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血震三合镇 - 超级保安

第22章 血震三合镇

生长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深山老林内,从小就跟在村里猎人屁股后面流窜整个深山老林的陈胜,有着超乎常人在黑夜里洞察的能力!更有着对危险敏锐觉察能力! 成扇形向胖子靠近的黑影,霎那间的推进,绝对不是常人的正常行为!就在陈胜嘶喊这一声的同时,一个动作麻利的黑影已经举起手中的利器冲到了胖子背面,麻利起身的胖子,赶忙侧身想要躲过对方这雷霆一击,可是距离太近,对方的动作又太快,眼看着对方手中的利器就要劈到胖子时,那把只握在陈胜手中不过几秒钟卤肉用的铁叉霎时飞到对方身前,只听到一声凄惨的喊叫声,刚才还势在必得的大汉,应声倒地!在他的脖颈靠左处,三个如同獠牙一般的铁叉径直的插在他的肩膀上,如此的狰狞,偏移一点对方将性命不保! 山里最常用的猎具不是土枪,不是匕首,而是自制的标枪,这种基本上每一个猎人都会,而且容易制作的利器是猎人们最常用也是最省钱的工具!意、淫枪法十多年的陈胜,在胖子最危机的时候,果断出手,计算好的方位使得胖子虎口脱险! 窜出原本被包夹之势的胖子,满脸的暴戾,借着道路两旁的路灯,迅速推进的数名黑影逐个裸、露在众人眼球中,侧身朝着陈胜方向撤去的胖子,紧握着他那还沾满油水的拳头。已经形成包夹之势,更重要的是对方十多人各个手里拎着利器,从刚才那人敏捷的动作中,不难判断出,这些人绝对不是世面上那混吃混喝的小混混,而是真正刀口上舔过血的打手! 站在原地的陈胜警惕扫视着众人,在扫视众人的同时,他的目光不禁投向远处,那位于三合镇后边的荒林内!那片原本是园林局精心打造的绿色学区绿化带,此时已多年无人打理,漆黑一片,平常不少恋爱的小情侣会往那里钻,而如今,那确成为了陈胜和胖子唯一的‘避难’场所…… 拥有着常人无法睥睨的丛林作战能力的两人,在那里才有真正逃窜的机会…… “等会你跟着我从左边直冲镇后的那片荒林!”发小一起踏遍整个后山的胖子已经意会到了陈胜的意图,猛然点了点头的他,双眸紧爆着盯着对面的数十人…… 而原本在陈淑媛馆子吃夜宵的民工此时一个个如同躲瘟疫一般,身体藏在饭店的最里面,生怕受到波折!只有那位平常少言寡语的陈淑媛此时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单手紧握住手里的菜刀,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很显然她的内心在挣扎着什么…… “冲……”就在陈淑媛来不及做出决定的时候,陈胜的那一句怒吼已经响彻在整个三合镇上空,因为刚才陈胜那雷霆一击使得数十人有些畏首畏脚,此时在听到陈胜这声怒吼以及动作后,迅速做出反映,原本半径在两米的包围圈快速收紧…… 已经率先冲出去的陈胜,侧身躲闪着一名大汉凌厉的一刀,紧握的拳头猛然挥起,狠狠的砸在了对方的太阳穴中,紧跟而来的胖子,顺势借助这名即将倒地的大汉做掩护,原本一百公斤的身躯,在此刻显得的如此灵巧,反身一脚,重重的踢在了他身后那名大汉的肚子上,应声倒地的两名大汉刺激着其他打手的神经,而因为两大汉倒地而露出的一个缺口给予了陈胜和胖子逃窜的空间…… 两名一口气能从山脚窜到山头的青年,加速起来的奔跑岂是他人所能阻拦住的,待到那些大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窜出了的包围圈,然而,就在形式大好的情况下,原本高速奔跑的陈胜猛然回头,双眸紧盯着一脸担忧的陈淑媛,露出了暖心的笑容,瞬间伸出右手,举起大拇指,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姐,别担心我……”一个不起眼的动作,霎时震住了这位平常沉默寡言女人的心,愣愣的站在原地,原本紧握菜刀的右手突然松开,在这一霎那,陈淑媛的心是悸动的,是骚动的!一个男人在生死关头,还能想着不让自己担心,这样的情谊,让在社会上,特别是在那种灰暗的地方摸爬滚打数年的陈淑媛不禁产生了一种幻觉,他不再是那个每天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弟弟,而更像是一个站在自己身前挡风遮雨的男人! 士为知己者死,女人为懂自己的男人而陷入情爱坟墓,也许这种感觉只是霎那间的幻觉,但这对于陈淑媛来说,陈胜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经不再苟同于他人! 霎那间的停留使得冲上前的一名大汉刚好能举起手中的利器砸到陈胜,就在陈淑媛捂嘴,浑身紧张之时,侧身停留的胖子,用他那一拳能打晕一头羊的拳头,狠狠的封在了对方手腕处,‘咣当’脱落在地上的利器声伴随着他骨骼错位声,在这时,显得异常清晰!而对方霎那间的减缓脚步,给予了两人再次流窜的机会…… 仅仅五分钟不到,四名大汉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紧随其后数名大汉,虽然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但在面对这两个战斗力超乎他们预算的小青年时,显得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有底气!特别是在进入丛林后,两眼摸黑的数人,显得更加谨慎,如同兔子一般在遇到树干,能快速做出躲闪的两人,已经窜出了他们几人的视线范围内,只依靠着对方两人奔跑时,那与地面之间的脚步声来判断两人具体位置的数名大汉知道,今晚他们很有可能踢到了铁板上了! 如同他们所预想的那样,在伴随着一名落单走在后面的大汉被爆拳击倒在地,并在瞬间失去战斗力后,他们的噩梦才算真正的开始! 八名还站在那里的大汉,抱团的寻找着两人的踪迹,然而,层出不穷的脚下陷进让他们吃尽了苦头,短短的一分钟,到底是他们事先已经下好的陷进,还是刚刚的设下的!为什么那么多,虽然很简易,但无时无刻不再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他们是刀口上添血的硬汉,他们是无畏各种死亡带给自己的恐惧,但当位置的危险,诡异的笼罩在他们心头的时候,他们有些胆寒了,更有些退缩了! 逐渐进入荒林深处的他们,更加的确定这一点,直径不过一公里的荒林侧成为了他们挣扎的场所,不再像刚才那样趾高气扬,变得畏手畏脚的他们,不像是在追击他人,更像是在躲避着对方那神出鬼没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