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回楚前的疯狂 - 超级保安

第299章 回楚前的疯狂

面对着王海这近乎疯狂的举措,拿着纸巾擦拭着鼻血与嘴角血迹的狗胜,显得异常的冷静,缓缓的打开窗口把带血的纸巾扔了出去,侧过头看着对方的那仍旧愤怒的眼神,翻过身的狗胜,把自己的另一半脸露了出来,轻声的说道: “拔羊毛咱别可着一只拔,换个地吧,看起来均匀一点……”听到狗胜这句自嘲的话,王海目光看向挡风玻璃处,自顾自的抽出香烟,径直的点着,一口接一口的猛抽着…… 车厢内显得异常的寂寥,忽明忽暗的烟鸣光以及王海那因生气而呼吸急促的喘气声,充斥在整个车厢内! “楚市那边进展的怎么样了?”沉默许久的王海,想以此缓解内心的愤怒!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行了,而这个契机我在回来的时候,也已经办好了!”听到狗胜这话,王海的心稍显安慰,不管怎么说,坐在身边的这厮,在办事能力上,确实是有一手! “这两天,百盛动静不小,怎么,易帜?树旗?准备成为第二个荣成天或林老虎?还火拼,我看你脑子是秀逗了,嫌自己太年轻,准备提前吃枪子?” “我有的选择吗?乔老三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你比我清楚,等着警察去抓,那厮早跑几百公里外了,城西警局里有多少老爷子的眼线,你不是不知道,等他再杀个回马枪,王局,你再见我就直接去殡仪馆吧!”扭过头的狗胜正色的看着王海,而在听完狗胜这句话后,王海的脸也不禁侧了过来…… “老爷子是趁此机会准备把你长留城西?” “明摆着的事情,我是被动提刀,没办法,就像你说的我还年轻,我想多活几年,老婆都没娶到家呢,对吧岳父……”听到陈胜的这句话,猛然侧头的王海举起铁拳就要挥舞,扬了扬绑着绷带的手臂,陈胜笑着说道: “重病号,你怎么打,我都受着……” “我提醒你,不,我警告你,离小丽远点,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说完这句话,王海愤然的推开房门,冒雨消失在狗胜的视野之中! 多事之秋啊,接二连三的事情让狗胜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原本一场看似温情,即将水到渠成的幽会,到成了王海发泄的‘媒介’,这人要是背起来,连喝凉水都是塞牙缝的! 不过,做了就是做了!后悔有屁用?随着百盛的崛起,狗胜的心境,越发的豁达!他尊重每一个对手,也坦然的去面对每一件事,拿起台面上的手机,没敢再打电话的狗胜,快速的发着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但却蕴含着无限的韵味。 “你爸走了,还出来不?”已经知道答案的狗胜,开始发动起了汽车,可谁知道,仅仅一分钟电话竟然响起来了,看了看号码,狗胜不禁紧踩着油门,扬长而去…… 慌乱之下,狗胜竟把短信发到了王海的手机上,这不是赤、裸裸的挑衅吗? 待到陈胜赶回南城之际,已经是深夜十点多钟,原本的雨滴,随着晚上气温的骤降,变成了片片雪花,径直的把车停靠在小四合院前,在停车关闭大灯之际,坐在车厢内的陈胜看到一道熟悉身影,蹲在四合院旁的小树林内…… 立刻下车的陈胜,不顾地上的湿滑赶紧冲了过去,嘴里诧异的喊道: “佳倩?”蹲在那里只穿了一件薄毛衣的童佳倩,战战兢兢的扬起了头,当她看到陈胜那张魂牵梦绕的脸颊时,猛然起身扑了上去,所有的委屈化成了斑斑泪水,嘶吼道: “狗胜,我想你……”对方楼的很紧,生怕陈胜就这样从身边溜走,感受着童佳倩那冰凉的身子,抚摸着对方那被雪花沾满的发梢,陈胜的心,在滴血…… 领着童佳倩走进了小四合院,当二炮看到随着陈胜一同走进来的童佳倩时,赶紧吩咐身边的小菲熬完鸡汤给她取暖,把其紧拥在怀中,回到屋内的陈胜就把空调温度打到了最高,头一直埋在陈胜怀中的童佳倩此时在感受自家男人的温存后,已经停止了哭泣…… “我家人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了……” “嗯,你母亲找过我……”听到这话的童佳倩,猛然起身,双眸夹杂着紧张之色,不等她开口,陈胜直接回答道: “只要你心里还有我,任何其他因素都拆散不了我们,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哪能说散就散,我养得起你,真的,你信不?”看着陈胜那淡然的笑容,童佳倩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紧紧搂住陈胜,嘶喊道: “我信,我信……” 双手捧着小菲送过来的鸡汤,已经哭肿眼圈童佳倩连声道谢,这让刚踏近小四合院的小菲,有些不好意思!她不知道童佳倩的真正身份,但只需知道她是胜哥的女人,自家大嫂就足够了…… 温存的时刻,总会那么稍纵即逝,当喝完鸡汤情绪稳定下来的童佳倩被陈胜拉进被窝的时候,他的那台手机,不是时候的响彻个不停,一连串的陌生数字,让陈胜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凝固,猜到了是谁,犹豫几秒,但还是接起了电话…… “我是童育民,小倩的父亲,她……在你那吗?”