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以后你常喝 - 超级保安

第309章 以后你常喝

感受着孙二娘的无微不至,微微张开口,喝着对方亲自送到嘴里的稀饭,狗胜突然有种想成家的想法,但这个想法第一时间被他扼杀在了摇篮之中,为了一颗妩媚的粗树,放弃整片茂密的森林,狗胜还真有点舍不得,男人吗,博爱一点不是坏事! 不知道狗胜脑子里在想些什么的孙二娘,轻拍了一下狗胜的肩膀,回过神的狗胜,一脸歉意的张开双唇,喝下了对方送下去的这勺米粥…… “想什么的那么出神?林总?放心我已经让河马跟她那个助理打过电话了,白天,华鑫要应对荣成的反击吗,晚上才有空,对吧……”听着孙二娘那酸的掉牙的语言,狗胜苦笑了一下,随后辩解道: “这会,我还真没往这发面去想,我在想啊,梁钟鸣这一次要是再失败了,他还有什么后招没?” “咯咯,你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小家伙,你还会让他有下次机会?不早就安排了?” “小家伙?我哪里小,都能插到你喉咙内,那里小……”边说,狗胜还边不老实的伸手去抚摸孙二娘,但确被对方一巴掌打了下来…… “不正经,我问你,你是怎么确定梁钟鸣会派人来?” “这个不好说,人心的揣摩,我家老支书言传身教的独门绝活,说也说不明白,简单点,如果我不让胖子把我还住在重症房的消息放出去,那只疑心颇重的老狐狸肯定不会派人来,但这话一放出去,那就不一样了,他肯定老老实实的派人过来,不是职业杀手,还不行,你信不?” “你的意思?可别忘了,你的这次病房安排可是由柳成浩亲自安排的,而且这些医护人员,在这段时间了寸步不能离开岗位,就连打电话都受到限制……” “装,继续装,虽然你不愿意面对,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亲爱的孙二花,您现在是我狗胜的女人哦……”说完狗胜用力的掐了掐对方酥乳,这一次孙二娘没有躲闪,笑着看着对方: “我就是装,看看你心里倒地有没有人家,出一次门,就带回来一个女人,我怎么办?”一把把孙二娘拉到自己怀里的狗胜,夺过对方手里的碗勺子,随意放在床头柜上,肆无忌惮的隔着单薄的毛衣蹂躏着什么…… “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说实话,肖家就却一个你这样执掌后宫的女人……” “好啊你狗胜,还准备佳丽三千不成?” “有这个理想,但没这个本事……”说完狗胜与其扭成了一团,考虑到狗胜的刀口还没插线,身子还很虚弱的孙二娘,基本上,对方要干嘛,她就从着干嘛,不反抗,但眼神极其明亮妩媚…… “这一次,你连他都算计到了……”听到孙二娘这句话,大手已经从对方领口伸进去的狗胜,用力的捏了一把,笑着问道: “心疼了?” “你猜?”说完两人对视一眼,狗胜继续‘肆虐’着什么。孙二娘不像陈淑媛性子那么孤僻,相对来说,什么事情看的开的她早就对马振成没了任何感情,只剩下狠和怒,所以狗胜敢与孙二娘这样开玩笑,但要是换成陈淑媛,狗胜就不会如此口无遮拦,虽然从始至终,陈淑媛都只是打心眼里崇拜童育民,并无爱意,但也就是这份崇拜,使得她的心在遇到狗胜后,变成了死结,心地善良的她,不愿看到狗胜为了她得罪童育民,也不希望童育民倒台,这种思想狗胜能理解,所以狗胜从不在陈淑媛面前谈论童育民的任何事,以免两人尴尬…… 就在两人厮混,准确的说,狗胜拖着病重的身子,准备大发淫威之际,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敲响,赶紧起身的孙二娘一脸妩媚的瞟了狗胜一眼,赶紧提上她那被狗胜褪到腿弯的黑色丝袜,内衣的扣子都没来得及弄上,就慌里慌张的走到了门前,打开了房门!能如此斯文敲响房门的人,孙二娘已经知道是谁了! 