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谁规定内鬼只有一个? - 超级保安

第300章 谁规定内鬼只有一个?

狗胜是在自己的房间内与林品如这位美女老总见得面,经历了多长风波,不愿再惹是非的狗胜,一回到枫叶酒店便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自己这张破脸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准备出门见人了! 整个华鑫内部的清洗已经有些日子了,现在整的人心惶惶,可只逮着几个小虾米,这让林品如心急如焚!顾不得对方临走时,那近乎调戏的语言,放下矜持的林品如敲开了狗胜的房门,开门的是河马,在看到站在门口的林品如时,不善言语的河马还是礼节性的喊了一声‘林总’,随后在让出身位让对方进来后,随同其助理一起站在了门外! 躺在床上用盐水热敷脸颊的狗胜,一只瞅向,走进屋后就显得战战兢兢的林品如,笑着说道: “随便坐,我这会不太方便……”林品如‘哦’了一声,选择了狗胜床对面的皮椅之上!房间内的气氛有些沉默,待到狗胜把毛巾拿掉,林品如看到对方那张‘破’脸时,不禁惊呼道: “你的脸怎么了?”又是这个头疼的问题,不过这一次狗胜的回答,显得不伦不类! “这是一个做父亲的警告我,离他家姑娘远一点……”这话有些含沙射影,并不了解实情的林品如,联想到前天父亲的那段谆谆教导,对号入座的林品如,神色顿时变得有些不自然! “依照你的脾性和身手,会舍得吃亏?”说这话的时候,林品如的目光游离在狗胜那肿胀的脸上,带着几分笑容的问道! “不肯能咋滴,还手那就做不成女婿了……”模棱两可的话,使得林品如的头,勾的跟豆芽似得!好在狗胜已经感受过了王海的铁拳,不愿再去经受林老虎的重腿,峰回路转的说道: “怎么内部开始有不安分的声音了?”说道正事,林品如逐渐恢复了常态!正色的回答道: “这段时间的清洗,使得华鑫内部上下,人心惶惶!现在谣言四起,说是我想借此机会,裁员,说……” “说华鑫病入膏肓,已经无力对抗荣成了?”听到狗胜这话,林品如‘嗯’了一声,便没在吭声! “顺着这条线跟下去没?” “跟了,抓着几个小级别的高管,他们直接辞职了,而且走到的异常迅速,这事明摆着有人在背后指示,可这个人就是不曾露面!” “你还不至于笨得不出气,这条大鱼不但隐藏的身,而且身份更不简单,这次内部清洗,你都给说商讨了?” “嗯?华鑫的几个老人,都是跟着我父亲一起走过来的,应该不会……” “那刘继铭还曾为林老扛过刀呢,现在不也这样?能一起受苦的那不交兄弟,只能称得上哥们,能一起享福的他才叫兄弟,懂我的意思吗?”欲望驱使着人心,受苦的时候齐心,但真正享福的时候,还能一条心吗?就在林品如深思之际,狗胜继续问道: “几个人?” “啊?五个,三个主抓楚市本地项目的,两个是我来的时候,父亲交到我手里的!” “五个人……”小声自言自语抿着嘴唇的狗胜,沉默了少许,随后低声向林品如说着什么! 在随后的数天里,虽然狗胜这个林品如私下里的狗头军师已经回来,但林品如仍旧没有反击荣成的意思,华鑫内部的风言风语并未因那几名员工的被开除,而有所消停,反而越演越烈!五位华鑫重臣,终于按耐不住,毕竟里面亦有对华鑫忠诚不变的老人…… 枫叶酒店顶层会议室内,坐在为首位置的林品如,面带从容笑容的倾听着五位老人的‘连番轰炸’无非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员工们的心都已经散了的话语!面对着林品如的‘不闻不问’态度,几位情绪激进的老人,甚至要当面与林朝阳电话,正义凛然的言词,如果不是非常时期,林品如肯定欣然采纳对方的意见…… 这段时间看似异常平静的林品如,内心其实也如同他们的言词般起伏不已,虽然狗胜一再强调,他的这个计划,必须让林品如表现出胸有成竹的样子,可道行稍浅的林品如,还是从蛛丝马迹中表现出了一丝焦虑,不然的话,这五位老江湖,不会那么情绪‘亢奋’,就是他们也看出了林品如的心思,只是不坚定而已! 就在林品如内心纠葛,显得不知何去何从之际,期望着狗胜快点出现的时候,原本紧关的会议室大门突然被其助理推开,面色依旧冷峻的助理,走到林品如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那五名老江湖,目光紧锁着看着林品如! “真的?肖助理已经掌握证据了?”