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各索所需 - 超级保安

第276章 各索所需

虽然林品如要比陈胜先行出门,但因为在路上为了给柳成浩准备一些见面礼,而耽搁了一点时间!当如约而至的林品如赶往这家位于楚北区郊区的一处类似于农家乐的小饭店前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站在门口与程建华微笑交谈的陈胜,看到这一幕的林品如不禁脸上露出了几分惊愕之色。 待到林品如走下轿车之际,陈胜随同程建华一同走向前去,笑迎着林品如这位美女老总,此时充当中间人的陈胜,站在两人中间,轻声的介绍着两人!有些不知所云的林品如,脸上依旧带着职业化的笑容,直至在两人相互握手之后,程建设才解释道: “柳副市长,等会就到……”霎时明白什么的林品如,把目光投向陈胜,一时间,林品如把自己能接道柳成浩电话的事情,与眼前这位年轻男子联系到了一起,难道是他通过关系,牵头引得的线? 早来十多分钟的陈胜,在与程建华交谈中,已经知道了事情始末,柳成浩与程建华分别以不同的姿态相邀自己和林品如,看似唐突有些‘撞车’,但其实也显示出了对方对两人的重视,并未因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而冷落了两人!单单的这一手,就间接的笼络了人心!不愧是金陵柳家三代掌舵人,真的是好手段! 单从小店的外观来看,你绝对想不到庭院内部装修是如此的有意境,小桥流水般的仿古装饰,即便在这个天,里面已经春意盎然,不少迎寒而起的植被,被打理的相当整洁!包间内部用金碧辉煌这四个字来形容,再确切不过了!远离闹市,使得这里想到的安静,坐在包间内的陈胜,林品如以及程建华三人,细品着西湖龙井,侃侃而谈!大多时间,充当‘主持人‘的程建华,都在调和着整个包间内的气氛,一脸笑容的陈胜和林品如,与其寒暄着! 姗姗来迟的柳成浩,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推开房门,他的到来,使得三人纷纷起身,相互微笑的打着招呼,待到在各就各位后,伴随着菜肴的承上,这场带有着几分‘试探’意味的晚宴正式拉开…… 并未因自己的身份,而托大的柳成浩,在饭桌上与林品如和陈胜亲切交谈着什么!从程建华那里,柳成浩已经得知眼前的这位小年轻与自己的二弟柳成明关系不浅,而且极为推崇,昨晚宴会结束后,柳成浩还特地给予柳成明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此事,从自家堂弟那里,柳成浩对陈胜又有新的了解……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随着几人的话题不断深入,华鑫集团工地在楚市受阻一事,被拿到了台面上来,让陈胜觉得有端倪的是,提及起话题的竟是程建华,虽然是他提起的,但陈胜知道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并未开口的陈胜,倾听着林品如那中肯的阐述,而坐在主位上的柳成浩,显然对此话题相当的感兴趣,在林品如谈论此事之际,放下碗筷的柳成浩,细细聆听着对方的口述,时不时的插话,让华鑫集团的窘迫,间接的暴露在柳成浩面前! “林总的意思,华鑫工地之所以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主要是有人在幕后指使?” “可以这么说,从现阶段,华鑫手中的所掌握的资料和情报来看,已经确定了此事,前段时间,在处理楚南工地事宜的时候,更是顺藤摸瓜,找到了牵头人,虽然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但对方现在已经逃逸,让我们无从下手……” “哦?