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针尖对麦芒 - 超级保安

第201章 针尖对麦芒

陈胜的认错在众人眼里并不算什么‘侮辱’!反而是一种荣耀所致!能让老爷子如此质问的年轻人,在港城真的是不多! 近六旬的老爷子坐在那张属于自己的凳面之上,轻压右手,众人纷纷落座!鸦雀无声的东方阁甚至能听到众人的呼吸声!目光投向老爷子的众人,等待着他的开场酒。 并无任何架势的老爷子,如同老大哥般侃侃而谈,不曾涉及到任何生意场上的事情,时不时逗人的话语引得大家微微一笑!整个宴会现场的气氛,被其拿捏的相当到位!没有死气沉沉,也不会太过于熙攘! 喝着自己的酒,吃着桌面上的菜!谁都不敢造次,但老爷子身边的老人都知道,吃饭只是一种形式,真正的会谈将在饭后的那场茶话会…… 精致的菜肴把整张八仙桌摆放的满满的,酒过三巡的老爷子起身领着几位身边的老人,一一向众人敬酒,纷纷起身的‘来客’,恭谨的应对着这杯酒水,生怕出现什么纰漏。 待到老爷子几人走完一圈,站在陈胜身边之际,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这个不断带给他们‘惊喜’的小年轻。 挑不出任何瑕疵的举杯,碰杯,面带自然微笑的脸颊,给予他人自然不做作的感觉!陈胜的所表现出的‘大家风范’,不禁让人折服,就连紧跟在老爷子身后的梁钟鸣都找不到一丝的纰漏!一饮而尽,老爷子并不像对他人那般转而到下一人,反而站在原地微笑的对其说道: “听说前段时间林老虎以茶会友,与你秉烛夜谈。棋艺博弈中,你所设下的‘珍珑棋局’至今林老虎未能破解?”听到这话的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目光看陈胜的眼神有所不同,有些期待着下文。 “确有此事,喝茶聊天是有,但下棋并未想老爷子说的那么夸张。” “哈哈,年轻人谦虚是好的,但过度谦虚就成虚伪了!林老虎的水准和脾性我是知道的,我很欣赏你对林老虎说的那句话‘富贵险中求’。你也确实在这样做,而且做的很好!我看好你,晚上一起听小曲……”听到老爷子的这番话,众人不禁伫立在原地注视着陈胜,能被老爷子留下来听小曲的人,那可都是老爷子的心腹啊!不过众人从老爷子那句话中也嗅到了一丝端倪。‘富贵险中求’?这意味着什么?众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一块镜面,亮堂着呢…… 自己和林老虎喝茶下棋以及所说的话,陈胜从未想过能瞒过老爷子的耳目!从始至终,陈胜都未曾在林老虎面前表过任何态!这也是为什么老爷子今天会把他安置在第二席面的原因! 老爷子侧身让位其他几名‘老人’敬酒,陈胜表现的依旧中规中矩,待到轮到梁钟鸣时,两人对视轻笑一番,随后各自举起酒杯虽然依旧一饮而尽,但明眼人一看便知,两人都不待见对方! “奔五的人,很少再起胜负之心,但是今天我看到你,却有了这份心思。”放下酒杯的梁钟鸣侃侃而谈的说道。 “梁老是港城的泰山北斗,能与您‘同场竞技’,绝对是狗胜的‘福气’,不管成败几何,单单其中受益,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渴望一役,但又怕高处不胜寒……” “啊?哈哈,好一句‘高处不胜寒’八两啊,很久没有碰到那么有意思的年轻人了吧!不过现在你主管港城以外的事务,你们碰面的机会少喽,有些可惜了……”已经走过身的老爷子笑着说道! “老爷子,您忘了狗胜如今的身份了吧,他可是华鑫的红人啊,如今华鑫在外市出了那么大的纰漏,这样一个人才,林老虎岂能放在家里不用?机会是有的,但我就怕年轻人,过于轻狂了!”霎时间因为梁钟鸣的这句话,使得陈胜整个人被孤立在这东方阁之外,华鑫的人,华鑫的红人,什么概念? 但此时的陈胜表现的并未显出紧张之色,反而大度,沉稳,笑着回答道: “我是华鑫的职工不假,但若说我是华鑫的红人那就有点不切合实际了,打工仔而已,不过若是梁老有这个兴趣,我狗胜岂能不奉陪到底?我想以我如今在华鑫的功绩,申请去他市扩展市场,华鑫高层很乐意看到的。” “好,好,好!那咱们可就一言为定喽……”再次斟满杯中酒水的梁钟鸣,举起酒杯,这次陈胜微笑点头,模仿对方的样子,举杯同饮!原本一场老爷子安抚自己手下的宴会,却成为了陈胜和梁钟鸣之间博弈的舞台!有人已经在为陈胜的年少轻狂而暗自惋惜,也有人暗暗窃喜,对于梁钟鸣的手段,这些老人他们是知晓的,心狠手辣而且诡计多端!能成为老爷子左膀右臂之人的老人,岂是无能之辈? 对于两人的‘宣战’,老爷子则一直保持着默许的态度!在他看来,能在市外解决这个‘新贵’在好不过了,毕竟在港城,孙二娘,王海都是比较棘手的角色!但陈胜之所以今天托大的接下这个战书,其主要目的就是在为完成和林老虎之间的协议坐着铺垫! 对人不对事,我不代表任何一方,我之所以帮助华鑫,针对的是和梁钟鸣这次赌局,仅此而已。 双方抱着不同的思想,同样的目的以这种形式交织在一起,是两方人都愿意看到的!这是陈胜真正意义上的和老爷子这波港城庞然大物对峙,无论成败,他陈胜终将被载入灰色势力的史册! 有了陈胜和梁钟鸣的这出‘大戏’,剩下的晚宴就显得索然无味了!众人已经开始在为陈胜这个年少轻狂的青年默默祈祷了,祈祷着他,别横尸他乡,梁八两一旦出手,绝不会留下任何的后患,这是众人都知道的事情…… 没有因为树立这么一个大敌,而感到丝毫不适的陈胜,即便在随后的茶话会上,依旧保持着波澜不惊的态势,他的这幅模样,看着众人眼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难道他就真的一点不担心自己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