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天枰倾斜 - 超级保安

第254章 天枰倾斜

待到陈胜,王晨以及河马三人赶回事先指定好的小旅馆时,李云海这厮,基本上把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更让陈胜等人欣喜若狂的是,这个老不死的支书,甚是有心眼,在每次拿钱的时候,都会用手机的摄像和录音功能记录下这一些事实,这更为陈胜随后大做文章,埋下了伏笔! 这厮所涉及的案件还不少,不审不知道,一审让胡宗山几人甚是恶心,原来他所包养的那个情妇,不单单是供给他一人享用,而且还和成江镇派出所所在王瑜有一腿,甚至三人还一起玩过……在门口听到这的胖子,差点吐了出来!可能是在得知王瑜也被抓的消息后,先下手为强的原则,这个老不死的把该说的都说出来!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该上交的也都上交,凌晨两点多钟,疲惫不堪的李云海在心里倒出这些年以职位为便,大捞特捞的事实都供述完后,整个人如同虚脱一般瘫在了凳子上! 陈胜让人给他端了一杯开水,以及让了他一根烟,感激不已的李云海,痛哭流涕,希望政府能宽大处理!送茶水的是河马,他那长相和面容比田生更加慎人,待到他不冷不热的回答道,组织上会宽大处理后,李云海的心跳的更厉害了! 阴辣的陈胜,还让李云海自己面对摄像镜头阐述了一番自己这些年所发下的罪行,特别是在此次教唆当地村民围堵华鑫集团工地的事宜,做了详细的阐述!待到完成这一切后,陈胜拿起这几盘录像带,以及那段从李云海手机上拷贝下来的录音以及声像,小心翼翼的往枫华大酒店驶去! 在临走之前,陈胜特别交代了几人数件事情,为了防止白玉喜的阻击,这段时间,王晨几人,把重心从楚南区放到楚北,如果这些东西,林品如和她的华鑫再不能挽回劣势的话,那她真的可以去屎了…… 从始至终,陈胜从未把白玉喜这个地头蛇放在眼里,再怎么蹦扎,也不过是只没毛的看家狗,树倒猢狲散,只要疯狗倒了,他是个屁啊!但这样的小人你又不得不防,狗逼急了还能跳墙的,兴许这厮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当然他,越疯狂,陈胜就越兴奋,欲要使人灭亡,必要先使其疯狂。这是上帝说的…… 萎靡不振的李云海是在凌晨五六点钟才昏昏欲睡的,直至打扫房间的阿姨,推门而入,询问其是否续租房租的时候,这个老狐狸才恍然大悟,他被人‘忽悠’了,而且这次忽悠的把其所有的事情都抖露了出来,六神无主的李云海,急匆匆的跑出了旅馆,经打听才知道,这是距自家不远的一个小镇!生怕白玉喜这个地头蛇找到家门的李云海,直接买了张从楚市到港城的车票,现阶段,先躲躲再说…… 凌晨三点多钟赶回枫华大酒店的陈胜,并未做其休息直接敲响了林品如所在的房间,已经睡下的林品如,是披着外套穿着淡紫色的睡衣拉开房门的,当他看到陈胜后,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迷糊问道: “这么晚了有事吗?”陈胜哪还给说那么多废话,时间就是金钱,直接一把推开林品如走进房间陈胜,趁着把房门也紧锁起来! 陈胜的这番作派甚是让林品如赶到惊恐,眼神不再那么迷瞪,反而瞪的老大,拉着自己的外套,惊喊道: “你,你,你要做什么?” “做爱,你做不做……”说完陈胜把藏在包里的光盘扔给到床上,瞪着林品如说道:“放心,俺对你那窝窝头不感兴趣,床上东西你先看一下,怎么操作,你应该比我更有经验,不然你华鑫花钱样策划部,也等于白养了……”说完陈胜理都不理林品如,来开房门往自己房间走去! 愣在原地,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的林品如,气愤不已露出了厌恶之色,但她还是麻利的从床上拿起那个硬盘,随后插在电脑之上,当他看完电脑里所有内容,以及其交易的时,偷拍的录像和声音后,林品如的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猛然站起身的她,欢呼雀跃,真如陈胜所说的那样,有了这份证据,如果华鑫策划部的人,再不懂得怎么大做文章的话,那他们真的可以去死了! 想到陈胜,林品如不禁高看了几分,她此时才明白自家父亲为什么对他如此推崇至极,但也苦恼着他的能力,毕竟不能为华鑫所用,单单从这件事情上,林品如彻底就见识到了陈胜的能力! 凌晨就组织华鑫高层进行深入讨论的林品如,当她把这一重要视频,放出来后,众人无不欢呼雀跃,任谁都想到了,如果这则视频流传到网上,然后再大做文章的话,那其结果将是如何的震撼! 当然,林品如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为了此事得罪整个楚市政府,这毕竟是宗丑事,之所以放给几位高层来看,一来是稳定内部,二来,她林品如也不傻,知道高层内有老爷子的眼线,也有以此示威,让其在慌乱中露出马脚之意! 做好了两手准备的林品如,一边组织众人进行视频的剪切和宣传,另一边,林品如则带着几位副总,在清晨之际,就直奔楚市市政府,她这次直接找的可不是主抓建设这一块的马振成,而是刚刚上任的柳成浩,对于这份大礼,新官上任的柳成浩不会不收的! 与此同时,知道东窗事发的白玉喜第一时间联系上了正在被窝里搂着小蜜睡觉的疯狗李奇,在得知此事后,李奇勃然大怒,但他不是傻子,这事如果处理不善,很有可能满盘皆输,不得已的情况下,疯狗李奇从床上爬了起来,第一时间往医院赶去,这件事情,必须还是要梁钟鸣来拿注意…… 而此时的土鳖,并未如同河马那般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一直眉头紧锁的他,还在思索着今晚的那场宴会,林品如到底是何意?准确的说,林老虎这又是布的什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