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纰漏 - 超级保安

第256章 纰漏

不得不说,金陵柳家为了培养柳成浩可谓是煞费苦心!华鑫集团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难道廖建民就没有一点知觉?那么长时间来一直放任自流是为何意?自己交到柳成浩手里的人员,远不如柳成浩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人员来的实在!已自知无法再往上走一步的廖建民,开始为自己的子嗣的将来做打算了,柳家三代掌舵人承了他一个大人情,那以后自家孩子办事,对方还不提点些? 政坛的变革需要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由谁来主导,那么他的收益将是最大的,在洗牌的同时也同样带动一些不得志的官员平步青云,这就要看某个官员是否会站队了! 从廖建民办公室内走出来的柳成浩意气风发,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灿烂,更带着几分浓重!他看的出这次廖建民为自己留下的这个契机有多么的完美,只要自己把握好的话,绝对有可能在短短的半年内,在楚市站住脚,届时,再由廖建民推波助澜,大刀阔斧的进行经济试点改革,完全有时间,也有空间让柳成浩在四年之后顺利接手楚市市长一职!但高利益,也同样伴随着高风险,如何操作此事,里面还有着很大的学问!毕竟楚市市委书记宋贺也不是吃闲饭的!单从他上任以来强硬的手段就能看出这位楚市一把手的强硬! 回到办公室的柳成浩已经开始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华鑫集团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中枢,怎么样让其事件无限放大,给予柳成浩一个着手参与的机会,这正是整件事的关键所在!柳成浩觉得有必要,和华鑫老总深入探讨一番,如何掌握这个火候,这就要两人的协同能力了! 现阶段的华鑫,比他柳成浩更需要这样的契机,翻阅华鑫资料的柳成浩能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有着共同的目标,不怕他华鑫‘出尔反尔’! 今天的楚南区华鑫农贸在建市场前,围集了不少当地的村民,华鑫策划部,宣传部的数位高管和工作人员,在用极其煽动性的语言在向当地村民游说着什么,坐在对面马路上汽车内的林品如,嘴角不禁上扬几分弧度,从现阶段的反应中不难看出,那个村支书所提供的‘信息’,已经发挥了群众效应!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任何的煽风点火都成为了笑谈,午饭之际,工地门口已经再无任何前来捣乱的村民,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首战告捷,而且手握占有主动权的证据和资料,现如今的林品如和三四天前刚来时的表情截然不同,轿车匀速的行驶在回枫华酒店的途中,坐在车内的林品如把这边的情况,详细的向林老虎汇报了一番,并未表现出多么兴奋的林老虎,告诉了林品如一个不算特别好的消息,华鑫第二大股东刘继铭因为其子被致残,而迁怒于华鑫,这一两天来,已经与城西老爷子的人加快了接触步伐,这也意味着,华鑫内部危机,真正开始,而这个危机的始俑者便是凌晨才昏昏欲睡的肖大官人! 误打误撞,使得华鑫再次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这也让林老虎现阶段无暇再去防范陈胜,有时候,连林老虎这样的老狐狸,都在猜疑,陈胜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从现阶段来看,为什么他所走的每一步都对他那么有利?是巧合?还是蓄谋已久? 原本因为楚市的事务有所进展,心情稍微松懈一下的林品如,在听到自家父亲这个消息后,内心变得更加沉重起来!林品如对于现在的陈胜,真是应了那首歌名《让我欢喜,让我忧》,貌似华鑫如今的走向都在按照陈胜的步伐在前进似得,一点点的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土鳖的睡眠质量不比河马来的实在,早上五点多钟躺下的,中午不到一点就已经坐起来的陈胜,开始电话询问着二炮港城这段时间的发展! 正如陈胜走时,所设想的那样,在度过甜蜜的缓和期后,郊区政府开始逐渐表露出了他强硬的一面,当然这种强硬在林国栋等人眼里,还算不了什么,但这样也会促使林国栋,更早发起对百盛的‘总攻’! 从红星孙二娘那里得到的消息,老爷子在郊区的势力,已经在安山的授意下,开始逐步限制红星势力的步伐,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商盟的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老爷子是答应你狗胜不参与此事之中,但那只针对百盛,可没说是你的同盟红星!这种模棱两可的承诺,如果你傻的全都去相信的话,那你就根本不用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中,混下去了!所以,从一开始布局的时候,陈胜就让红星置身于局外,当然作为牵制一方,唬唬商盟那些老家伙,这不是不可!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越是大战来临前夕,陈胜就越觉得不安稳,甚至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原本的运筹帷幄,霎那间有些倾泻,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或者有纰漏,陈胜暂时真的很难想出来,现如今的他,只得祈祷,一切顺利! 看着病床上裹得如同粽子一般,不停吆喝的刘韩明,站在一边的其父刘继铭老泪在眼眶里打着转,看到自己的得力助手站在门口等了自己有一会后,轻轻擦拭着眼角的刘继铭,迈着沉重的步伐退出了房间。 “刘总,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华源药业,以及多家与百盛物流公司有协议在身的公司老总,都会在今晚如约而至……”听到助理的这句话,刘继铭的脸上露出了狠辣之色,恶狠狠的回答道: “好,好,我倒要看看你肖屠夫是否有三头六臂!与安山和林国栋的会面安排在什么时候?” “晚宴以后,房间也都已经安排好了!” “让你请的的人请到了吗?” “已经花重金聘请而来,在路上,明晚到港……”听到这的刘继铭,微微点了点头,双眸之间露出了狰狞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