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长眠 - 超级保安

第307章 长眠

一夜连绵的冻雨换来的是清晨的柔光普照,穿过重症房窗角,散落在病床上的阳光,映射着躺在那里,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狗胜,数条插管以及氧气罩覆盖在他那原本坚毅的脸颊上,紧坐在床边的林品如,虽然已经从医生那里得知,狗胜并无生命危险,但依旧没有醒来的对方,还是让这位美女老总,焦虑不已。目光紧锁着躺在床上,面容平和的狗胜,泪水再一次顺着她的眼角流淌下来…… 华鑫胜了,最起码在这场没有硝烟,但暗藏杀机的‘阶段斗争’中,华鑫真的重新站起来了,不说凤凰涅,但也暂时消除了警戒,柳成浩的强挺,使得现如今华鑫在楚市的地位,再次变得‘超然’起来,经过这一夜,谁都看的出来,华鑫在楚市攀上了新的靠山了,而且绝对是苏省乃至国内最富有前途的潜力股,楚市常务副市长柳成浩! 可华鑫的胜,却是依靠着眼前这个差点命丧黄泉的男人,用鲜血换来的!这个在当初不被人认知的愣头青,不单单真的迅速崛起,也用他的一次次运筹帷幄,左右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仍谁也都想不到,这个在港城刚度过二十三岁生日的年轻人,拥有如此的智谋,面对着梁钟鸣的‘组合拳’,见招拆招的狗胜,无限的放大自己所得的优势,说是他一人击垮了老爷子的布局,显然有些夸张,但如果没有他,一切在现在来说,还真的是个未知! “狗胜是一个善于把握机会,更会无限去放大这个机会,在他的笑容背后,你永远都琢磨不透,他到底在打谁的注意,从不按常理出牌的他,会在你最得意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这是孙二娘给予狗胜最精准的评价,最精明的高手,永远不会贸然出击,他们会隐匿自己的情绪,势力以及感情,就如同西伯利亚狼那般,他们可以在最艰苦的冰天雪地里一待就是一天一夜,但只要自己的猎物,有了那么一丝松懈,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撕碎对方! ‘狼道’这是狗胜自懂事以来,老支书所灌输最多的思想!而狗胜也一直这样在做!并且做到的很完美,完美的让老支书这个连拉屎都舍不得放屁的吝啬鬼,都不禁连连称赞! 当然‘狼道’在生存法则上,也有他的弊端,懂得奉献的群狼,每每在遇到强大的对手时,会不惜牺牲自己,而使得整个团队获取更大的利益,他们讲究合作,讲究团队!而正是这个弊端,让狗胜如今躺在了这张充斥着苏打水气味的病床上! 柳成浩需要一个契机,那么狗胜就给他这个契机,十一天的布局,完全可以让柳成浩有恐无慌的应对各种突发事件,所以狗胜放走了陈兵,坐等梁钟鸣愿者上钩!对于人性的揣摩,狗胜抵不上老支书三分,但哪怕只有两分就足以让狗胜在这个鸟不拉屎的楚市,横向霸道!梁钟鸣骨子里的那份自傲和自卑,会使他在做某件事情时,从不计较后果,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彻彻底底的击垮狗胜,让他永无翻身之际,那狗胜就给他这个机会,那记看似鲁莽的重拳,打晕了或者说打蒙了身体老迈的陈兵,但何尝不是狗胜给予梁钟鸣‘施法’的一个契机呢? 随后的事情变得水到渠成,陈兵意外死亡,而且死的离谱,刘鹏拍马赶到,逮捕狗胜!这一切的一切,都在狗胜的算计之中,契机,这就是柳成浩需要出手的契机,狗胜用自己整个人做筹码,给他换来了这个契机! “我料到了过程,却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某网文大师的这句话,应征了现如今的狗胜的状况,一切都在自己的算计之中,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柳成浩会来那么晚,对于一个掌握主动权的政客来说,柳成浩不但需要契机,更需要最大利益化,狗胜不是政客,即便再老谋深算,但他依旧是个刚踏入社会不到一年的‘新人’…… 狗胜的伤有多重,就能帮柳成浩换来多大的权利!现如今,一手督察此事的柳成浩,如愿以偿,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彻查与此有关联的官员,等于手握尚方宝剑的柳成浩,完完全全可以把‘异类’清除出队,随后牢牢的把握警局这个至关重要的部门! 在被推进手术台的那一霎那,内心依旧计算着这次事情得失的狗胜,终于想明透了这一点,但他不气柳成浩,也没资格,谁叫如今的他,只配充当别人手中的棋子呢? 