看着站在门口,手里提着饭盒的林品如,孙二娘含笑让出了身位,轻声的说道: “进来吧,他在里面等你呢……”一句简单的语言,顿时让林品如脸色绯红,紧咬着嘴唇,微微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走了进来,原本紧跟在她身后的助理以及保镖留在了门外,原本在暗处充当守卫的河马,在这个时候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丝毫不避讳站在一旁几个大汉,直接迎着陈法蓉,走了过去…… 当林品如看到精神头不错的狗胜时,一天的担心,顿时有所舒缓,不过从对方那依旧没有什么血丝的脸颊的上,林品如不难发现,对方的伤,还是很深的。 有些尴尬的站在床边,看着床头柜上那未喝完的米粥,紧握住饭盒的林品如,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自己这熬了许久的皮蛋瘦肉粥,估摸着派不上用场了!知道这会两人有些悄悄话不方便自己在场的孙二娘,微笑的盯着狗胜,微笑的说道: “你们聊,我出门安排一点事……”说完,孙二娘意味深长的看了狗胜一眼,在林品如还没来得及说客套话时,便已经转身,当林品如听到那轻微的关门声时,不禁身子猛然颤抖了一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盯着狗胜…… 四目相望,依旧灿烂的笑容,让林品如的心很温存,紧咬着嘴唇的她,沉默许久轻声的问道: “你的伤……” “大山里走出来的土鳖,没啥优点,就是身体素质强,抗打能力突出,放心好了,几铁锤还真弄不倒我,就是心疼……”听到这话的林品如,误认为对方是因为内伤的缘故,急切的问道: “给医生说了吗?检查了吗?”可当她说完这句话后,看到狗胜那略带玩味的笑容时,顿时知道,自己又上当了!胀红着脸颊,都为自己刚才的着急,感到羞愧…… “那啥,你饭盒里给我带的什么好吃的东西?” “啊?粥,我看你好像吃过了,所以就……” “没吃饱,厨房里应该有干净的碗筷,给我弄一碗,让我尝尝你的手艺……” “嗯,嗯?你怎么知道是我做的?”一脸惊愕的猛然回头的林品如,瞪着眼睛看着狗胜!笑容更加灿烂的狗胜,把手放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随后说道: “心有灵犀,你懂得……”听完这话的林品如,落荒跑到厨房,内心‘扑动,扑动’跳个不停!若有所思的拿出一个干净的碗,就在她准备倒粥的时候,包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拿起电话的林品如,看了一下电话,随后接道: “爸……” “品如啊,你现在在医院?”听到这话的林品如低头‘嗯’了一声,声音显得很脆弱! “哦,呵呵,麻烦你把手机给狗胜,有些话,我要当面道谢……” “好的……”正在那里安抚自己,因为与孙二娘的嬉闹,而狗胜,在看到林品如急匆匆的出来后,赶紧抽出了手…… “我爸的电话……”说完林品如双手把电话递到了狗胜手里,指尖相碰,狗胜手里那残留的液体,粘在了对方中指上,双指擦了一下,紧皱眉头的林品如,轻声的说道: “你手好粘啊,稀饭吗?”听到这话,狗胜尴尬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 “对,稀饭,以后你也常喝的……”说完偷笑一番,拿起了电话,躺在床头,直接的说道: “林老啊,客套的话就别说,反正马上就成一家人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在听到狗胜这句话后,电话另一头的林老虎,满脸阴霾,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 “狗胜,如果你真敢打我家姑娘的注意,回港,我绝对用铁锤凿你另外一半胸口……” “嘿嘿,你舍得,品如也舍不得呢……”此时躲在厨房内的林品如,听着狗胜与自家父亲的谈话,脸上的红润更加的浓烈,羞嫩的林品如把指尖放在鼻尖,一股淡淡的腥味从指尖出来,眉头紧锁的林品如,揉了揉指缝间相当滑润的液体,突然想到什么的林品如,目瞪口呆的站在了原地,脸如火燎,内心愤怒也夹杂着一丝悸动…… “这个登徒子,既然敢挡着自己的面,耍流氓……”越想心里越发毛,赶紧用凉水冲洗,但脑海里不断浮现狗胜的那句: “以后你常喝……”想到这的林品如,不禁干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