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强强对话 - 超级保安

第292章 强强对话

相对于其他街道的冷清与萧条,位于郊区腹地的闵行街,却依旧灯火通明,不说人潮涌动吧,最起码车水马龙,任何一个季节,任何一种天气,只要有‘逍遥窟’的存在,那就有男性牲口们的光顾!社会,家庭以及工作的诸多压力,使得城市白领们,急需在深夜之际,尽情的挥霍着自己的烦恼,神马一夜情的,那只是为了从肉欲上,寻找短暂的激情…… 难得糊涂,但真的又有几人做的到?在酒醒之后,在南柯一梦之后,看着身边自己并不熟悉的躯体,也许,更多的是一笑而过,从容的穿衣离去,日复一日,不断有走出校门,甚至于没有走出校门的新新人类的加入,使得夜场,这个‘糜烂’的代名词,持续红火着! 然而,今晚的闵行街,相较于往日,少了几分喧闹,多了几分浓重!当老爷子那三开门的林肯轿车缓缓在数量黑色宝马的引领下,驶入闵行街的时候,整个郊区乃至港城地下势力,变得不‘蛋定’了…… 充斥着各种疑惑,内心期待着什么的势力大佬们,暗地里静静的等待着!当老爷子的那一排汽车停靠在位于闵行街中间,麻六的场子前时,霎时间,众人顿悟了,明白了,老爷子今晚是冲着郊区新贵肖屠夫来的……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现如今麻六的心情,那就是忐忑不安,当他欠着身子站在门口,看着老爷子这位港城灰色势力大佬下车时,他的心跳不断的加速!人的名,树的影!作为年龄稍大的麻六来说,老爷子的传奇曾经一直是他们这一辈人追逐的梦想,可事实却让他们望而止步!然而,时隔数年后,一位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他却用短短的五个月,做到了!从崛起到成功,只用了五个月! 麻六不会狂妄自大到,认为今天老爷子的光临是因为自己的面子有多整,他知道,对方是冲着谁来的,在得到这一消息后,麻六已经派人第一时间通知了肖屠夫,并私下里打了一通电话给孙二娘!左右逢源?不是,他只是想为自己多争取一条后路而已…… 面对众人那谄媚的恭谨,老爷子表现出了一如既往的严肃,大厅内舞池的年轻男女们,已经被麻六第一时间‘请’了出去,与刚才成截然对比的是,整个大厅明亮,原本的DJ已经不知道躲在那里去了…… 时间仓促,大厅显得有些凌乱,来不及走开的年轻男女们,就这样躲在一边偷看着被众人拥簇的老爷子,这是何等的风光…… 就在老爷子踏进这间夜场之时,喝的脸色微红的狗胜,大步迎了上来,脸上挂着许久不不变的笑容,步伐从容而且矫健,并未因对方是港城赫赫有名的老爷子,有任何的变化! “老爷子,今晚在这见到你,可真让狗胜意外啊……”已经走到老爷子身边的狗胜还是礼节性的伸出自己的右手,老爷子也不矫情,露出了他踏进夜场后,第一个笑容,紧握着狗胜的右手,轻声的说道: “意外吗?确实意外,老喽不适合这种场合了,倒是狗胜你可谓是意气风发啊,现在百盛可是如日中天啊……” “您老这是在打我的脸?和荣成相比,百盛还真是小庙……” “是吗?可庙小,你的心可不小,做出的事,那更是不小啊……”听着老爷子那话中带刺的语言,已与对方松手的狗胜,淡淡的说道: “我从未有向任何人掩饰我的野心,和大多数港城前辈一样,老爷子,您一直我是追逐的对象,打一踏进港城那一刻起,就是如此,从未改变过……”霸气的语言,不禁让场内的气氛稍显紧张,但老爷子和狗胜两人脸上却都带着从容的笑容…… “你觉得,你做到了吗?”冷不丁的一句话,让众人把目光投向狗胜! “做没做的到,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最起码在港城,能让您老爷子,亲临,质问的人,还真不多,林老算一个,而过了今晚,我,陈胜,也算一个……”谁能否认,肖屠夫这句话?谁敢否认,肖屠夫这句话?