗胜拖延对方的同时,亲自部署的此次营救人质的王海,第一时间把武警调派过来,占领至高点的阻击手,在对方留出空档的那一霎那,果断扣动扳机……而第二枪,则是隐匿在人群之中的王海,这个部队侦察连出身的老班长,在枪法方面,依旧那么准确,迅速,整个现场,也只有他这样心里素质极其过硬的老刑警才敢如此果断的出手…… “砰”随着枪声落下,持刀的手腕和左胸分别中枪的梁汉民,应声倒地,听到枪响瞬间冲出去的警员和二炮几人,第一时间赶到狗胜和赵静身边,此时已经脱离危险的赵静,紧搂着已经血染满地的狗胜,失声痛哭起来,她的哭亦有惊吓,更有因对狗胜的痛心…… 呼啸飞驰的救护车第一时间,把狗胜和赵静送往郊区医院,自打走上这条不归路,狗胜还真没少往这里‘串门’,越来越讨厌消毒水味道的狗胜,再一次被医生紧急推到了手术室! 膝盖上软组织严重受伤的狗胜,若不即使处理的话,很有可能留下病根,再加上部分碎玻璃已经没入膝盖内部,需要手术第一时间取出来…… 而就在狗胜做手术的同时,闻讯赶来的赵铁柱以及赵母神色慌张的扑向了,被众人劝回病房打点滴的赵静,神色之间充满了担忧。

上一篇   第324章 投其所好

下一篇   第326章 幕后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