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 超级保安

第248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看着周围那近五十名凶神恶煞手拎利器的大汉,刀疤强不禁怔在原地,神色也不像刚才那般嚣张,但人多归人多,刀疤强毕竟是刀口饮血过日子的一方大佬,如果这场面震住他的话,那他就不叫刀疤强了!收住神的刀疤强,淡定的看着陈胜,轻声的说道: “狗胜,你应该知道梁汉民是谁的儿子,也应该清楚,如果今天你动手的话,是和谁开战,老爷子会善罢甘休吗?”刀疤强的脑子转的不是一般的快,知道平常人唬不住眼前的肖屠夫,直接搬出了老爷子这座大山来!听到刀疤强的话,首先不爽的就数安山了,他还没开口,刀疤强就直接跳过去把老爷子抬出来,看不起他? “哈哈,强哥,你也真是越活越到劲了,昨晚,我差点命丧黄泉,那时我怎么没见老爷子出来说声公道话呢?都是明白人,梁汉民找的这些亡命之徒,如果他不靠他老子的关系,他能攀的上?我刚才对你的小弟兄也说,这是我狗胜和他之间的私事,当然今天贸然去您场子抓人有些不妥,待到他日兄弟我从楚市凯旋归来,定当登门道歉。”陈胜的话,说的很含糊,没说出个鼻子眼来,没搏逆老爷子的意思,也没就此摆手的意向,这让站在那里的刀疤强愤怒的盯着对方…… 沉默许久,待来都没啃声的安山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和梁钟鸣之间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铁,如果他儿子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出了点啥事的话,他安山也就回去种地去吧。 往前走了数步,丝毫不在乎站在陈胜身边河马的剑拔弩张,微微看向陈胜的安山,淡淡的说道: “狗胜啊,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老爷子给过你承诺,但前提是什么,你比我清楚,年轻人气盛,做点糊涂事,那是情有可原,赶尽杀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给我个面子,这事就揭过去吧……” “别人的面子不给,但安老您的面子,狗胜一定要给的,人我肯定要放的,绝不会让他再受任何一点委屈,但绝对不是现在……”听到陈胜这话,安山紧皱着眉头,看着对方,声音冷峻的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 “我想安老您已经想到了不是吗?”待到陈胜说完这句话后,安山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顿时他明白了陈胜如此高调甚至不惜与刀疤强开战,从‘追梦人’内把梁汉民抓出来的意义了,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图谋是正在楚市处理外市事务的梁钟鸣…… 赶紧抓起手机的安山,顾不得陈胜站在身边,径直的拨通了梁钟鸣的手机,可电话连响了数十声没人接通,一时间,安山紧眯着双眼,看向陈胜,意欲杀之! 梁钟鸣在外面的姘头不少,但子嗣只有梁汉民这一个,知道是因为年轻时不自爱,染下一身病的梁钟鸣,已无生育能力的他,把所有的希望和宠爱都集梁汉民一人身上!刚把疯狗李奇和王福山接出医院,正和两人商量着新的一批货如何安稳的出走之际,他突然接道了港城一名自己手下的电话,陈胜把梁汉民从‘追梦人’撕走的事情,看到人不在少数,第一时间传到梁钟鸣在港城小弟耳里那更正常不过了,继而,当梁钟鸣接道这个电话后,愤然而起,在谩骂刀疤强无能之际,赶紧组织人员,直接往港城驶去!路上的梁钟鸣连拨了安山和刀疤强几个电话,当时已经在路上的安山,把事情的经过简单阐述了一遍,在得知自家儿子放出暗花阻杀陈胜未果,这才引起对方反弹的梁钟鸣更是心急如焚,这个小兔崽子,如果他狗胜真是那么好杀的,哪还轮到他找人动手,老子在港城不就安排人手了吗? 占得先机的陈胜,是否给安山这个面子,梁钟鸣不得而知,从肖屠夫种种凶狠的表现中可以看出,这厮是个心狠手辣的主,现在儿子又在他手里,岂能不让梁钟鸣担心!不断的催促着司机快点开车,这次回去,梁钟鸣为带那么多人,只坐在一辆奔驰商务内,三名保镖,毕竟港城是他自家地盘,找人的话,比这里要方便的多!现在的梁钟鸣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安山身上了,希望肖屠夫还没冲昏了头…… 银白色的奔驰商务飞速的行驶在省道之上,呼啸而过的白杨树,让坐在车内的梁钟鸣无暇去观看,一心只想着赶紧回港的梁钟鸣,手握着电话,希望能等待到把边的好消息!可是,就在这时,一辆原本在奔驰前的货车突然刹车,这让一直提速的司机,仓促调转车头,猛然冲出来的另一辆轿车车身与其直接相撞,高速运转的奔驰商务,顿时被侧身撞翻过去,坐在车里的梁钟鸣被坐在身边的贴身保镖,拼命护着,在汽车落地的那一霎那,好在省道下面都是绿化带,茂密的松柏也减少了汽车落地时的阻力,继而,只翻滚了两圈,又径直的正面摔在了那里! 虽然有保镖的保护,性命无忧的梁钟鸣,但此时已经伤痕累累,愿坐在副驾驶上,受伤较轻的保镖,赶紧下车,蹒跚为梁钟鸣打开车门,就在这时,从那两货车和轿车内,下来了四五个手持利器的大汉已经冲向了绿化带,眼疾手快的保镖,拉着梁钟鸣就跳向了旁边的护城河!也就在这时,刺耳的警笛声响起,原本追下来的几名大汉紧皱着眉头,最后不得已只得放弃跳水追逐的想法,开着自己的汽车,快速的扬长而去…… 而就在这波人刚走,散落在商务车上的手机,缓缓响起,已经跳水的梁钟鸣,怎么也接不到了安山这个电话…… 站在土山山顶的陈胜就这样若无其事的看着安山,让出去的香烟被对方拒绝了,陈胜也不生气,笑容依旧,就在这时,陈胜兜里的手机再次响起,看了一下号码,陈胜缓缓的接通!约摸一分钟后,陈胜轻声回答道: “不用自责,他要是什么好死的话,那他就不配当我狗胜的对手了!可以了,我从未奢望,能一击即中,能混到现在,谁没点保命的技巧,他死了,我去楚市会高处不胜寒的!”说完陈胜,笑着挂上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