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胜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超级保安

第295章 胜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童母的强势是在陈胜意料之中的事情,作为一个拥有众多政治光环的港城一线贵妇,对方看不上自己这个乡下走出来的土鳖,实属正常!陈胜也从未夜郎自大的认为,自己的这点资产就能入了她的法眼,从资料上看,这些年李玉婉频频与董家人接触,被功利心蒙住双眼的她,恨不得自家两个姑娘都嫁入豪门,在她看来这样既巩固了自己在李家地位,又能名利权益双收!不过,对于此事,童育民是相当的反感,迟迟未与董家定下婚姻,有董家人还在观望有一定的关系,最主要的还是童育民没有松口,作为一个强势,铁血而且拥有绝对政治手腕的童育民,攀龙附凤,估摸着他心里还真的不屑,不折不扣的真小人,这就是童育民,陈胜给予他的最直接评价…… “一切还有变数,不到最后,谁又知道答案呢?”缓缓起身的陈胜,看着冷雨滴答着玻璃墙,神色从容的走出了咖啡厅,而一直藏在暗处的河马紧随其后,亲自驾车的田生,在看到陈胜走出咖啡厅后,径直的把车停靠在门口。待到陈胜和河马坐稳后,踩紧油门的田生,载着两人直接往南城赶去…… 在回去的路上,陈胜还是抱着几分希望的拨通了童佳倩的电话,但结果确让人失望,很显然,李玉婉是在‘软禁’了自家姑娘后,才出来找自己摊牌的,对于这个拥有一定‘政治’手腕的女人,确实做好了两手准备…… 接二连三的突发事件,使得陈胜有些应接不暇!但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处理,眼下首要处理的就是揪出昨晚那场阻击的幕后主使,而红星这个港城最大的灰色情报组织,已经全面高速运转中,万事俱备,只差今晚的这场‘演出’是否能撬开匪首那颗冥顽不灵的心里防线…… 深夜十一点的郊区医院,依旧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的救护车,把一名名重症患者送往急诊室,距离急诊室仅一道之隔,便是郊区医院的特护病房,而那名至关重要的匪首就被关押在这里! 在刑警的连番轰炸下,心理防线相当过硬的匪首,仍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继续沉默着!三角眼看着身边看守自己的刑警,那名被牢牢靠在床头的匪首,脸上露出了几分轻蔑的笑容…… 然而,就在此时房间的灯光瞬间暗了下来,一时间整个房间陷入让人从心底忌惮的黑暗之中,警员们嘶声呐喊着什么,而此时原本紧关着的窗户突然被人击碎,原本躺在床上的匪首惊慌失措的呐喊着什么,用力翻下床去,但奈何一只手被牢牢拷在床头,而另一只还打着钢板十分不便…… 看守肥瘦的刑警,眼疾手快的拔出手枪,‘砰,砰……’同时两声枪响,只不过第一次是夹杂了消音器,而第二声则显得异常的刺耳…… “有刺客……” 落荒而逃的杀手,只在窗前留下了一滩血迹,迅速把特护房围住的刑警,开始不断的往外盘查着,由于那名看守匪首刑警的即使开枪,使得匪首躲过了一劫,但侧身腰根处还是中弹,惊慌失措的匪首,被再次推向急诊室时,脸色显得十分苍白,身体微微颤抖,嘴唇发紫,在即将被推进急诊室的那一刻,爆发全身力气紧拉住身边刑警的手,嘶喊道: “乔老三,是乔老三,他来灭口了,他来灭口了……” 匪首的这份言词,使得整个案件峰回路转,刑警队根据这一情报,迅速组织警力对这个外号乔老三,全名乔成的男子进行调查,更让刑警们惊愕的是这个乔老三竟是在逃数年的A级通缉犯,一时间,整个案子的复杂度再次升级…… “狗胜哥,咱和这个乔老三根本没什么过节,他被通缉的时候,咱们还在肇家浜摸鱼呢!”第一时间通过红星得到这一消息的二炮领着胖子几人风尘仆仆的赶回了四合院,把事情简单向陈胜阐述后,胖子直接提出了这个异议…… 胖子所说的也正是陈胜所思考的,难道他不是最终的黑手,就在这时,推门而进的孙二娘,脸色显得甚是阴霾,在见到陈胜后,道出了一个旁人很难知晓的小秘密…… 这个乔老三是和徐国振是发小的把兄弟,徐国振是谁?与陈胜交恶并被其四拳打住院徐禅的父亲,更是几个月前,陈胜,河马几人拎到在渔湾砍倒的几名大佬之一,这样一来众人所有的疑惑全都解开了,这样仇恨确实值得对方下此狠手…… 曾执掌东方阁的孙二娘,也是知道两人关系为数不多的人之一,那会徐国振还未上位,而乔老三已经算是名满港城,知道自己所做的事都是掉脑袋的乔老三果断与徐国振断了联系,事情过了那么久,谁又曾想到,这个亡命徒又杀了个回马枪?据说这个乔老三越境在金三角腹地厮混,在那里也算是小有名气,这样一个棘手的亡命徒,把血刀对准了陈胜几人,无疑让陈胜内心惶惶不安…… 此时房间内的气氛越发的沉闷,招惹上这样一个对手,无疑让几人心里有些没底,那可是真真正正见过血,杀过人,草菅人命的恶徒啊…… “啪……”的一声点着一根香烟,缓缓抬头,把目光扫向几人的陈胜,微笑的问道: “怕不?人家手里可有真家伙,弄不好,咱们都待嗝屁……”听到陈胜的这句话,性子最为火爆的胖子,拍案而起,一脸煞气的回答道: “怕他个鸟,该死吊朝上,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省的死的窝囊……”听完胖子的这句话,陈胜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此时二炮,孙二娘从陈胜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中,已经觉察到了什么…… “别看胖子平常不学无术,只懂得拱女人,这个坐以待毙,主动出击说蛮大快人心的,但最后一句‘死的窝囊’就有点大煞风景了!咱们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哪那么轻易肯死?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亡命徒咋着了,也是一刀的事,狗熊都斗过,还怕他?二姐,徐禅现在在什么地方?”听到陈胜的这句话,几人顿时精神了起来…… “城西,翠湖苑,那一片是老爷子势力的核心地段,狗胜,如果你贸然前去的话,会……”听到这话的陈胜,猛然站了起来,脸上尽显狰狞之色,狠狠的说道: “老爷子,又如何,有人不让我们好过,我们岂能让他们消停,今晚,这个乔老三必须得死……”说完,陈胜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上…… “胜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