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踹开寡妇的门(下) - 超级保安

第2章 踹开寡妇的门(下)

民风质朴善良,也造就了肇家浜人的胆小怕事,又加上李氏三兄弟又是周围十里八村有名的村横,使得肇家浜人更加没人愿意为一个寡妇出头! 喊她王寡妇,其实在她过门当天其新婚丈夫就意外死于脑溢血,这种本不该不发生在小年轻身上的疾病,确在那天晚上的降临在他的身上!村里的风言风语一直不断,长相姣好的王寡妇一直是大舌头妇女攻击的对象,克夫命,狐狸精等等一系列的流言蜚语满村飘!再加上村里的男人总会有意无意的瞟上着这位在他们眼里美若天仙的女人一眼,继而使得的王寡妇在肇家浜更是不得人心! 话说像她这样的女人,即便二婚也应该好找对象,和丈夫自谈的王寡妇,两人婚前感情一直很好,即便其丈夫死去这两年里,王寡妇一直都秉承妇道,在村长的帮助下开了全村唯一一家超市,一直守在赵家,照顾他唯一的母亲,久而久之,知道她脾性的众村民开始慢慢接受这样一个女人的存在。即便是接受,真正交心的还真是没有…… 哪个女孩不怀春?其实这句话也针对男性,当陈胜在第一眼看到王寡妇的时候,内心的那份悸动就久久不能让他释怀!经过光顾她的那家超市,使得村里不少妇女开着陈胜的玩笑,对于这种玩笑,陈胜总会露出他那憨憨的笑容,一笑而过,并不反驳,也不承认! 陈胜对于王寡妇有情,全村人都知道,虽然王寡妇今年已经二十七,八岁,但乡下的劳作岁月并没有在这个女人脸上留下痕迹,依旧水嫩白皙,即便是赶粗活的手,也要比旁人粉嫩许多!闲暇时候,陈胜总会不吭不响的跑到王寡妇家的农田里,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人心并非铁做的,时间久了,王寡妇对陈胜也少了那份对男性的戒心,但一直秉承中规中矩的陈胜,没有做过任何越轨的行为,即便是王寡妇相邀,陈胜也没有踏进过她的家门! 李三对于王寡妇的锤炼三尺在周围十里八村的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有个在镇里当二把手的叔,再加上其三兄弟这些靠着烧窑也都起了家,继而,在这里说句难听点话,就连当地派出所的人,见了他的面都要礼让三分!前几次倘若不是怕影响不好,李三就直接霸王硬上弓了! 和其他村里的两个臭味相投的兄弟喝了几杯‘马尿’的李三,在其兄弟的鼓动下,开着他那辆在当地算是‘豪车’的普桑,三人浩浩荡荡的来到王寡妇门前,即便王寡妇随即堵死了院门,但岂是正值壮年李三等人的对手,在对峙了几分钟后,院门被李三撞开! 大声的嘶喊并没有引来同乡人的帮助,就连平常对自己不错的村长,在这个时候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倒不是说他不愿出头帮忙,老胳膊,老腿的出来也是送死! 酒精已经彻底麻醉了李三的大脑皮层,满脑子都是王寡妇脱光衣服的模样的李三,如同一头饥渴多年的野狼一般,在冲进院子的霎那间,便扑向了王寡妇,作为婆婆的老人,还没走出房门,就被李三的一个同伙锁在了里屋,任由老人哭天喊地,都没有回应,另一名同伙一面淫、荡的大笑着,一面用身体堵住院门,看着李三那粗鲁的行为! 挣扎在李三怀里的王寡妇,竭力的嘶喊着!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候,她脑海里不禁呈现出了陈胜那赤膀在农田干活的场景,从最初的‘救命’到随后嘶喊着陈胜的大名,恐惧让隐匿在王寡妇内心深处的那份悸动激发出来…… 拼命奔跑的陈胜,不顾一切的向王寡妇家冲去,随后在不知道谁家院口撩起一把铁锨的陈胜,整张脸露出了狰狞的面容,紧随其后的胖子和二炮,丝毫不落陈胜半分!在即将到底王寡妇家,听到她那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时,猛然冲进到王寡妇家门口的陈胜,用力的踹开了寡妇家的大门…… 陈胜没练过什么铁砂掌,硬气功之类的格斗必备!从小就调皮的他,一直跟着村里或者隔壁村的老猎人上山打猎,虽然这些年,以前的荒山被重新利用起来成了景区,但从小就和野兽近身搏斗过的陈胜,所用招式那是实打实的置人于死地,正直青年的他,也是力气倍涨的年龄,原本依靠在王寡妇原本身后的男子,虽然也算是条汉子,但因多喝了几杯,走路脚下都打滑,对付一个女人还算麻利,但当陈胜这一脚从门外狠狠踢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窜了出去,即便倒在地上,还滑行了少许,一副狗吃屎的模样,这下摔的是不轻,过了许久还没站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原本正在施暴的李三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侧头看着满眼通红,面色狰狞站在门口的陈胜,李三整个人散发出愤怒的之色,拳头紧握的李三,单手甩开怀中的王寡妇,不等从屋里冲出来的伙伴冲上前去,被打断好事的李三,已经向陈胜冲去,沙包大的拳头,高高抬起,一副至陈胜于死地的派势…… 抡起手中的铁锨,已经被愤怒冲昏头的陈胜,手上已经没有轻重,在对方即将靠近自己的时候,陈胜就甩出自己的铁锨,重重的砸在了李三的身上,‘砰’铁锨砸在对方身上发出厚重的刺耳的声音,而就这时,拍马赶到的胖子和二炮,不分三七二十一直接冲向李三的另外一名同伴! 既然称之为村横,不单单是李家兄弟多,更重要的是,各个都是散打高手,虽然喝了点酒,虽然在阴暗的庭院内,被陈胜偷袭成功一铁锨差点盖在脑门之上,但身体后仰,跌跌撞撞后退数步的李三,还是站稳了脚步! 双眸充血的李三,举起拳头在停下少许后,再次冲向陈胜,早就已经被愤怒冲昏头的陈胜,也不顾自身的能力,如同死士一般也向李三冲去! 近身格斗是陈胜的强项,曾在丛林之中,成功在和野猪对峙中逃脱出来的陈胜,有着高于常人对危险敏锐的察觉!每每李三拳风即将砸到陈胜脸上之际,这小子总能鬼使神差的躲过对方这一拳,虽然在身体对抗中,正处在发育期后期的陈胜不是正值壮年李三的对手,但拼着一身硬气和无畏的霸气,让原本无论从格斗技巧,还是身体条件上都相差很多的两人,互相对峙起来! 陈胜的成功拖住李三,也给予了胖子和二炮施展能力的机会,如同拍黄瓜一般,把那个被酒水侵蚀的差不多的男子拍到在地,并又补了刚才那名被陈胜踹到在地男子一板砖,转过头的两人,如同两头饥饿的苍狼一般,拿起手中的‘利器’猛然的向李三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