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嚣张,跋扈的狗胜哥 - 超级保安

第247章 嚣张,跋扈的狗胜哥

韩虎的眼神一直盯着那道身影,直至那两人推开了那扇,自家强哥领走前千叮嘱,万吩咐不容有失的包间们时,韩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加快脚下的步伐,甚至于不惜直接穿过舞池,推开正在那里玩乐的人群,以最快的速度到底了那个包厢门口,可当他用力去推开房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已经被对方从里面堵住了…… 房门推拿声,让原本‘玩’的真起劲的陈胜,微微转头,笑着对站在门口的河马说道: “让他们进来……”说完这句话,陈胜松开自己的脚拐,脚底在梁汉民的那高档的衣服上擦了几遍…… 当韩虎冲进那尿骚味极弄的包间时,看到梁汉民捂着下体,缩成一团,大声惨叫着什么,原本包间的两个学生妹,吓得蹲在一遍畏畏缩缩!眉头紧锁的韩虎看着站在原地望向自己的陈胜,当他看到陈胜那招牌似笑容时,他就已经确定眼前这个青年,就是这段时间声名鹊起的肖屠夫。 作为刀疤强低下的头号大将之一,韩虎即便现在心里也没底,甚至说有些打怵,但脸色还是极其阴霾口气极其不善的对陈胜说道: “肖屠夫,这个地,好像不是你该来的吧,这个人也不该是你能动的……”如果换做他人,韩虎会二话不说上前直接把他剁成肉酱,但现在不行,准确的说是真的不敢,人的名,树的影,再加上亲眼看到过,肖屠夫四拳击废徐禅的场景,继而现在的韩虎之所以硬起,完全是为了那可笑的面子! “不该的地,我来了,不该动的人,我也动了!”微微抬头的陈胜,双眸犀利的看向韩虎,继续说道: “你认为就拼这几个人,能留得住我?”就在陈胜说完这句话,‘唰’的一声,一般短刀从河马的袖口划落在了河马的手心之内,被其紧紧的握住,只要陈胜一声令下,他丝毫不会有任何停留的冲上前去! “不耽误你做生意,这是我与他之间的私事!”说完陈胜,单手撕起梁汉民那头乌黑相当有型的头发,猛然用力,拉着就往门口走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韩虎被河马轻轻的又手推开,两人就这样扬长而去,五六名大汉站在那里,连个屁都没敢再放! 撕着河马的头发,一路走来,原本正在舞池中间摇曳着自己身体的年轻男女们,此时纷纷让出位子,一脸煞气的河马手握短刀四处警惕着,目光从不在任何人身上停留过几分的陈胜,径直走到门口,猛然用力,单臂就把梁汉民仍在了昌河车上,随即两人开着汽车,缓缓的驶出闵行街! 缓过神的韩虎,这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顾不得自己那被狠扇的面子,一面催促着手下的马仔,乘车去追赶,一面掏出手机战战兢兢的跟刀疤强打着电话! 此时正与安山坐在一家茶楼内,细谈徐禅事情的刀疤强突然接道了韩虎的电话,在听到自家手下那含糊不清的阐述后,勃然而起的刀疤强,嘶骂着。待到他挂上了电话,安山紧皱眉头赶紧问道: “狗胜直接去你场子抓的梁汉民?” “嗯,吗的,这小子也太嚣张了,今天老子要他碎尸万段……”旁人不知道昨晚陈胜是谁被谁阻杀的,作为老爷子的心腹,安山岂能不知,原本以为那小子得到风声会消停一段时间,既然如此嚣张的在郊区出没,他肖屠夫要是如此善罢甘休,容易对付,你老子在港城不都做过了,他还轮到你,你他吗的是吃屎长大的! 已经从安山那得知昨晚的事情,就是这位梁家大少指使的刀疤强,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梁钟鸣唯一的儿子要是在自己地盘里被人带走,出了啥事,他刀疤强也抹不开关系! 两人匆匆忙忙的赶向闵行街,早就已经在路口等待刀疤强的韩虎,在看到郊区安老也在车内,知道事情大透了,赶紧开车领着两人,带了十多名弟兄,风风火火的赶向自家紧跟兄弟所指向地方驶去,车速很快,生怕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肖屠夫,真的把梁汉民给宰了! 南城后沿,一座小土山上,这座纯粹是用混土堆积而成的政府工程,因南城大部分学校还未建成,继而上身光秃秃的,但四周的植被也算茂密,漆黑的夜晚,山顶上的一簇灯光显得极其刺眼! 站在那里的陈胜,微笑的看着痛不欲生的梁汉民,单脚擦在他那只已经变了形的手腕之上,弯下身子,轻声的说道: “梁大少,我和你父亲之间的瓜葛,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你也太高估,你自己的能力!说说,这次准备断那个地方,要不把你‘干活’的家伙给废了?” “你他吗的,有种就跟老子等着,等我爸回来,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哦?我喜欢刺激,就譬如昨天你带给的那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战,我在享受同时,更愿意去享受事后,能带来多大的利益。”说完,举起钢管的陈胜,再一次毫不留情的砸向,梁汉民另一只被河马踩着的腿弯,‘吱’的一声,鲜血渗透了梁汉民的休闲裤,紧随而来的是梁汉民那撕心裂肺的喊声! 也就在这时,数量汽车闷重的发动机声突然充斥在这个小土堆下,不多会,以安山和刀疤强为首的老爷子郊区势力,快步走到了山头! 当他们看到躺在地上已经血肉模糊的梁汉民时,神情愤然的刀疤强,抢先一步嘶喊道: “狗胜,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什么后果?” “后果?那他昨晚在放出暗花阻杀我时,有没有想到后果呢?” “我看你是腻歪了,信不信今天老子让你命丧黄泉。”紧握着砍刀的刀疤强已有跃跃欲试的姿态! “强哥,您托大了,这是南城不是闵行街,我狗胜敢让你的人一路跟在,岂能没做准备……”就在陈胜说完这句话,原本漆黑的土山被数十辆昌河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原本隐匿在暗处百盛的人,纷纷下车,那架势,绝对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