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你算个什么东西 - 超级保安

第200章 你算个什么东西

梁钟鸣享受着众人投来的那恭谨目光!坐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有些年份了!他最舒心的就是这个时候,掌控别人的思维和行为!这才叫做上位者。 “此时此景不禁让我遥想当年啊,那时的祟鸿苑虽没有如今人才济济,百家争鸣。但也算百花争艳啊!特别是掌管这东方阁的孙二花!那可是一名奇女子!落入红尘,但却出淤泥而不染!本以为她会终其一生!但奈何还是拜倒在男人双胯之下!自以为找到了一个好人家,幸福一生,可是五年前的那场政治风波,却险些让那个男人一无所有!人常说,红颜祸水,这一点都不假!如果不是孙二花跟了他,也许那个男人也就不会如此落魄,不过好在他回头是岸,现如今依旧风光无限!这全都是老爷子的功劳啊……”侃侃而谈的一段话,把矛头直指郊区孙二娘,而现在谁都认为陈胜又是孙二娘的姘头,这话中之话就不言而喻了! 听完梁钟鸣的话,众人的脸上纷纷露出了会意的笑容,当众人把目光都投向坐在第二席面的陈胜时,却发现这个小年轻,表现的异常的冷静和稳重,低着头喝着自己的茶水,也没有表现出要去接对方话的意思!南城肖屠夫不过尔尔吗。 但是坐在陈胜旁边的安山能清晰的感觉到陈胜那只放在凳面上的手中把红木材质的凳面攥得‘吱吱’作响!由其身上所散发出的煞气,绝对不是那些刚出道的小年轻所拥有的!他动了‘杀心’…… 然而倚老卖老的梁钟鸣自认为对方好拿捏般,继续说道: “我听说坐在二席面的那个小年轻,叫什么来着,对,狗胜,现在和孙二花的关系颇为暧昧。这件事情,我想他比我要知道的清楚,要不你来跟大伙说说具体细节……” “啪……”红木材质的凳面,生生的被陈胜折去了一角,这让坐在二席面的众人,不禁惊愕不已! 送掉手中的红木段,拍了拍落在腿弯上木屑,缓缓抬起头的陈胜,笑容依旧的回答道: “如果人都活在过去之中的话,那就没什么乐趣了,谁没年轻过?谁没年少轻狂过?谁没落魄过呢?梁老,我记得您在跟着老爷子之前,拉过皮条,当过老鸨!甚至还差点冲动去当‘扬州瘦驴’(高级鸭),如果您一直都活在这段记忆里,何来如今的风光无限呢?” “砰……”愤然起身的梁钟鸣生生的一掌把门前的茶盅敲碎!随着这声声音的响起,不少和梁钟鸣交好的老人纷纷起身,双眸怒视着坐在那里波澜不惊的陈胜!随后便听到梁钟鸣近乎咆哮般的嘶吼声: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如此质问我?”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一直是梁钟鸣心里一道不可弥补的伤疤,是谁现在拥有梁钟鸣如今的地位,也不愿别人当众提及。更何况也没人敢,而如今,一个小毛孩竟如此肆无忌惮的阐出这段往事,岂能不让梁钟鸣气愤,甚至于恼怒,如果这不是在祟鸿苑的东方阁,这位年过四旬的‘老人’,肯定会不惜一切手段制对方于死地! “我算什么东西?能和您平起平坐,我想我们应该是同一物种!” “笑话,如果不是靠着那个骚娘们,你有资格坐在这里?” “说这话,梁钟鸣不觉得脸红吗?你忘记当初是怎么攀上达官贵族的吗?还有注意你的用词!安叔今天凌晨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觉得很受用。”听到陈胜峰回路转的把矛头又丢向了安山,坐在他身边的安狐狸,心里嘶声嘀咕着什么。 “任何事情,任何地位和权势,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你梁钟鸣有十年的时间坐上第一席面,我狗胜用四个月的时间坐上第二席面,如果你给我十年时间,我会坐在哪个位置?”就在听完陈胜这话,梁钟鸣准备愤然而起,上去打人之际,老爷子那爽朗的笑声,以及苍劲有力洪亮的说话声,从屏风后面传来: “哈哈,十年后你坐我的位置……”听到这句话,众人纷纷起身,这中间也包括一直坐在凳子上波澜不惊的陈胜! 这是陈胜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假想敌人’。满头银发,个头不高,但显得十分孔武,黑色的中山装把其整个人的气质承托的相当到位!他每走一步,都带给人由心的震撼!众人异口同声的那句‘老爷子’全都是发自肺腑之言,这位老人是借着改革开放的大浪潮,生生的一拳拳打下这如今的基业!任何人都不会小看他,即便是陈胜这个已经把其当成对手的‘敌人’,也不禁深深敬佩着对方。 举手之间的那股由身而发的气质,没有数些年上位者的经历,是做不到的!特别是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更是让人忌惮,胆寒,甚至于不敢和其对视! 走到自己的位置前,拍了拍椅背,侧目看着陈胜的老爷子,指着对方重复了刚才那句话: “十年后你坐我的位置……” “狗生不敢……” “哈哈,还有你肖屠夫不敢的事情?不过你有一句话,我很赞同。枭雄不问出身贵贱!做事不问过程如何,只看结果!老梁啊,都奔五的人了,拿小年轻开什么涮!传出去显得你梁八两没了肚量和城府!”嗜血的梁钟鸣以前在跟着老爷子的时候,即便是在击倒对手,也喜欢从对方身上放出八两的血,从字母意义上来看‘梁八两’并无其他,但如果了解他的过去之人,都会不禁为他的血腥而不寒而栗! 继而陈胜了解梁钟鸣的以往事迹,那么也就应该知道他这个外号的由来!老爷子的这句话,表明上是在质问梁钟鸣没有肚量,实际上是在敲打陈胜,小年轻你别年轻气盛的,不然,他老梁头真的会放你八两血。 “老爷子教导的是,八两受教了!” “狗胜啊,要你今天先坐我这个位置,找找感觉?” “狗胜不敢,老爷子,狗胜知错了……”能让陈胜在公共场合认错之人,自打他来港城除了当初的刘光,就数如今的老爷子,即便当初在面对童彤的咄咄逼人之际,他陈胜都一直跋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