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老支书的用意 - 超级保安

第286章 老支书的用意

初冬的港城已经有了阵阵寒意,晚上出门的人也不再像盛夏那般,人潮涌动!特别是过了八九点钟,街上更是没几个人…… 陈淑媛的小店依旧每天经营着,不管生意如何,只要身体吃的消,她都会坚持到晚上十一点钟左右,不像盛夏那般忙碌,但还是会有一些老顾客专门光顾着小店,亲手拉好了一碗面,下如锅内,翻滚的汤锅,瞬间把原本沉入锅底的面条翻滚上来!围着围裙的陈淑媛,一如既往的面带笑容的把这碗面端到了整个小店靠里的桌面上,小桌前,坐着一名年过七旬的老人,鹤发童颜,看着很饱满,一身极其破旧的衣服,洗的有些泛白,但是很干净,也很整齐! 老人的口味很刁钻,这已经是陈淑媛耐心的为他煮的第三碗面了,前面两碗不是不熟,就是太咸……面对老人的刁难,陈淑媛并未像其他店家那般,出言不逊,反而更加的细心周到! “大爷,这次怎么样?您满意吗?”看着这位老人轻挑着面条送往嘴中后,陈淑媛微笑的问道…… “这次不错……”说完这句话,老人埋头不语的吃着碗里的面!陈淑媛很欣慰,看着对方那满足的表情,慈祥的面容,陈淑媛打心底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也许,真的希望自己也能有个这样的家人,让自己照顾吧…… 老人吃面很慢,时不时的抬头把目光投向站在厨台的陈淑媛,时不时的四目相对,使得陈淑媛不禁思索着什么…… 临近九点的小店已经只剩下这名老人了,用勺子撑了一碗鸡汤的陈淑媛,径直的端到了老人面前,低声笑着说道: “大爷,面凉了,我给你热一下吧,你先喝完鸡汤暖暖身子……”边说,陈淑媛边欠着身子把鸡汤放在老人面前…… 就在陈淑媛刚把鸡汤放在他面前时,微微抬起头的老人,目光紧锁着陈淑媛,脸上挂起了一份‘歉疚’的微笑,淡淡的说道: “姑娘,我没带钱……”说这话的时候,老人很从容,完全不像其他吃霸王餐的客户那般蛮横或者说战战兢兢,直言不讳说出自己的‘窘迫’…… 听完这句话的陈淑媛,并未有停止手中的动作,依旧把鸡汤推到老人面前,端起对方已凉的面条,笑容依旧的回答道: “没事,一碗面值不了几个钱,算是做晚辈的孝敬您的……”说完,陈淑媛起身就要去热拉面,而老人却叫住了对方…… “你叫陈淑媛吧……”听到对方直言不讳的喊出自己的名字,陈淑媛缓缓的转过身看向老人,稍显惊愕的问道: “大爷你认识我?” “第一次见,你是个不错的姑娘……”摸不清老人话中什么意思的陈淑媛,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老了,这辈子马上就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从不喜欢亏欠别人什么,今天吃了你一碗面,我没带钱,总觉得浑身不自在,这样吧,你提一个要求,我帮你办到……”老人的话,让陈淑媛霎时目瞪口呆起来,沉默了少许,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虽然不知道老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但从正常角度去考虑,她还是轻声的回答道: “大爷,一碗面而已,您不用耿耿于怀,您坐着,我去给你热面……”虽然老人的笑容依旧慈祥,但当陈淑媛看向对方那锐利的眼神时候,还是不禁内心颤抖几分,有些琢磨不透对方身份的陈淑媛,抱有了几分警惕心里,但还是按部就班的准备为其热面! “你就不准备换个环境生活?在这个大牢笼里,天天被人看着,舒服吗?”听到这话的陈淑媛,猛然回头,目光顿时变得警惕起来,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冷峻的问道: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那么多?” “我?一个一只脚即将迈入棺材的老不死,现在是在家吃饱等死,可就是这一点要求,我的那些子嗣都满足不了我,做的饭没一个对我口味的,几个月前,还有一个臭小子,手艺凑合,但也来港不问我事了,对了,这个臭小子你应该认识,他叫狗胜……” “啪……”在听到老人的这句话后,陈淑媛手中的瓷碗不禁脱落掉在了地上,满脸的惊慌之色,回过神的她,深咽一口吐沫,轻声的问道: “您是……” “虽然那臭小子一直不愿吐口,按照辈分,我算是他实打实的爷爷,当年,我把他从‘山沟里’抱出来时,他才这么一点……”老人用手比划着什么……老人不是别人正是肇家浜的老支书,那个曾传授狗胜一身本领,被狗胜亲切的称之为‘野人’的赵成空……不等陈淑媛反映过来,老支书继续说道: “按照你现在跟狗胜的关系,喊我一声爷爷,你不吃亏……”老支书的‘自我介绍’使得陈淑媛的内心‘翻江倒海’,紧咬着嘴唇,如同丑媳妇见长辈般拘束,往前赶紧走了两步,双手搓擦的站在老支书面前,脸上的笑容显得十分‘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喊声爷爷,你不情愿?”