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相当和谐的收场 - 超级保安

第285章 相当和谐的收场

用妖娆万分,富贵逼人来形容如今孙二娘的打扮再恰当不过,对于一个涉入社会那么多年的女人来说,如何‘夸大’自己的优点,掩盖自己的‘缺点’,已经是她从众多实践中感悟出来的优势所在,继而,当与孙二娘隔车相望的时候,小跑过来,还有些气喘的童佳倩,不禁内心起伏不定!即便她已经知道,狗胜不只有她这一个女人,可当孙二娘的出现,击碎她赖以自豪的自身条件后,惴惴不安的童佳倩,对眼前这个女人,抱有着相当大的‘警惕’。 在童佳倩上下打量自己的同时,孙二娘这位历经社会洗礼的女人,也在用同样的心态细量对面这个青春活泼,活力无限的小女人,长相很精致,身材并不比自己的差,在孙二娘看来最要命,也是自己的硬伤所在,童佳倩的年龄与狗胜相仿,一个男人对什么样的女人有怎么的欲望,曾经执掌东方阁的孙二娘,比谁都要清楚万分,而眼前这个童佳倩,依旧让在社会打拼多年,熟知男人心态的孙二娘,有着几分嫉妒心态…… 整个场面因为两女的对视,显得有些尴尬,夹在中间的狗胜有些局促,而原本站在他身边的二炮,在童佳倩往这边跑的时候,便灰溜溜的跑开了,在他看来,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气氛,连他狗胜哥估摸都架不住,更何况他这个‘局外人’呢? 轻咳了一声,狗胜双手撑在了胸前,手舞足蹈的想要表达什么,但话到嘴边,又不知该如何去说,整个人憋屈样,让众多停下工来的百盛兄弟们,着实‘津津乐道’一番,而在楼道前的二炮,河马等人,并排蹲在那里,各个嘴里叼着烟,胖仔拍了拍自己肥硕的大脸,一脸向往的说道: “咱啥时候,也有这待遇?” “别羡慕这,你霎时间见过咱家狗胜哥如此局促?可想而知,其内心的挣扎……”现在敢如此调侃狗胜的,在郊区也只有他这几个损友了。 听到二炮这句话,蹲在那里的几人,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了响亮的笑声,笑声传到狗胜耳中,猛然回头的狗胜,怒视着几个看笑话的损友,‘吓得’几人赶紧装作没事的样子,该干啥,干啥…… 回过神的孙二娘,绕过车身,径直的走到了童佳倩身边,看到这一幕的狗胜,瞪大了眼睛,生怕出现什么‘龙虎斗’,就童佳倩这身板,可经不起孙二娘几次摔打的! 就在狗胜准备上前‘劝阻’之际,率先伸出手的孙二娘,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轻声的说道: “你好……”听到这句话的童佳倩,缓缓的同样伸出右手,目光紧锁着对方,同样回以礼节性的问候!趁此机会赶紧冲过来的狗胜,支支吾吾的介绍着两人,含糊不清的说辞,使得两人的脸上都抱着淡淡的笑容! “聊聊好吗?”听到童佳倩的这句话,狗胜顿时‘碉堡’了,啥时候身边这个小女生,那么‘强势’直接找孙二娘聊? 笑容依旧的孙二娘,微微的点了点头,侧眼看着车厢,毫无犹豫的童佳倩低声附耳给狗胜交代什么后,径直的钻进了副驾驶位置上!对于童佳倩这略带‘示威’的行为,孙二娘一笑而过,单指,覆盖到嘴唇之上,随后毫无吝啬的给予了狗胜一个飞吻,妖娆,诱人。 倒吸一口凉气的狗胜,抿着嘴,想要去阻拦什么,但此时此刻的他,发现自己的劝阻是那么的无力,眼睁睁的看着红色马6从自己身边缓缓驶出了百盛大门,看着马6离去的车影,差点瘫在地上的狗胜,猛然转身把所有的‘怒气’全都洒在了幸灾乐祸的几位损友身上……上窜下跳的二炮几人,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回绝狗胜单独召见的请求,誓死同进,同出! 无心处理‘公务’的狗胜,斜坐在办公室内的靠椅之上,一根接一个根的抽着香烟,这距离两人出门都过去两三个小时了,中间自己还试探性的打了一个电话,两人是饶有默契的全都关机,这让狗胜嗅到了一丝不安。 