在偌大的港城内,能让老爷子亲临的,除了他林老虎,如今又多了一个肖屠夫,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一种权势和身份的象征,不管他陈胜,成也好,败也罢,但最起码,人家做到了,以不到二十四的年纪做到这一切,不得不让人钦佩! “哈哈,好,这话说的多有学问……”说完这句话,老爷子停顿了少许,抬头看向狗胜,伸出手,旁边的安山赶紧递上了他的烟斗,亲自为其点着,老爷子也用这种沉默,牢牢掌控着整个场面的气氛…… 轻吸一口烟斗,缭绕的烟雾缓缓升起,目光尖锐的老爷子,笑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狗胜,淡淡的说道: “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听到这话,狗胜撑开双手,一副浑然不知的表情…… “这个真不知道……”听到这话的老爷子,半眯着眼睛看向狗胜,喃喃的说道: “有些人,你碰不得,也不能碰……”冷冷的一句话,瞬间让整个场面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并未因此话而有任何动容的狗胜,用大拇指撞着香烟,随后叼在了嘴里,站在其身后的二炮,往前一步走,亲自为他点着,猛然吸上一口……单单狗胜的这份从容,就是旁人无法睥睨的! “什么样的人我碰不得?什么样的人不能碰?”说完这句话,狗胜顿了顿,随后继续说道: “如果您刚才对我说的那句话,我在城西,给您说,您会怎么想,怎么回答?” “哈哈,狗胜啊,狗胜,这么多年来,敢如此质问我荣成天的,林老虎算一个,你狗胜算一个。城西?你的意思,这是在郊区?我不该这样问?”就在荣成天说完这句话后,一声爽朗的笑声从夜场门外传来,伴随着林老虎那苍劲有力的声音,整个夜场内外,变得寂静且紧张起来…… “老荣头。你是人老心不老啊,老骥伏枥啊!这么晚了,跑郊区夜场找乐子,你可真够有‘雅兴’的……”…… 穿过站在荣成天身后的层层保镖,林老虎稍显费力的走到老爷子和狗胜面前,对于林老虎,狗胜给予了充分的尊重…… “林老……”半欠着身子的狗胜,在说完这句话后继续说道: “今晚郊区的风可真香啊,港城两大泰山北斗级人物到场。” “那你这做东道主的不表示,表示,就让我们站在这里……”说完这句话,林老虎侧头看向老爷子那张稍显严肃的脸颊,微笑的说道: “我说老荣头,出来玩,没必要带那么多保镖吧,虽然这是在郊区不在城西,以你老爷子的凶名,谁敢动你?”林老虎是毫不客气的暗嘲着老爷子,也在侧面敲打着老爷子,这是在郊区,不是城西! “呵呵,这人啊,是越老越怕死,这郊区离城西隔着个城区,我不得不小心啊,万一,你们两人联起手来,我可是招架不住……” “瞧你说的,越说越不着调,狗胜啊,赶紧安排房间啊,大名鼎鼎的老爷子出门一趟不容易,不醉不归……”会意林老虎啥意思的狗胜,赶紧欠着身子准备去安排,但被老爷子伸手拦住了,随后说道: “不用了,一把年纪了,坐在这也舒坦,既然,你们有这份闲心,那我就不打扰了,狗胜,我不否认你的能力,但这并不是你自傲的资本,当年比你有天赋混这一行的年轻多了去了,但现在,一个个都不知道躲在哪疙瘩里了,是不是你做的,你心里比我清楚,我荣成天想要的还没有得不到的……”说完这句话,老爷子面带笑容的就要转身,而站在那里的狗胜,舔了舔嘴唇,轻声回答道: “谢谢老爷子的忠告,不管怎么说,我狗胜做到了一点……” “嗯?”侧头的老爷子并未有直视对方…… “我能从一无所有,到如今与您和林老站在一起谈风月,这足以说明,我比他们强,而且强的多,自傲的资本,源自于自身的能力,就像上次我再您书房内,与您交谈时候所说的那般,您所拥有的,我一定会拥有,但我所拥有的,绝不放手……” “哈哈,好,那就要看你守不守的住,对了,我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路口你的那家夜场就要装修完工,等你开业,我会送你一份大礼……” “那狗胜,就在此先谢过老爷子您了……”说完狗胜双拳紧抱,微微欠着身子,脸上的笑容依旧那般灿烂如初…… 老爷子没再看狗胜和林老虎一眼,甩着袖口,愤然的离去!