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老支书的故人?还是敌人? - 超级保安

第203章 老支书的故人?还是敌人?

今天陈胜这一身盛装是老爷子派人为其量身定做的!没有驾驶那辆自己的凯迪拉克,而是坐在属于老爷子的这辆黑色劳斯莱斯轿车内!宽敞的后车厢,即便坐上陈胜和老爷子两人,也留有很大的空余! 闭目养神的老爷子,并未在车厢内与陈胜多做交谈!双手搭在膝盖之上,但从老爷子那笔直的身板上,陈胜就不难发现这位老人年轻时是何等的威武! 劳斯莱斯径直的停靠在位于城区繁华地段的‘枫叶’大酒店门口,这家港城为数不多的四星级酒店,就是华鑫旗下的产业!总高三十三层,可谓是港城标志性建筑。 老爷子的这辆莱斯莱斯不说是港城唯一一辆,但其厚重的车身以及那老式的装扮,在港城别无分号!继而当守在门口的华鑫高层看到这辆汽车的驶入后第一时间通知了正在里堂的林朝阳! 作为自己的‘老友’,也作为自己争斗了半生的对手,老爷子足以让林老虎亲自出门相迎,紧跟在他身后的便是此次宴会的主角林品如! 车门是林品如上前亲自拉开的,作为晚辈,今天她理当如此!可是让众人丢破眼镜的是,坐在车门前的并不是老爷子本人,而是一身黑色礼服的陈胜,面带着灿烂如初的微笑,一声‘谢谢’后,率先下车的陈胜,伸出自己的右臂,坐在里面一点的老爷子单手扶住陈胜的右臂,缓缓的走下了车厢。 陈胜和老爷子的这一举动,顿时让众人感到丝丝的诧异,有些不熟知陈胜的,甚至把他当成了老爷子的亲属来看待!大脑神经有些错乱的林品如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眼前这位小青年什么时候又和老爷子搅在一起了?倒是林老虎表现的依旧沉稳,在老爷子下车站稳后,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两个老对手,在这一霎那紧握着右手。 “看到你身体那么好,我就欣慰了!要是没了对手来鞭策我,我真怕活不长啊!”率先开口的老爷子以这样一句的幽默,确夹杂着几分针锋相对。 “你个老家伙,你死我都死不了……”说完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从始至终,陈胜就如同一个看客,晚辈般看着眼前这一幕! 林老虎和老爷子并肩走在前,紧跟在两人身后的则是林品如和陈胜!时不时两人双眸的相对,让陈胜觉察到对方对自己的警惕!午宴的主会场是在枫叶酒店的十八楼,但几人却乘着贵宾电梯一同直达顶楼!原因无他,因为在这里住着港城另外一位枭雄。 陈胜不知对方有此安排,待到其恍然大悟之际,人早已站在了套房之内!老爷子和林老虎也丝毫不避讳陈胜的在场,即便林品如也是止步于书房之外,但陈胜却被两人有意无意的领了进去! 套房的书房内,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坐在一盘棋局前认真的思索着什么,即便老爷子,林老虎以及陈胜三人进屋他都没有抬头!站在一边的老爷子笑看着桌面上的棋局,也不啃声,当陈胜仔细品味棋局之时,竟发现是那日自己和林老虎留下的残局,林老虎最终为下那最后一步棋,也许其原因就是想破开此局。 缓缓蹲下身的老爷子,手拄着桌面,轻声的问道: “瘸子老哥,看出门道了吗?”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东县地下无冕之王,周瘸子,周劲松! “你个矮冬瓜,不说话能死啊,没看正忙着的吗!”老爷子的身材和林老虎以及周瘸子相比起来确实有点矮,但跟矮冬瓜确是一点关系都牵连不上,听到此话的老爷子并不生气,不过兴致阑珊的站起身,自顾自的翻阅着书房内的书籍! “老周,你都看了一宿了,歇歇吧,你要见的人我给你带来了!”听到这话,周劲松猛然抬头目光精锐的看着站在林老虎身边的陈胜,沉默少许,轻声的问道: “这盘棋是你布的局?”干笑两声的陈胜恭谨的‘嗯’了一声! “你姓赵?”听到这话,陈胜身子绷直了少许,直言不讳的回答道: “不是,我姓肖!我叫陈胜……” “陈胜?小生……”自言自语嘀咕完这句话的周劲松扶起凳子猛然站起了身,左腿不利索的往前走了一步,笑容有些阴辣,随后继续问道: “你是从肇家浜出来的?” “对,我是从肇家浜出来的,周老您知道那里?”惊愕的陈胜,吃惊不已的看着对方。 “啊?哈哈,好,好,甚好!”周瘸子的反常,不禁也让老爷子和林老虎诧异不已!脑袋转了一圈的陈胜,猛然想到了什么,能从棋局之上看出自己的来势,那么…… “周老,您认识我们那的老支书?” “老支书?对,我认识,不但认识,我是痛彻心扉啊,我这条腿,就是他生生打断的!”听到这话的陈胜背后不禁浸透了冷汗,就连老爷子和林老虎两人都用呆滞的目光投向周瘸子! “本以为此生无望,没想到峰回路转!暮年之际,又给予了我一雪前耻的机会!年轻人好好的活着,别死的太早,不然我真的会遗憾终生。”说完周瘸子豪情万丈的舒展着自己的身子,拍了拍陈胜的肩膀,转身对林老虎和老爷子说道: “今天不醉不归……”说完这位近七十五岁的老人,拉着林老虎,老爷子的胳膊就往门外走去,留下陈胜一人愣在了原地…… ‘咕噜’深咽一口吐沫的陈胜,赶紧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二炮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二炮的父亲,即将过七十五大寿的老支书,已经在家人的劝导下,下山来住,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花山已经被政府强征为旅游之地。 “还没死?”约摸五分钟后,陈胜就听到老支书那让人亲切,但极其让人不爽的漠然声。 “命大着的呢,离死还有段时间,不过,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您老就来给我收尸吧,那个啥,周劲松你有印象吗?” “恩?你见到他了?和他下棋了还是执笔书写字画了?” “是我和旁人下棋留下的残局,他看了一宿,见到我就问我是不是从肇家浜出来的!这到底是咋回事?他可是港城巨无霸之一啊!” “能和老周有交情的这个‘旁人’看来地位也不低啊,狗胜看样子你在港城混的不错,我很欣慰,快过寿了,帮我整几箱飞天茅台,算是孝敬我了!还有这次回来趁着让把姓李的那一桩事给我解决了,整天叫嚷个不停,烦都烦死了……” “不,我在问你正事呢,老支书咱可别打马虎眼,会死人的!” “放心好了,如果他不想我走出肇家浜打断他另一只腿的话,那么在你不够资格和他对峙的时候,他是不会怎么着你的!” “别啊,他都七十好几了,我才二十啷当岁……”就在陈胜还没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