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亮剑 - 超级保安

第316章 亮剑

狗胜提前回港的愿望,再一次因为河马的虚脱被搁浅,回想着昨晚河马那英勇的表现,就连狗胜都不得不佩服,这厮还不让叫医生,这不是活受罪吗,最后在河马苦苦的哀求下,狗胜一拳让其步入了深睡眠中! 坐在房间内的狗胜,猛抽着香烟,一副不忍表情的瞅着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河马,狗胜能体会到河马那种‘欲摆不能’的感觉,想当初自己被陈淑媛和孙二娘连番‘轰炸’的时候,早上也是这幅德行,只不过狗胜面对的是那让人想入非非的酮体,而河马面对着那长满杂毛的手臂…… “后悔不,还难受不?真不看医生?万一痿了咋办?大娘非剥了我不成……” “不后悔,很难受,不看医生,痿了再喝一包就成了,我娘那边,确实不好交代……”直白且无辜的回答,道出了河马心中的苍凉,一个男的为了一个女人被折磨成这样,河马啊河马,你只是爱美人,不爱身体啊…… 就在两人相对直白的交谈之际,原本紧关的房门被敲响,起身的狗胜拉开房门,门口那个依旧让河马魂牵梦绕的女人,手捧着一碗熬好的中药站在门口,脸色有些微红,这是狗胜不曾见到过的…… “陈,陈助理,您这是……”原本躺在那里的河马,在听到狗胜这声吆喝后,顿时强装精神,挺起了腰板,但其脸上掩盖不住的疲惫,还是让河马看起来身心疲惫…… “那这给他喝了吧……”看着碗里那黑不隆冬的中药,狗胜脱口而出: “十全大补汤?”听到这话,陈法蓉显得有些扭捏,声音很轻,但依旧冰冷的说道: “调节人体……” “得,你也别给我说,我不懂,你进来自个给他说吧……”说完狗胜让出了身位,而站在门口的陈法蓉沉默了少许,踏出了走进房间的那一步…… 狗胜是从外面把房门紧锁的,能从陈法蓉那担忧之色中,看的出对方并不是石女一枚,只不过,被林老虎那老家伙训练的有些‘木讷’而已!都说河马一根筋,不会转,在狗胜看来,自家老哥那是大智若愚,苦了一夜换回的是陈法蓉打心底的接受,孰轻孰重,外人不好判断,但河马肯定觉得是值得的!打一开始,狗胜就知道那杯酒陈法蓉喝不进去,河马不是那样的人,但狗胜不曾想到的是,河马竟自己喝下去了,这跟预期有点偏差,不过好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估摸着这会,两人正用眼神传递爱意呢! 这两天对狗胜来说,真可谓是闲来无事,经过警局那一役后,瞬间想通什么的狗胜,有种顿悟的感觉,有时候享受其实是为了更好的活着,不是吗?所以走出房间的狗胜,自顾自的直接走向位于顶楼专门为高端客户准备的茶馆…… 背对着大门,透过落地窗俯视着整个楚市的全貌,一壶香茶加上一份可口的甜点,饶有兴趣的狗胜,放空思绪,嘴角上扬的感受着这一刻…… 一道千娇百媚的身影缓缓的坐在了狗胜身边,侧头的狗胜微笑的看着对方,少了几分浮夸,多了几分欣赏,但即便如此,坐下身的林品如还是有些‘不舒服’…… “我去找你,开门的是陈助理,而且脸色绯红,怎么,你的兄弟打起了她的注意……” “两情相悦而已,就像我们两个……”听到狗胜的这句话,林品如瞪了他一眼,自顾自的翻起了一个茶杯,轻声的说道: “荣成天找我爸议和了……” “那几个老家伙的意思?” “有一点,最重要的是上面的意思的,港城这段时间需要和谐……”听完这句话的狗胜,并不感到惊愕,毕竟,省纪委的人还没走,上面对苏北这起牵扯官员的案件,相当的恼怒,这会绝不能再出什么大乱子…… 轻握着拳头敲打着桌面的狗胜,并没有任何异常,眼光依旧瞄向窗外!沉默许久的林品如继续说道: “我爸的意思是……” “让我也别再折腾了是吗?呵呵,不愧是‘老搭档’啊!”说完这句话,转头的狗胜直勾勾的看向林品如,继续说道: “生怕我做大,来了一个迂回战术,港城两大势力大佬,加上那几个老家伙,你说我狗胜有的选择吗?”听完狗胜的这句话,林品如不知该怎么接,对于父亲的这个安排,她想的通,但有些抵触,平衡,这也许是他们最愿看到的,绝对不允许百盛再有发展,也许下一步就是打压了…… “我怎么有一种,兔尽,狗屠的凄凉感……”说这话的时候,狗胜笑容依旧,但林品如的心却深深的被触动…… “我……” “帮我给你父亲传给话,我不动,可以,但必须把郊区让出来,这话我同样会跟老爷子说……” “肯定不行……”知道自家父亲脾性的林品如,一口回绝道…… “你帮我把意思转达一下就可以了,至于行不行,那都是后话了……” “嗯……”说完这句话,林品如缓缓起身,步履有些蹒跚的往外走去,站在茶馆门口,紧咬着嘴唇的林品如不禁回眸看向背对着自己的狗胜,她知道,自己父亲的这一作法,如同一把锋刀般切断了与百盛刚刚建立起的信任…… 公与私,狗胜分的清,也分的透彻,他对林品如有想法不假,但就此事,他狗胜真的不会退步,好不容易取得的成就,才刚开始就要自己停下脚步?你真以为狗胜还是以前那个愣头青? 修生养性?他狗胜等不起,百盛更等不起,这场港城灰色势力之间的争斗,说白了他百盛压根就没受啥损失,主战方可是华鑫和荣成,要是等他们修整过来,哪还有百盛喘气的份?