很有磁性和威严的声音,但在陈胜听来,相当的不舒服…… “在,但她的情绪很不稳定……” “我能和她说几句话吗?” “现在?电话里?” “对,现在,我在你家门口,出来就能看到了……”沉默少许,看了看一脸紧张的童佳倩,陈胜搭在了她的肩膀之上,轻声的回答道: “可以……”随后两人并没再多语言,相继挂上了电话!侧首看着,神色彷徨的童佳倩,陈胜低头深情轻微了对方一口,笑着说道: “你家人,就是把你送到火星,只要你想回来,我都会把你接过来的……”听到陈胜这话,童佳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披着陈胜那件算不上名贵的外套,玉手被陈胜紧紧的牵住,在走出院门的那一刹那,童佳倩的脸上,挂着的是坚毅的笑容,漫天的雨雪随着寒风,依旧肆虐着大地!原本停靠在四合院对面空地上的黑色奥迪已经被染成了白色,在看到陈胜和童佳倩出来的那一霎那,原本紧关的车门被悄然推开,走下车的童育民并没有打伞,而是径直的走向了路对面! 透过微弱的灯光,陈胜看到了后排坐着的李玉婉以及童佳轩,依旧从容不迫的陈胜,在与童育民对望的那一霎那,内心不禁骤起波澜,这就是自己想要击倒的对手,直至现在,他仍旧高不可攀,但在陈胜看来,一切都还未有结束,他有机会…… 微微站在陈胜身后的童佳倩,在看到自家父亲那和蔼的笑容时,变得有些徘徊,当童育民伸出大手准备去抚摸她的时候,童佳倩下意识的躲开了…… “怎么了?连爸爸都不要了……”紧咬着嘴唇的童佳倩没有啃声,只是望着自己从小便宠溺自己的父亲,此刻她不知该何去何从…… “你好,陈胜……如果说我早就知道你们在恋爱,你信吗?”微微侧头的童育民,微笑的看着陈胜,轻声的问道…… “相信,童佳轩这么有主见的女孩,不会任由自己的妹妹胡来的……” “呵呵,你倒是分析的透彻,但不得不说,我能放任你们自由恋爱,也是她的功劳……”听到这话,陈胜笑着微微点了点头…… “我不反对你们恋爱,但也不赞同,我的不赞同,倒不是因为你的出身以及背景,而是你的私生活!理解我的意思吗?”陈胜并不诧异的点了点头,他与孙二娘的事情,只需稍加调查,就能一清二楚。陈胜并不想狡辩什么…… “佳倩,回家吧,我答应你,只要你不愿意,没人会强迫你的,包括你的母亲,你愿意继续在港城就读,咱就在港城就读……”听到童育民的话,童佳倩双眸内闪烁着晶光,沉默许久,望向身边的陈胜,当她看到微微点头的陈胜时,紧咬着的嘴唇,随后说道: “爸,我喜欢他,真的很喜欢……”在说这话的时候,童佳倩有些呜咽,泪水顺着眼角流下,而此时,两个男人同时伸手想要为其擦拭泪水,但都撑在了半空中,对望一眼,最后还是童育民妥协的收回了右手,轻声的回答道: “我刚才说了,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以前是,现在是,以后就要他的表现,作为一个父亲,我希望我的女儿是幸福的,这是毋庸置疑的,明白我的意思吗?”说完,童育民再次伸出自己的右手,宠溺的抚摸着童佳倩的发梢,这一次童佳倩没有拒绝…… 最终,童佳倩还是被童育民接回了家,在交谈中,他已经给予了童佳倩以及陈胜承诺,对于这样一个真小人的承诺,陈胜潜心的没有抵触…… 王海的铁拳在陈胜脸上留下一块,暂时不可抹灭的‘伤痕’,肿胀的脸颊,使得陈胜左脸胖了半圈,好在第二天陈胜就逃之夭夭,直接与河马一同返回了楚市…… 并未直接前往枫叶大酒店的陈胜,先是与提前到的王晨等人联系了一番,因为身上都有伤,这段时间,王晨几人的活动范围都不是很大,只是打听华鑫内部,紧盯着梁钟鸣那边! 当几人看到侧脸肿胀的陈胜时,王晨等人还是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惊愕之色,当其询问之际,陈胜并未有遮掩,直接来了一句: “偷腥被人家父亲发现了,后果大家可以想象的到……”陈胜的这句幽默,顿时扫去了几人这段时间内心压抑的清晰,哄堂大笑的民居房内,尽显兄弟之间感情…… 从王晨那里得知,自己离开的这几天,林品如果然按照狗胜的吩咐那般,紧缩着防线,对华鑫内部进行更深一层的清洗,但收效甚微,逮着的只是一些小虾米,那些隐匿在深处的大鱼,始终没有被揪出来! 至于狗胜所关心的另一方面,楚市政府这边,是静如湖面,柳成浩仍旧按部就班的高举,发展经济路线,并未因得到狗胜所提供的那些有力证据,进行‘整风运动’,先后多次视察经济开发区的柳成浩,对于现阶段的楚市企业发展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但越是如此,越是让狗胜嗅到了一丝暴风雨前的平静!主抓经济的常务副市长,上任第一件事,肯定是走走看看,这段时间,只有傻子,才会顶风作案!要是柳成浩,现在动手的话,依照狗胜所提供的资料,会扳倒一些人,但那样就不能把事件放大话,所得的的实惠,那也是大大缩水!作为一个拥有柳家为资源背景的三代掌门人,柳成浩背后的智囊绝不是狗胜这种‘刚断奶’的小年轻,所能看透的,一切的一切,都将在这场看似平静的大环境下,暗潮涌动!直至柳成浩能得到最大利益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