童佳倩啥身份,她可是正儿八经童育民的亲闺女,而童育民与自己另外一个女人陈淑媛之间有着一段‘过去’,更是现在自己想要扳倒的对象,这样一个复杂的关系,在赤渔港,狗胜狠狠的把童佳倩推倒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层,但是当时精虫上脑,事后内心又在不断逃避,事情一拖再拖,真到这个节骨眼上,爆发出来后,狗胜显得局促不安…… 焦急的等待,并未换来两女任何一个电话,而河马的推门而入,让狗胜不禁收回几分目瞪…… “狗胜哥,这是那女人的资料,很清白,川省妹子,家里很拮据有两个兄弟,不过……”说道这河马停顿了少许…… 接过河马递过来的资料,皱眉正在看的时候,在听到河马停顿后,猛然抬头,轻声的问道: “不过什么?” “不过,前些日子,她的账户上多了五万块钱,是林国栋的人打给她的……”放下资料,揉了揉脸颊,身子后仰的狗胜,目光紧锁着这个闵行街夜场舞女的资料,这个被二炮一而再‘临幸’的姑娘,已经博取了自家兄弟的好感,如果是平常人家的姑娘,狗胜绝对不会大费周章的去私下调查,但在那种情势下,这样一个女人的出现,不得不让狗胜为自家兄弟担心! 沉默许久的狗胜,喃喃的说道: “二炮知道吗?” “应该知道,但没有点破,依旧只点她一人的台,据五叔那边暗地里深入调查,对方,原本是给予她二十万,让二炮‘长眠’包厢内,但被她拒绝了。是麻六帮他扛下的,也因此迁怒了安山那边!”听到这,狗胜眉目突然舒展开来,对于自家二炮,他比谁都了解,大局观虽然不够‘彻底’,但在局部上,他从不会犯不该犯的错误,自己得到的这个消息,也许他早就明了,只是没有实施手段而已,原因无他,自家兄弟‘发春’了,不单单是肉体上的,还有感情上的…… “我知道了。晚上叫上兄弟,我请喝酒,就去那麻六的场子……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但最起码,他是没有落井下石,这个情,我得还……”听到这话的河马,双眸之间流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轻声的回答道: “我这就去安排……”就在河马说完这句话后,原本紧关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敢如此造次的也只有狗胜的这几个兄弟…… 气喘吁吁的顺子,竭力平伏着内心的加速,随后结巴的说道: “狗……狗……狗胜哥,大,大,大嫂子和小嫂子一起回来,你,赶紧下去看看……”听到这句话的狗胜,猛然起身,迅速绕过办公桌往楼下跑去…… 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了站在楼道口不知所措的狗胜,一同跑出来,准备看自家狗胜哥‘笑话’的胖子几人,也不禁呆木若鸡…… 只见身材稍显高挑的童佳倩一手提着数个衣服袋,另一只手毫不做作的挽住孙二娘的胳膊,两人之间,喜笑眉开,不知道两人身份的,从她们那‘亲密无间’的表情中,还以为是姐妹俩呢…… 看着这两道让自己‘欲罢不能’的身影缓缓走向自己,手心出着冷汗的狗胜,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一幕是真的!按照常理来说,这会两人该‘不死不休’啊,怎么这幅姿态?太假了吧…… “胜哥,你看我今天买的衣服漂亮吗,这都是二姐给我挑的,说我适合这种风格……” “二姐?”惊呼一声的狗胜,身子怔不住的往后退了半步,抬眼看了看笑容依旧的孙二娘,又看了看从衣盒内抽出新买外套的童佳倩,抿了抿嘴的狗胜,迎着童佳倩那‘渴望’的眼神,赶紧点头说道: “好看,好看,小倩穿啥都是那么漂亮……”被自己的男人这么一夸奖,脸上带着几分羞嫩之色的童佳倩,小声嘀咕道: “油嘴滑舌……”而这一幕,也让在一旁的胖子几人,下巴都差点脱落下来,自家狗胜哥也太强悍了吧…… 就在狗胜‘一家’其乐融融的时候,突然接道自家姐姐电话的童佳倩慌里慌张的给狗胜,孙二娘以及百盛诸人打完招呼,婉拒了孙二娘开车送她的要求,便快步往门口走去! 