自打踏入港城那一天起,狗胜就从未睡过一天的安稳觉!即便在睡梦中,这只小狐狸,都在精打细算着,如何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现如今,既然有了这个机会,狗胜真的不愿意睁开双眼,他有些害怕,害怕再次睁开眼后,又是一场隐匿着杀机的布局!人生如局,谁又能躲得过?神经紧绷了五个多月的狗胜,在今天选择了逃避,不愿醒来的他,放空所有的一切,深睡在无限美好的幻想中!他梦到了那片哺育看自己二十多年的深山老林,他梦到了王寡妇那依旧精致的脸颊,他梦到了陈淑媛,孙二娘……以及那一步步把自己推向前台的老支书…… 锋利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地面所摩擦出的声响充斥在整个医院走廊之上,七点多的楚市第一人民医院已经有些喧哗,不少陪护的家人洗刷整理衣物,但在这条走廊之上,确显得极其的寂静…… 呢子质的的紧身外套,烘托着孙二娘那傲人的身材,纤细的双腿被黑色加厚丝袜紧裹着,此时的她一脸的阴霾,步伐显得相当急促!狗胜‘被袭’并且住院的消息,今早王晨才告知孙二娘,这让孙二娘顾不上帮衬着二炮扩大战果,接收某些势力地盘,马不停蹄亲自驱车赶往楚市,王晨的性子,孙二娘是了解的,这个严谨的男人,如果不是出了特别大的事情,他绝对不会给自己电话!他的那句‘暂时脱离生命危险’,让孙二娘全身紧绷着,一路最低一百二十码的孙二娘,只用了短短一个小时,便赶到了楚市! 因为是重症病房,房间内不便有太多人,守在门外的胖子几人,蹲在墙边,即便在其身后有凳子,他们都没心情去坐,可见几人的心情几何……听到高跟鞋声的胖子,转头看到了风尘仆仆赶来的孙二娘,赶紧起身的他们,快步迎了上去,各个恭谨的喊道: “嫂子……”对于几人这样的称呼,孙二娘早已适应,而且内心还夹杂着几分兴奋,作为一个女人,能被自己深爱男人的生死兄弟认可,这本身就是一种赞同! 听到此话的孙二娘,并未停下脚步,依旧快速往病房走去,焦急的问道: “狗胜,现在怎么样了?” “没生命危险,可到现在还没有苏醒的预兆,这才是我们最担心的,这一次是警局下的黑手,打的都是内伤,怕就怕……”说到这的胖子被河马用肘子用力的凿了一下,瞪了他一眼,胖子立刻会意啥意思,便不再开口…… 此时已经走到病房门前的孙二娘透过门窗看向房间内,眉头紧锁的问道: “她是林老虎的闺女?” “嗯,已经守在这一夜了……”再次被河马猛撞的胖子,立刻意识到自己话多了,赶紧退了出来,目光瞅着孙二娘。并未想几人设想的那般,孙二娘虽然一脸的阴霾,但还不至于跟林品如这样的女人争风吃醋,再说现在是什么时候,那有这份闲心! 轻轻的推开房门,孙二娘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原本守在狗胜身边一夜未睡的林品如,在听到开门声后,猛然转头,当她看到眼前这个被外界盛传狗胜最大的‘姘头’时,林品如竟有一种局促感,赶紧起身,先是擦拭着眼角的泪痕,随后露出相对机械的笑容,轻声的说道: “来了?” “嗯,来了……”两个本该见面就互掐的女人,确以如此平淡的开场白,一言而过!走向床边的孙二娘,饱含热泪的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狗胜,她的心,在颤抖! 能感受到身边这个女人情绪变化的林品如,微微退了半步,留给了对方足够的空间去打量自己的男人,说不出来什么心里什么味,很揪心,很痛心,但更多的是彷徨!对于躺在这个床上男人的感情,就连狗胜自己都弄不清楚…… 颤抖的玉手,覆盖在狗胜的侧脸之上,滚烫的泪水,滴湿了白色的被褥,近距离的端详着,紧闭上双眼的狗胜,孙二娘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哭腔!忘了多久没流过泪了,这个在外界看来,无比坚强,舞媚众生的女人,今天在自己男人面前,也露出了她最女人的一面!她不想哭,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还在自己身边,可泪水就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抑制不住! 病房内的气氛,感染了站在那里的林品如,同样心疼的她,侧头不愿让对方看出自己流泪,指尖一直擦拭着眼角…… “你不是一直抱怨,不能全身心放松的去休息吗?好好的睡会吧,把这几个月的睡眠,一次性都补回来……”说完这句话,孙二娘探头,深吻着狗胜的额头,滚烫的泪水滴落在狗胜的眉间,也就是这一霎那,他的眼皮略显有些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