这件事情与警局沟通过了吗?”听到这话的陈胜,顿时精神起来了,私下没少对楚市政局分布,做研究的狗胜,知道廖建民与楚市市委书记宋贺之间政见不合,而廖建民有意在自己退位之前,把给予柳家一个大人情,以便自己的子嗣沾光,阶级根本矛盾的突出,使得柳成浩在以后的工作中,肯定会和宋贺下面的人有所摩擦,而警局局长何成可是宋贺在楚市政坛上的马前卒,而柳成浩的这句话,也间接的有把矛头指向何成的意味。 “沟通过数次,但效果并不明显……”林品如的这句话,让柳成浩的脸色有些阴沉,就在整个饭局的气氛稍显绷紧之时,一直未有开口的狗胜,轻声说道: “最主要的阻力,这次事件,涉及到某些基层官员,这才是华鑫最大的难处……”林品如不曾想到陈胜会如此直言不讳的说出这句话,侧头看向身边这个男人,林品如明眸紧瞪着,思索着什么。 “哦?肖总,这件事情,可不能凭着猜疑,就能断定的……”柳成浩的言下之意,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证据,即便知道是谁,也是枉然……侧头看了一眼林品如,对方会意的从暴里拿出一枚储存卡,递到了柳成浩手中,随后陈胜解释道: “这上面记录了楚南工地所在地,李洼村村支部,收受他人贿赂,鼓动当地村民对华鑫工地进行围堵的事实,而且还牵扯到了镇上的几名官员,据我们了解,现在李洼村村支部已经逃逸,镇里对外宣称是出门公干,一直都被压着……”接过这盘储存卡的柳成浩,在听完陈胜的阐述后,虽然眼眸放着精光,但并不强烈,在他看来,这些小鱼小虾,即便自己动手,也伤及不到对方的筋骨,几个替罪羊而已,根本挖不出大鱼来。 “这件事情,我会严肃考证,并进行公正的处理!”说完这句话,把储存卡收到包里的柳成浩把头转向了陈胜,从刚才的一番交谈中,习惯性注意细节的柳成浩,发现,华鑫老总林品如,在每说一件相对尖锐的事情前,都会把目光投向陈胜,再联系着自家堂弟的那一番阐述,让柳成浩对于陈胜本人,拥有了更浓厚的‘结交’之意。 “那我就在这先谢过柳副市长了……”陈胜和林品如同时举杯,柳成浩微笑抬起酒杯,在喝酒之前,其轻声说道: “这是我份内之事……”一饮而尽杯中的酒水,几人又就华鑫工地的事情,简单的‘探讨’了一番,知道柳成浩想要得到什么的程建华,在随后的话题中,起到了千针引线的作用,故意提及上次婚宴时,陈胜与柳成明之间的熟快,这也间接的拉近了柳成浩与陈胜之间的关系! 对于陈胜的经济发展观,柳成浩也相当的感兴趣,几人的交谈在程建华的话题引导下,往这方面多有涉及,随后的时间里,柳成浩与陈胜之间的交谈,甚为欢心,两人就经济发展做一番的探讨,虽然只是皮毛,但两人有种心心相惜,酒逢知己的感觉…… “柳副市长,一个城市经济发展,少不了政府部门的正确引导,而政府官员的大局观以及自身素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毕竟现在,官僚主义在各级县市极其普遍……”说道这的陈胜欲言又止,抬头看向柳成浩。陈胜话,让在场的其他三人,表情各不相同,已经琢磨出意思的程建华,内心已经明白了八八九九,这陈胜是在向柳成浩隐晦的表达什么!就要看柳成浩愿不愿意,敢不敢去接!而林品如则被陈胜的直言不讳给惊呆了,这样说出你的观点,即便是对的,也会让对方不高兴! 而听出陈胜话中潜在意味的柳成浩,这一次,双眸之间流露出的‘求贤若渴’丝毫不加掩饰,轻声的问道: “肖总说的对啊,官僚主义,官商勾结,是制约当地发展的一个大问题,在来之前,我便于成明两人就楚市发展也做了一次深入的探讨,想要让楚市经济真正的腾飞,就要做到职业化,公众透明化,互惠互利,我想这几个观点,肖总并不陌生,当时芝蓉那丫头也在,这就是她转述你的观点……”言尽于此,柳成浩,先后提及到柳成明,黄芝蓉,这两个都曾帮助过陈胜的‘衙内’子女,再联系到柳成浩和两人之间那亲密关系,其话中所透出的拉拢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一个常务副市长,为什么会放下段子拉拢一名企业的老总?