再加上个周瘸子的虎视眈眈,几面受敌,他百盛能撑多久? 狗胜当然知道自己刚才与往常截然不同的态度,会让林品如感到寒心,但没办法,他狗胜不是一个人要生活,而是一大家子,那些一直追随自己脚步的兄弟,要的不是现在的百盛,而是独占鳌头的百盛…… 把手机放在桌面上,坐等林老虎的电话,这只港城虎的心思,狗胜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明明是妓女,还非要扯着荣成天的旗子立贞洁牌,天下哪有这般好事? 电话是在林品如走过近半个小时后响起的,慢慢悠悠的拿起电话,让其响了三十多秒后,狗胜才缓缓按上接听键…… 沉默,嘴角挂着轻扬笑容的狗胜,与此时正坐在庭院内的林老虎,两人同时选择了沉默,再多寒暄的话,在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在林老虎做出这项决定的时候,就注定要走上这一步…… “你觉得,你所提的那个条件无论是我还是老荣头,会答应吗?”缓缓开口的林老虎,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会。”干脆利索的回答,显示出狗胜强大的自信! “非要走这一步吗?”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扪心自问一下你自己……” “呵呵,你在质问我?” “错,我在提醒你,林老,说实话,我现在最不愿意听的就是你和老爷子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什么这么多年来,你还是头一个……合作那么久,彼此之间有了那么一点推心置腹的味道,那我做晚辈就斗胆一回,说说我心里是咋想的,林老,倚老卖老的年代过去了,我狗胜自认为对得起你华鑫,差点连命都豁出去,而林老您给我的什么?联合你几天前还不死不休的对手以及港城那些老人,向我施压,甚至可以说是威胁,更白一点,窃取我的胜利果实,你说,你要是我,你答应吗?”沉默少许的林老虎,还是实在的回答道: “不答应,但是……” “林老听我把话说完,说净,也许这是咱爷俩最后一次这样推心置腹了,当然如果有一天,你舍得把你家姑娘给我了,那又是一说……”平淡的语言,霎时化解了两人之间稍显剑拔弩张的气氛,电话另一头的林老虎轻笑了几声,算是回复了狗胜…… “年轻人最不缺少的就是血性,但也正是这种血性,才使得年轻人会死的更早,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叫做锋芒毕露。如果在一个月前,你林老,老爷子给我这样说,我肯定答应,多好的事啊,但现在,我不会,因为你们伤了,而且是从骨子里伤的,这对于高速发展的百盛来说,是个机会,千载难逢的机会!人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我狗胜懂,但人生能有几回搏?我狗胜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就因为我还年轻,输得起……” “你托大了狗胜,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规则,别妄想去破坏他的规则,不然……” “规则也是人定的吗,我要求高吗?只要郊区与你们相望而已,自保而已!换句话说如果我百盛的势力伸到你城区,你答应吗?别说百盛与华鑫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现在的华鑫除了伤痕累累,就是外债重负,单单一个月的要还银行的利息,就得让华鑫这个庞然大物狠狠的喘口气,更何况华鑫又在楚市承接了那么多项目呢,政府的钱,真的不好要……”狗胜露出了他狰狞的一面,真以为他狗胜是吃素的,费力帮华鑫接下物流园区那个项目,就是防着你林老虎变卦呢…… “你就那么自信,柳成浩会站在你这一边?” “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和华鑫,二选一的话,他肯定会选我,不信的话,咱可以拭目以待吗,我曾说过到嘴的肉,我不会吐出来的,想夺食,成,咬手虽然不致命,但少了一个手的任何人,我想以后的日子,还真难过,既然今天老爷子能与你妥协,我想他日,他一定会效仿你对我这般,这个道理,我想你比我看的远,应该知道……”狗胜的一番话,彻底让林老虎哑火了,单单从目前来开,他狗胜所握的筹码,真的可以与自己一战,更何况,他还年轻,他还输得起,倘若自己输了,哪怕是两败俱伤,自家姑娘,真的能扛得住孙二娘的反击吗?答案是否定的,轮胜算,他狗胜占得先机…… 用不欢而散来形容两人之间的谈话,显得有些夸张,毕竟还没有撕破那张脸皮,只在利益角逐之间,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还有很大的变数!但在狗胜的亮剑,让林老虎不得不重新做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