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背井离乡(上) - 超级保安

第3章 背井离乡(上)

再猛的汉子,也架不住群狼之势!更何况头狼已经超水平发挥,制约住了自己呢?当李三发现这个问题时,已经为时过晚!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臭味相投,有着共同的脾性,三人也不会发小就成为兄弟!有着和陈胜一样血性,更重要的是打架不计较后果的胖子和二炮,在陈胜制约住李三的同时,两人同时抡起手中的利器,径直的砸在了李三的头部!一前一后,不偏不倚! 鲜血顺着李三的脑门顺势流淌下来,掠过眼眸,整张脸颊被红色所代替!直至李三毫无预兆的平倒在地上,三名胆大的青年这才回过神来!没有其他小青年的惊慌失措!在丛林和山脚下真正见过血的三人,有着同龄人无法睥睨的硬性子! 蹒跚的走到王寡妇身边,陈胜用力的搀扶起来捂着自己已经被撕扯的差不多的衣服,躲在墙角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对方!起先没有哭泣的王寡妇在钻入陈胜怀中的那一霎那,整个人从哽咽到涛涛大哭!任凭陈胜如何用语言来安慰对方,王寡妇如同找到了一个坚强的臂膀一般,发泄着自己内心中的委屈! 被关在屋里不停嘶吼的王寡妇婆婆是被胖子搀扶出来的!对于这个从小就给予三人甜枣吃的慈祥老妇,三人对她有着特殊的情怀在里面…… “妈……”这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充斥在整个庭院中,一直都躲在庭院外的赵书记,在看到自己的儿子冲进院子后,就已经觉察了,这件事情自己脱不掉关系了! 待到整场打斗声戛然而止,王寡妇爆发出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后,二炮的父亲,肇家浜的村支部书记赵武仁才踏进这个庭院,不是他害怕惹事,作为一个老父亲,有家有室,他想的更多是整个家庭,而如今自己的儿子,真的牵扯进去了,作为父亲的他,第一时间冲进了庭院拉着陈胜,二炮以及胖子,不停的往外撕扯着,边走他还边吼道: “你们三个小兔崽子,你知不知道你们闯了大祸了,赶紧走,不要再在村里待……” “赵叔,我们为什么要走,是他们先……” “给我闭嘴……”赵武仁的声音相当的凌厉,这是陈胜从小到大不曾见到过…… “别以为读过几年书,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在整个税镇,他李家说了算,别给我讲什么狗屁法律,现在就走,连夜走,剩下的事情我处理……”赵武仁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作为整个税镇最具有势力的‘家族’,李家在税镇就代表着‘天’,任何敢于天斗的个人或者家庭,其结果都是惨不忍睹! 从刚才的意气奋发已经回过神的三人,在听完赵武仁的这句话后,心里不禁有些后怕,作为刚刚迈入二十岁年纪的小青年来说,即便他们见过血,拥有那份拼劲,但当他们真的面对一方枭雄的时候,底气和底蕴的不足使得他们不再想刚才那样‘霸气外露’…… 赵父的话,让陈胜瞬间想通了少许,少了几分暴戾,多了几分冷静,但此时的陈胜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执行赵父的指令,而是跨步走到王寡妇身边,拉起她的胳膊,轻声的说道: “和我一起走吧,在这里……”作为一个独自在众人流言蜚语中多年的女人,王寡妇在经历先前的恐慌和害怕后又恢复到以往的冷静,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推开陈胜的手腕,轻声的说道: “你们走吧,我妈还在这,他们不会怎么样我的,我是受害者……”站在原地愣在那里的陈胜,有些六神无主,平常一向有主见的他,在此时左右难舍! 王寡妇庭院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不少村民,如果此时三人再不离开的话,将很难再有出路!年过四旬的赵武仁此时已经懒得在和这些‘小兔崽’们讲什么大道理,拉起三人就往门外走去! 心里已经认同赵父所说事情严重性的三人,并没有反抗,只是在临走出庭院的时候,站在门口的陈胜,大声嘶吼了一声: “等我,我一定风风光光的来接你……”说完,陈胜头也不回的往村头跑去! 二十一岁的小青年的承诺,无论放在哪里听起来都是那么的可笑,但这句话从陈胜嘴里说出来后,显得就不再那么的轻浮,站在庭院原地的王寡妇泪流满面,直到陈胜扭头跑开后,她才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我相信你……” 一路狂奔到村口,紧跟在身后的赵武仁速度虽然及不上三位青年,但此时也爆发出了所有的潜力,直到在通往外界的柏油路前时,四人才停下脚步,赵武仁慌张从胸前抽出那支钢笔,随便从兜里掏出一张碎纸,写了一长串的电话号码,随后交给了二炮,然后说道: “直接去港城,你表叔在那里,李家的手伸不那么长,等家里风头静下来,你们想回来再回来,还有这些钱,你们拿着,记住,我不给你们联系,你们就不要回来!”看着自己父亲手里那零碎的散钱,一项对于自己父亲懦弱而感到不齿的二炮,在此时才终于明白,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有着男人的血性,只不过,为了这个家庭,为了整个肇家浜的安定,他选择了忍让和隐匿。 没有回绝自己父亲的好意,接过号码和零钱的二炮转身走开,泪洒脸颊的他,在随同陈胜和胖子一起奔跑的同时,头也没回的嘶喊道: “爸,您儿子一定风风光光的回来接您……”说完这句话,三人不禁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快速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二炮的话,赵武仁听到了!这位年过四旬近五旬的中年男子,笔直着身子站在原地,眼角有些湿润,但嘴角确微微上扬,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道: “兔崽子,老子不求你风风光光,只求你安安全全,在外不比家里,别让我再操心了……”作为一个父亲,作为整个家庭的顶梁柱,赵武仁在伫立许久之后,缓缓转身,往村里走去,等待他的也许是李家狂风暴雨般的洗礼,但他的脚步依旧坚定,这是一位父亲应有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