被老人追问的陈淑媛,脸上出现了几抹红润,但还是轻声的喊了一声: “爷爷……” “哈哈,好,好,你这女娃我喜欢,看你这身材,就能让我抱曾孙子……”老支书口无遮拦的语言,让陈淑媛脸上的红润更加浓郁! “既然,你开口叫我爷爷,我这个做长辈的不能没点见面礼……”说完老支书从兜里掏出一块玉佩,很紧致,也很透彻,饶是见惯了众多奢侈品的陈淑媛,都不禁惊叹这个玉佩的质地,这块玉佩绝对是属于那种有价无市的那种极品…… “爷、爷爷,这太贵重了,我……” “你都舍得,用这五年卖面的钱,攒下的十多万给我家臭小子买身行头,给你这东西算什么,收下吧,你配的,不然我也不会坐一个多小时的车专门来这一趟……”听着老支书的那执意的语言和动作,陈淑媛双手伸了过去,接过这块还带有老人体温的玉佩…… “呵呵,这东西收了,人也见了,咱还是回到刚才那个话题吧,姑娘,我身边缺个做饭的,给我回老家吧,这个大牢笼,我一进来就浑身不舒服……” “可是……” “你是担心荣成天,还是童育民呢?放心好了,一群小喽而已,翻不出什么花,最多算是我孙子的磨刀石而已,本来吧,我不准备来接你,让狗胜再历练一番,这几个月来,这小子做的不错,已经羽翼初成,算是过了第一关,但是东县那狗娘养的周瘸子,非要横插一脚,七十多的人了,护犊的心越来越重,我可不愿看到电视里演的那样,白发人送黑发人,跟我一起回去,省的狗胜再分心,狗胜这孩子啥都好,就是太感情用事,这是他的硬伤!不过这小子还算争气,找的女人各个不差,那个,你那个姐妹叫什么来着……” “孙二花……”陈淑媛有些尴尬的回答道…… “对,孙二花,不错,有大将风范,有她在狗胜身边,也算是个帮衬!至于你的身份,过于敏感,只会让狗胜束手束脚,还不如跟我一起回去过闲云野鹤般的生活,港城这地太小,狗胜这孩子心大着呢,届时,你们再在一起,多给我生几个曾孙子……”老支书‘为老不尊’的结束语,让即便经历过众多社会洗礼的陈淑媛,羞嫩不已!哪个女人不想与自家男人长相厮守,以前没这个机会,但现在老人给予了,她舍得拒绝吗? “爷爷,可是现在四周都遍布着他们的眼线,我怕会牵累狗胜,到时……” “噗……那还叫眼线?酒囊饭袋,连上那个叫刘光的不过八个人而已,估摸这会,已经处在深睡眠中。你也不用收拾东西了,到了那里,粗布麻衣的多了去了,不介意吧?”紧抿着嘴唇的陈淑媛,用力的摇了摇头,双眸之中露出了幸福的泪水! “那行,咱走吧,凌晨刚抓了一直狍子,正愁别被那几个不孝子给糟蹋了,你这一去,我就放心了,记住喽,我口味偏重,多放点盐,这点狗胜在做事上蛮像我吃饭的,重口味……”听着老支书的‘调侃’,一边搀扶着老支书的陈淑媛,一边低头紧咬着嘴唇,当他们爷孙两走到门口的时候,一辆不起眼的现代商务停靠在了路边,车很破旧,但胜在能做人,从车上下来一名中年男子,赫然是二炮的父亲,现任肇家浜支书赵武仁…… “爹,啥都解决了,一群乌合之众而已,除了那个叫刘光的我多用了几分力。”听着自家儿子这话,老支书微微点了点,示意他把身后的店门关上,随后一头扎进车厢内…… 车厢内本就坐了一名妇女,然后河马来了的话,一定大声惊呼一声‘娘,你咋来了……’! “叔,这就是狗胜那臭小子的媳妇啊,很俊吗?”听到这话,老支书微微点了点头,而陈淑媛虽然羞嫩,但还是恭谨的喊了一声‘姑’…… “哎,你瞅瞅城里人嘴就是甜,不知我家那小子能不能找这样对象,我说,叔,当年,您老一再要求不让俺们家‘救济’狗胜,连块肉都不给,现在人家辉煌腾达了,估摸着心里可怨恨我这个当姑的了……” “呵呵,好玉也要打磨一番啊,不体会到人间冷暖,哪能看的更远,做的更绝呢?二炮他爹,不也平白无故的白挨了一顿吗?一切都是为了孩子……”老支书的话,让坐在其身边的陈淑媛若有所思,狗胜的崛起绝不是偶然,有着身边这样一位智者打小教导和磨练,不成才,才‘奇迹’呢…… 现代商务缓缓的驶出大学城,直接从郊区上了高速,负责开车的赵武仁按照老爷子的吩咐,把兜里的手机递到了陈淑媛手里…… “给狗胜那小子打个电话吧,要是他发现你不在的话,依照他的性子,非把港城闹个底朝天不可……”说完这句话,老支书紧闭上眼睛躺在了后排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