这中间有着柳成明和陈胜之间私交关系,亦有着,柳成浩先摊开自己的意向,让陈胜完全放下包袱寓意在里面,更白话文一点,那就是,我和成明是老堂,和芝蓉是老表,你陈胜又和他们是好友,咱们之间的关系就不用多说了,有啥事,你别藏着,掖着,我知道你手里掌握的东西不止如此,可以拿出来了…… “承蒙黄姐和柳哥的厚爱,陈胜其实也是略懂皮毛,登不上大雅之堂,柳副市长,您别听他们吹捧……” “哈哈,肖总过度的谦虚,那可就是虚伪了……”柳成浩的这句话玩笑话,顿时让整个饭场的气氛变得轻松,无芥蒂起来。 直至饭局结束,几人之间就未有再涉及到任何敏感的问题,想要的隐晦表述的事情,都已经表述完,下面就要看各人之间的表现!对于,在随后时间里,陈胜的频频相邀酒水,柳成浩和程建设,丝毫没有拒绝,这是对方示好的信号,也是对方准备拿出‘家底’的一种前兆!继而,整个宴会在结束的时候,显得其乐融融…… 虽然这次是程建华牵头请客,但是在即将结束的时候,陈胜还是以上厕所为由出门结账,这里的老板应该和程建设关系匪浅,未有收取陈胜的餐费,其实吧,这东西就是一种作派的表现,陈胜的这番动作,就是借老板之口,表述着自己或者说华鑫有意向其靠拢的姿态而已!谁也不会真的在乎这千把块钱…… 柳成浩是带着自己的秘书前来赴宴的,他的这个秘书是廖建民亲自推荐的,绝对是自家子弟,晚宴结束后,三人一同起身相送柳成浩,在对方即将上车的时候,程建华有意为陈胜和柳成浩创造单独说话的机会,继而侧身与林品如深聊起来! 紧握着柳成浩的右手,面带笑容的陈胜,与其寒暄着!就在对方坐向后车箱之际,陈胜把紧握在手里的U盘,很是隐匿的递到了柳成浩手里,轻声的说道: “柳副市长,慢走……”紧握着手里的U盘,柳成浩笑的更加灿烂,挥手致意,轻声的说道: “过两天,成明和芝蓉来楚,大家一起坐坐……” “一定,一定……”望着柳成浩黑色轿车的远去,回过头的陈胜又与程建华寒暄了几句,与林品如一同走向自己的座驾! 从始至终,这次宴会,只是在开始的时候,众人讨论了一番凌晨两人遇袭的事情,在随后的话题并未涉及到,这已经让陈胜觉察到了此事柳成浩的介入,上面给予他的压力不小,这个压力应该是宋贺给予的,继而,柳成浩只是表达了自己一定会督促此事,但并没给出其他承诺,这才让对方在提及到公安系统的时候,陈胜直言不讳的说出自己的观点,随后的话题就如同有了主线般,大家顺着这条主线往下推敲,隐晦表达着。这就是具有国内特色的酒场交际! 就如同陈胜并没有挡着众人的面,把那枚U盘交给柳成浩一般,众人都懂得,但绝对不会说出来!绕口,费脑,但实用。不留话柄和证据…… 大病初愈的林品如,本不能喝酒,但今晚,因为柳成浩在场,继而作为女性的林品如也浅喝了一些红酒,出了餐馆,冷风吹的对方,浑身有些微颤,在走到各自座驾前,单手即将拉开车门的陈胜,站在原地趴在车顶上,轻声的说道: “坐我的车吧……”听到这句话的林品如,身体怔在了原地,缓缓的回头,因为喝酒的缘故,双腮有些红润,少了几分羞嫩,多了几分妩媚,轻声的回答道: “我的刹车系统,不会又被人动手脚了吧……” “这次没有,我想你做我的车了,这个回答你满意吗?”紧咬着嘴唇,看向陈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她,愣愣的站在原地…… 原本亲自驱车载着陈胜前来的河马,此时从驾驶员的位置上走了下来,亲自为林品如拉开她旁边自己的车门,站在对面的陈胜,浅笑着说道: “能让我兄弟亲自拉车门的女人,你是第一个,不给他面子,就等于不给我面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