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婚宴(上) - 超级保安

第227章 婚宴(上)

陈胜那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体贴,让姚芳感到甜蜜的同时,微微有些担心!姚芳性子弱,思想单纯,但绝不代表她是一根筋!车台上发箍虽然很随意的摆放在那里,但细心的姚芳还是能从中发现点什么!陈胜与自己亲热时,身上那时有的淡红色发梢,这是为人师表的姚芳不曾拥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姚芳表述着一个事实,这个体贴,甚是让她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不止有她一个女人!这也是她为何在面对自家大舅的事情抱有消极态度的主要原因之一!已过了少不更事的年纪,知道陈胜所做的这一切为了什么,可是,内心极其挣扎的姚芳,还是迟迟做不了决定,甚至于当学校盛传她是被有钱的大老板包养的时候,她都无力反驳…… 顺着姚芳的眼神,陈胜不经意间扫视着车台上的发箍,这个淡红的发箍是属于童佳倩的!这个已知自己男人外面不止她一个的女人,在用这种看似劣质,但确极其有效的方式宣告着自己的主权!宦官家内无弱女啊! 早就看到这一切的陈胜,从未有去阻止过她的所作所为!一个女人既然肯放弃家族的使命,跟着你一个浑身上下一无是处,甚至于还背负着几个刑事案件的男人,这个男人还有什么理由指责她呢?顺其自然吧!这更是陈胜即便和姚芳到了你情我浓之际,仍旧刹住自己的欲望,不突破最后一道门槛的主要原因。 车厢内的气氛有些沉寂!虽然两人时不时只是眼神上的倾情交流,但是都给予对方一个淡而浓情的微笑!谁也没开口去谈论这些事情,两人都生怕一旦捅破,即将失去对方! 撩动着自己那青丝秀发,微微看向窗外的姚芳,思绪不禁回味着她和陈胜之间所发生的种种,一切都如同童话般不可思议!从那句‘旺夫相’,到如今肌肤之亲!陈胜总是以登徒子的形象出现在她的面前,可就是这个‘登徒子’,撬开了她尘封多年的心田…… 从港城到楚市全程高速不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再加上到市区寻找此次宴会的酒店,当陈胜把车停靠在‘风华正茂’大酒店侧门的时候,已经是当日上午近十一点钟! 不得不说,今天这个婚宴的排场确实不小!单单酒店门口挂起的那些热气球就有数十个,横幅上的祝福语言,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是夺目多彩!之所以把车停靠在侧门最主要的原因是正门的停满了豪车,这些车系即便是在国内经济重城沪市,也算是名贵车种! 大厅两边摆满了鲜花,所请的迎宾站在两边,相迎着八方来客!不过走进了的陈胜发现这些迎宾的样貌真不咋的,按理说这么有钱应该请的起艺校的‘好苗子’啊! 可当陈胜携姚芳走到酒店门口,正式见到此次婚宴的男女主角时,陈胜终于明白其原因了!用郎才‘虎豹’这个形容这对新人一点不为过!男主到是长得高大帅气,有点金城武淡淡的忧伤感确实吸引人!但女的长的就有点对不起观众了!即便脸上的粉妆有一指多厚,但仍旧掩盖不住她那满脸的疙瘩和麻子!阴阳眼,一大一小!特别是离近的更明显!身材倒是不错,胸蛮大的,不过就不知里面是不是真东西……绿叶配红花?有点此处无银三百辆的感觉! 当陈胜牵着姚芳的手出现在这对新人面前的时候,这对新人感到甚是惊讶,特别是新娘程菲在惊愕的同时多了几分示威之意!赶紧往前一步走拉住了姚芳的双手,亲切的询问道: “小芳你可来了,我刚才还跟智奇唠叨着你呢,以为你不来了呢!”站在那里的姚芳,即便有陈胜在身边还是有些拘束,笑容窘迫的应承着什么!看到姚芳这个样子的程菲嘴角的弧度更加的清扬,侧头看着陈胜,微笑的问道: “这位是……” “您好,程小姐我是小芳的对象,我姓肖,单名一个胜字!”听着陈胜那落落大方,举止优雅的回答!程菲眉头稍微有些紧锁,但还是礼貌的与陈胜握手!但从握手的顺序来看,黄智奇这个倒插门的女婿,地位就不怎么高!哪有女方抢‘台词’上前做主家的! 不过这些倒不是陈胜所能涉及的!人家愿意,别操啥闲心了!黄智奇一直表现的十分‘低调’,当然其原因是他不敢高调,或者说高调不起来,当他看到姚芳和陈胜一同出现后,心里不抽搐那是假的!不过想想自己的前途,也就是释然了,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老婆身后! “看肖先生这身打扮应该是生意场的?”毕竟陈胜的这一身算不上名贵,但也算是高档货的衣服,不是平常人能穿戴的起的! “对,在港城的做物流行业,听小芳说,程小姐的令尊在楚市的生意蛮大的,说不定有机会我们还能合作呢!”对于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语,程菲可谓是司空见惯,她可不会相信有那一天,程家在楚市算不上大家族,但也是一线中的一员,谁知道你陈胜那物流公司多大一点,合作?做梦去吧!当然表面上,程菲还是甚是‘职业化’! 就在四人站在那里寒暄之际,突然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的冲了出来,拉着程菲急忙忙的说道: “别站在这了,随我去后门接待一名贵客!”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式程菲的父亲,程建华!作为楚市有头有脸的人物,能让其如此紧张的人,可想而知来头有多大! 清楚这一点的程菲,转头让一名迎宾领着陈胜和姚芳去了大厅!来者是客,虽然今天对姚芳示威,找面子的成分有一点,但毕竟没有撕破脸,该怎么做还要怎么做! 对于这点肖大官人,到没什么意见!今天来就是陪自己的女人,只要对方做的不太过分,他懒得去反驳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这是在楚市,人生地不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