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暴力执法 - 超级保安

第305章 暴力执法

刺眼的强光,在瞬间射向被牢牢扣在凳子上的狗胜,原本胸前刚被医生包扎的伤口,再次溢出了血迹,只穿着薄T恤的狗胜,嘴角依旧上扬,但从其苍白无力的脸颊上,以及疲惫的神态中还是能看出,刚才他所受到何等的待遇! 气喘吁吁的刘副局长,再次站起身,一只手拿起一本一厘米厚的图书,另一只手拿着铁锤的他,神色狰狞的嘶吼道: “说,你是不是蓄意重击陈兵,以达到谋杀对方的效果……” “呵呵,刘胖子,你就别扯蛋了,如果我真有那么大的本事,一拳能打死一人,我还坐在这里受你欺凌?” “吗的……”听完狗胜这话,刘副局长谩骂了一句,一名警员上前拉着狗胜的头颅,使其身子往后仰着,整个受伤的胸口凸在刘副局长面前,单手把图书垫在对方胸口之上,另一只手用力的挥舞着铁锤,重重凿了上去!闷重的声音,在审讯室里异常的清晰,咬牙没啃一声的狗胜,头颅后仰着,双眸看着天花板,钻心疼痛让他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但嘴角依旧上扬的狗胜,在这个时候,神色有些恍惚,半眯的双眼,有些朦胧,脑海里不禁想到了陈淑媛,孙二娘……很混乱,但这种意淫法,确在心里上为他减轻了许多疼痛。 在此期间刘副局长多次逼问狗胜同一个问题,时不时蓄谋已久的谋杀……这具有诱导性的逼供使得刘副局长原形毕露,紧咬牙关的狗胜,一直都保持着同一个笑容,他的冷笑大大的刺激着挥舞铁锤的刘副局,直至狗胜嘴角流出血迹,知道对方到了最大承受能力的刘副局,才在旁边警员的劝阻下,退了回来,把铁锤和图书扔到了桌面上,点着一根香烟的刘副局,大喘着气,紧盯着狗胜…… 这种隔着图书敲打伤口的方法,从医学上不会鉴定出警察是否动用过武力,被打的人,外表也不会有明显的伤痕,但潜在的内伤,确实很难痊愈的!这种方法在警队流传很久,但随着司法监管部门的越发严厉,现阶段很少有警员敢顶风作案,但今天,这个长相颇有‘民族风’的刘副局,却对狗胜使用如此歹毒的手段,单单刚才狗胜所受的伤,没有个把月绝对痊愈不了…… “刘副局,你消消气,别急,这离天明还早着呢,还怕这小子不吐口?您先歇着,下面交给小的,这次咱换橡胶棒……”说完那名年轻一点的警官,献宝似得的从审讯桌下,拿出一根橡胶质的的长棒,肥硕的屁股顶在审讯桌上的刘副局,微笑的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了! 看着这名警员不断的向自己靠近,舔了舔嘴角血迹的狗胜,漠视着对方的存在,双眸有些空洞,肯不出任何波澜! 而就在这时候,原本紧关上的审讯室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气喘吁吁的冲到刘副局身边,附耳低声的说着什么,原本双指夹着香烟的刘副局,猛然站起身,手指之间的香烟脱落掉了地上,急急慌慌的穿上自己的制服,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仪表,一边对身边的警员交代着: “把这里收拾干净,动作麻利点,还有,给他穿上外套……”看到刘副局慌张的神情,仰躺在木凳上的狗胜,仰天长笑了几声,但因为用力过猛,咳嗽起来,但笑声不减! “刘胖子,今天你所给予我的,他日,我一定十倍奉还,哈哈……”听着狗胜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刘副局浑身哆嗦了一番,冲到了狗胜面前,用力的掐着狗胜的脖子,阴冷的说道: “想跟老子斗,你也得有那个资格……”说完刘副局急急匆匆的走出了房门,可就在他刚踏出房门的那一霎那,整个身子愣在了那里,失声喊道: “柳副市长,您……您怎么来了?”迎面走来柳成浩,一脸阴霾的看了对方一眼,没有打理他的直接推开了对方,径直的走进了审讯室,紧跟在他身后的林品如一脸着急之色,当他们踏进房间,看到直挺挺的躺在木凳上,浑身血迹,还没来得及处理的狗胜时,林品如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跪在了地上,失声痛哭嘶喊道: “狗胜……”猛然回眸看向战战兢兢站在那里的刘副局,柳成浩双眸内,能冒出火焰,一字一句的嘶吼道: “这是怎么一回事?暴力执法?刘鹏,你好大的官威啊……”听到柳成浩这句话,刘鹏吓得浑身直哆嗦,连忙辩解道: “柳副市长,您听完解释,陈胜他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我是……” “穷凶极恶?杀人犯?他杀谁了?证据呢?” “这,这,证据在这……”边说,刘鹏边慌张的跑到审讯桌前,找到了医院的证明以及证人的供词……柳成浩连看的没看的伸出右手,原本站在他身边的秘书,递给他一份资料,随后他把这份资料夹重重的砸在了刘鹏的身上,原本夹在里面的照片散落在一地,还有那张一开始陈兵刚进院时,全身检查的报告…… 这一刻,刘鹏脸上煞白,他当然知道,自己手里的这份医学证明是从何而来,是谁给他的,他也清楚这件事的幕后指使者想要什么结果,作为他的下属,只不过是投其所好,执行他的命令而已,可他现在在面对柳成浩的质问时,却不能说出自己背后这个人…… “你的逮捕令呢?拿来我看看……”听到柳成浩的这句话,刘鹏瘫在了地上,那张逮捕令是自己伪造的,就是怕华鑫那边从中阻挠…… 被紧急从警局送往医院的狗胜,在路上便休克了两次,一直守在其身边的林品如泪流满面,紧握着狗胜的右手,看着躺在担架上那口带氧气罩,昏迷的狗胜,她的泪水顺着脸颊一直在流淌,而心更是如同针扎似的流血…… 陈胜所受的内伤很重,数名主治医生在为他抢救的时候,都不敢盲目的下手,就在刚才楚市常务副市长柳成浩亲自跟院长打来了电话,以极其严肃的语气交代了此事,整个楚市第一人民医院,有名的内外科大夫全都齐聚手术台前…… 好在狗胜被送往的及时,倘若真的待上一夜的话,不死也差不多了!紧关的手术门,在两个小时后被推开而来,原本站在门口等待的林品如猛然起身冲了上去,而胖子,几人悉数在场,第一时间冲到了担架前…… 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狗胜,安详的躺在担架上,此时的他少了以往的浮夸,多了几分凝重,泪流满面的林品如,一直哭着把他送到了重症室!因为这件事情设计到暴力执法,相关部门的官员也在场,当有关人员问及医师如何的时候,主治医师一脸严肃的回答道: “再晚送来几个小时,神仙都救不活了,原本就有伤在身,又加上重击,直至现在,他的脉搏还很虚弱……”这样的一个判定,也间接要了刘鹏的老命,而柳成浩也正借助狗胜给予的这次时间,对港城官场进行着血的洗礼。

上一篇   第304章 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