林品如的一惊一乍,使得在座的五人表情各不相同,但各个眼中都夹杂着不同的情绪…… 双手把手里的文件递到了林品如手里,陈助理一丝不苟的回答道: “这些是书面资料,录像以及录音,已经放在了您的房间内……”笑容灿烂,看起来不做作的林品如,赶紧翻开手里的文件夹,原本站在林品如身边的助理,欠着身子离开了会议室! 快速的看完整份资料,抑制不住的笑容,挂在了脸上,林品如轻声的对五人说道: “这份资料传阅看一遍吧,这段时间我之所以,大张旗鼓的进行内部清洗,其实也是为掩护肖助理的私下调查,这份资料以及到手的光盘中,有着充分证据,证明这次华鑫工地事件与荣成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想如果这件事情经过媒体曝光,那么将对荣成反戈一击,届时,华鑫再次趁机出击,所得到的效果,我想大家都明白,感谢这些天,各位对我林品如的支持,也明白几人的良苦用心,齐心协力,漂漂亮亮的打好这次翻身仗……”在林品如说完这句话后,这位不算多长的资料已经被五人传阅了一遍,里面的内容涉及到李洼村村支书以及镇派出所部分警员与疯狗少许白脸之间的交易,更重要的是还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白脸是受疯狗李奇指使,众所周知,疯狗李奇表面上的身份可是荣成集团驻楚市办事处总经理,这样一个微妙的关系,只要经媒体曝光,绝对能让荣成集团陷入负面新闻内,华鑫在抓住这个机会,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 五个各怀鬼胎的老家伙,各个脸上都露出真诚的笑容,连连恭喜着林品如,在林品如的主持下,各方面全面动员起来,至于那张有力证据的光盘以及录音,林品如将亲自保管,在恰当的时候,交给省城新闻记者,这样的关系网,华鑫这个看似病入膏肓的庞然大物,还是有的! 会议结束后,林品如昂首挺胸的走出了会议室大门,紧随其后的五人,还面带笑容的津津乐道着什么,可真正回到自己房间后,有人沉不住气了! 原本那个坐在林品如右手边第二个位置的老人,一脸阴霾之色,手里夹着香烟的他,在稍作犹豫后,还是用另一个手机号,拨通了一个号码! 待到电话接通后,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脸上露出了少许谄媚的微笑,随后说道: “梁老,我是陈兵啊,是这样的有件事情我需要想您请示一下……”当这名楚市本地高管的陈兵,把刚才得到的最新情报向电话另一头的梁钟鸣阐述一遍后,电话内只沉默少许,便听到梁钟鸣那冷冷的声音: “你刚出会议室就给我打电话?” “嗯?对,我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毕竟……” “在你的房间内?”听到梁钟鸣的这句质问,这个脑袋并不笨,只是因为心系荣成安危的老人,顿时想到了什么,可就在这时,原本自己那扇紧关的房门被重重的推开,站在门口的是一脸冷峻的林品如,而紧跟在她身后的则是,脸上已经消肿的狗胜!…… 身体怔在原地的陈兵,神色紧张的半张着嘴唇,看向林品如,回过神的他,赶紧收起自己的手机,脸上笑容谄媚的说道: “林,林总,您这是……”懒得废话的狗胜,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拳甩在了这个老家伙的脸上,狠狠发泄着几天前的窝憋气,力道很大,对方整个人被掀翻在了穿上! 弯腰拾起那台散落在地上的手机,狗胜重播了那个号码,电话响了数声后,还是被对方接了起来! “梁老,有段时日没见了,现在过的可好?” “托你的鸿福,吃得香,睡得着……”梁钟鸣的语言很冷峻甚至还带着几分凌厉,如同刀刃那般!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梁老,今晚,您还能睡的香吗?” “不到最后,谁知道呢?” 匆匆的挂上这没必要的‘寒暄’,之所以打这个电话,狗胜有着他自己的深意,至于深意在哪,也只有他这只小狐狸最清楚不过了! 高科技的好处,就是能随时监视着任何人的行踪,趁着几人开会的时间,安放摄像头本领,河马和狗胜还是有的!从陈助理进屋到林品如传阅资料,无非就是制造一些紧迫感而已,而这种紧迫感,只单单针对那些心里有鬼的人而已…… 面对陈淑媛的质问,头脑发晕的陈兵装死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对于这种商业‘间谍’,报官显得小题大做,但用灰色手段的话,就刚好着了梁钟鸣的道,别忘了,现在楚市的公安系统,还是何成当家,他和梁钟鸣之间的关系,那可不是一句两句能说的清楚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欢而散’。 