老爷子来的时候,气势汹汹,走的时候就显得有些气愤汹汹!饶有兴趣站在原地的林老虎和狗胜,目送着老爷子的座驾缓缓的离去,一时之间,原本寂静的场子内,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了站在门口的狗胜和林老虎! “林老,既然来了进去喝一杯?” “还是算了吧,老心老胃的,那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回来一趟不容易,你们玩的的尽兴,等下次回来,去我那喝茶下棋……”林老虎这只老狐狸,三句不忘讨价还价,话里带话的老狐狸是在暗中向狗胜表述着什么…… “这边事,你也忙完了,交代一番就可以走了,我帮你看着呢,我那宝贝疙瘩女儿还在楚市……”听到这话的狗胜,苦笑几分,连忙应和着什么,微微点了点头的林老虎转身就要离去,突然想到什么似得,又退了身边,附耳,声音很小,但带着几分警告的对狗胜说道: “把心给收紧点,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明白?”听到这话,狗胜的笑意更浓了,同样低声附耳的回答道: “万一情不自禁了怎么办?轻而易举的就把百盛给收编了,你赚大了……” “扯蛋,过个几年,我蹬蹄子了,谁收编谁,还不知道呢,记住了,这不是忠告,是警告……”小声说完这句话,林老虎又用二拇指,指了指狗胜,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站在原地挠头的狗胜,笑着把林老虎送上车,在关上车门的那一瞬间,小声的说道: “岳父慢走……”气的林朝阳没下车去扇狗胜…… 坐在回去车内,越想越不对劲的林老虎,掏出手机赶紧拨通了自家闺女的电话!这只盘踞港城最繁华地段的恶虎,对于自己这个唯一的闺女,可谓是极其在乎,即便现在的狗胜拥有了一定的资本,但与他心目中的女婿还相差甚远,打小对于林品如的家教一直很严,没和什么男性接触过,即便出国留学,林老虎也是隔三差五的打电话叮嘱着什么,思想保守的林老虎讲究的是门当户对,你一个土鳖,参合什么啊…… 电话接通后,林老虎先是了解了一下楚市那边的情况,按照昨晚狗胜给予自己的建议,林品如已经着手于华鑫在楚市内部的清洗,听到这的林老虎‘嗯’了一声,随后峰回路转的谈及其狗胜这人的人品,先从他风流成性的性子说起,最后说到其匪气的做派,反正是每一句话中听的,这让电话另一头的林品如嗅到了什么,如果林老虎现在在自家女儿身边的话,一定能看到她那红的如同熟透苹果般脸颊…… “爸,你这说的都是什么啊,怎么可能……”当林品如自己说完这句话后,不禁想起了那晚小作坊内,自己的身子被对方看透,摸过的场景,越发羞愧难当的林品如,扭捏的坐在自己凳子上…… “不可能当然最好了,我只是怕你在感情方面被那臭小子用花言巧语骗去了,闺女,那你就得不偿失了……” “爸,我这边还有事,不聊了,你看你今天都说些什么……”听着自家姑娘有点不高兴,林老虎又交代了几句挂上了电话…… 之所以如此紧张,就是从楚市那边传来了一定的风言风语,不过,自己又想了想,连自己都觉得是谣言了,还怕什么呢?再联系着现在港城的情况,林老虎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好家伙,原来你走这步棋,是为了扰乱别人的视觉,以谋求更大的利益。”想到这的林老虎,顿时安下了心。

下一篇   第293章 困兽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