紧跟在童佳倩身边的狗胜,有些担心的上前低声问道: “什么事情慌里慌张的?” “我二姥爷从金陵来港了,我妈在学校门口等我们,一起接我们过去聚一下……” “哦,我还以为啥事呢,本来今晚准备请你吃顿饭呢……”听到这话的童佳倩,收住了脚步,脸上笑容带着几分‘玩味’的回答道: “真的?我看你是心口不一啊,我和二姐一起在这,估摸着,你连吃饭都战战兢兢……”‘嘿嘿’一笑的狗胜,挠着发根,不知该怎么接…… “胜哥哥,我想你了……”拐过百盛大门后,站在原地的童佳倩撅着嘴,目光迷离的看着的狗胜,听到这话的狗胜,虎腰一震,把其紧搂在怀中激吻了一口,但刚刚贴上对方的嘴唇就被童佳倩推开了…… “有人……”小妮子的脸皮就是薄,羞红的脸颊,如同熟透的苹果般诱人。 “我过去了,这几天,我可能走不开,你得想我听见没?” “那是必须的……”拍着胸脯的狗胜,一脸坚定的表情…… 知道童佳倩为什么婉拒众人开车送她的狗胜,目送着童佳倩坐上一脸出租车离去,作为一个在校大学生,要是被自己严厉的母亲抓住了什么蛛丝马迹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再次长舒一口气,转过身的狗胜,看到站在自己不远处正与二炮几人闲聊的孙二娘,虽不知道两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狗胜绝对相信,肯定是孙二娘做出了一定的让步,或者说,这个贴心的女人,生怕自己难做,隐瞒了什么…… 看到返回的狗胜,二炮几人识相的离开,上前牵着孙二娘的手,并未说什么的狗胜,径直的把她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内,待到房门紧关,转身的狗胜把其拥入怀中,轻声的说了一句: “谢谢……” “咯咯,谢我什么?谢我帮你大揽后宫?”听到这话,撑起身子的狗胜,一脸的尴尬!但还是喃喃的回答道: “我不喜欢你受到什么委屈……” “狗胜,我发现你这张嘴,越来越会说了,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刚才送佳倩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说?” “没有,我了解她的脾性,也知道你的想法,让步的肯定是你,不然……” “这次你错了,她比你想象的要成熟,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我对她没威胁性,一个聪明的女人,会审视夺度的,过分的矫情,只会让自己男人为难,到最后就是不欢而散,我们的关系只能在私下,而她不一样,完全可以摆在台面上,生在宦官家庭,这样的事情,她比你想象的要成熟的多……”听到这话的狗胜,潜心的一笑,微微的点了点头! “对了今晚,别回红星了,我请大伙去逛夜场……” “你们男人去逛夜场,找乐子,我瞎掺乎什么?”说道这,孙二娘猛然想到了什么紧盯着狗胜,轻声的说道: “你是……” “自家兄弟,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别因为百盛的发展,耽搁了,那个女人是瞪不了台面,但我兄弟喜欢,足够了……” “老奸巨猾,让我去,是不是还有另一层意思?” “呵呵,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二姐,让她跟在你身边吧,教导,教导,将来会是二炮的好助手!”听到狗胜这话的孙二娘,微微一笑,懒散的与的狗胜一起坐在了沙发之上,若有所思的狗胜,心里不禁琢磨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