被几名保安毫不客气的扔到救护车上的陈兵,自始至终再没有吭一声,此时华鑫上下都已经知道了此事,那些原本愤愤不平的员工们,开始把矛头指向了吃里扒外的陈兵,在林品如亲自安抚下,中高层的情绪才有所舒缓…… 望着那仓促离去的救护车,站在房间窗台前的狗胜,拿起手机,拨通王晨电话后,轻声的对其说道: “你和田生盯着,任何事都不要做,只需要盯着就行了!高科技手段一定要用上,这玩意,越用越顺手!”挂上电话的狗胜,嘴角微微的上扬几分,轻声的说道: “梁八两,你能想到的,我都想到了,真的很期待你的后手!” 公司内部出现这种事情,原本刚刚回房间的其他四位老总们,再次与林品如聚在了会议室内,依旧是六人,只不过这一次陈兵换成了陈胜而已…… 愤然的林品如,语调方面相较于以往的会议显得十分的严厉,痛斥着陈兵的所作所为!而坐在下面的四名老人,这会没一人敢啃声,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华鑫内鬼不会在高层内,以后这方面注意就行,连十分钟都不到,便揪出了内鬼,这不是硬生生的在打脸吗? 会场上,也只有狗胜显得最悠闲自在,但为了配合林品如的精彩演出,狗胜还是保持着一脸的冷峻之色!待到林品如发泄一通后,缓缓坐下身子的她,喝了口杯中的茶水,轻叹一句: “您们都是华鑫的老人了,我真的不愿再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林品如说完这句话后,这几个老人纷纷上表忠心,典型的‘官僚’主义吗,刚才还倚老卖老,逼着林品如停止手里的一番洗礼,现在被揪着小辫子,打了脸后,就老实多了,这人啊,真的很现实…… 作为掌权人,不但要学会扇巴掌,更要学会给枣吃,好生勉励了几人一番后,林品如步入正题的说道: “原本华鑫手里所握的‘杀手锏’,已经提前被荣成知道了,这对我们相当的不利,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今晚,我就会驱车去金陵,运作一番,我不再的时候,由肖助理暂时处理私下事务,至于工作上的事情还需几位多费点心!”听到林品如的这句话,坐在林品如下手边的老人,不禁问道: “林总,您说这证据都是真的?” “当然,黄老,您这话说的,这是肖助理费力才收集到的,当然是真的……” “哦,这样更好,我还以为……” “以为我是用此事揪出内鬼,情报是假的?”说道这,林品如笑了笑,接道: “是真的,既然黄老您都有这种想法,我想荣成的人,也会有,事情并不算太糟糕,还给予了我们充分的时间去运作……” 从走进会议室,到随同林品如走出大门,自始至终狗胜都如同打酱油般没说一句话,但他的存在,无疑给予了那些老人们压力,把自己的‘头号军师’叫进来是为何意?其目的不言而喻!四个走出会议室的老家伙,比进来时,更加的忧心忡忡!原本仅有的嚣张资本,也应陈兵的‘倒戈’变得荡然无存!‘老’这个字已经真的不具备震撼性了…… 与狗胜一起走进房间的林品如,在关上房门后,便着急的问道: “你让我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内鬼不是揪出来了吗?” “您的这句话,让我对你仅有的幻想荡然无存,人都说胸大无脑,对你蛮般配的……”听到这话的林品如瞪着眼睛看向狗胜……懒得去看林品如那‘愤然’的表情,四脚朝天的躺在林品如的闺床上的狗胜,细嗅着被褥上,林品如那特有的体香,随后说道: “谁规定,内鬼就只能有一个?你认为,单单一个主抓工程进度的陈兵,能把持底下那么多的员工,用脑子想想,被你裁掉的那些底层员工里,可有几个上次随同刘管家从港城来的,他陈兵的手伸不那么长吧!拜托,咱能不能不那么白痴呢?我亲爱的林总……” “你……你……”气急败坏的林品如,站在原地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看着如今林品如的模样,狗胜发现另有一番风味,美女就是美女,就连生气的时候,都让人心猿意马!伸着懒腰的狗胜,不小心把手伸进了对方枕头下面,突然摸到什么的狗胜,顺手抽了出来,当林品如看到狗胜手里,那属于自己的淡紫色蕾丝边内衣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愤怒的林品如,猛然冲向了躺在床上的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