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占得先机(下) - 超级保安

第195章 占得先机(下)

突然造访的刘光,让二炮显得有些惊愕!没有对他人那般‘跋扈’。即便二炮知道自家狗胜哥已经和刘光之间因为站位问题,如今各立山头,但二炮几人在见到刘光后,还是恭恭敬敬的把其迎到百盛物流公司贵宾室! 二炮表现的很殷勤!端茶递烟,而走进贵宾室后的刘光则直言不讳的对其说道: “二炮,有些事点到为止就算了,别争得鱼死网破!那样对谁都不好!百盛成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已经树敌不少了!别再徒增没必要的麻烦。”双手把茶杯递到刘光手中的二炮,缓缓落身坐在他的对面,微微抬起头看着对方,轻声的回答道: “刘叔,虽然我不知道您和狗胜哥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这声‘叔’我还是待叫!您所说的这件事,从头到尾,百盛都是被动挨打一方!打开业以后,我们就秉承了以和为贵的宗旨,从不会先去招惹谁!可是,有些人他就是想狠狠的拿捏百盛!别的事不说,刘叔如果您站在狗胜哥的位置上,您会怎么做?”颇有老支书几分风范的二炮,说起话来,有理有据,不卑不亢!他的这番话,让坐在其对面的刘光陷入了沉默。 许久之后,再次开口的刘光,轻声的回答道: “在这件事上,我承认他们做的是过分了一点,但是……” “但是,大前提是狗胜哥先得罪了童市长的妹子是吗?刘叔,您不觉得这个借口很牵强吗?肉弱强食这个道理我们都懂!但是狗胜哥的一句话我很是赞同,我们都是有底线的人!哪怕我们是山间的一支微不足道的野花,我们也是有脾气的!” “呵呵,你的意思就是谈不拢?” “最起码现在是这样的,无论是谁,都不行!” “想过后果吗?” “刘叔,您好像忘记了我刚才所说的话,我们是野花,但我们比那些名贵花种,活的更坚强。一场大雨,就够了,首先枯萎的肯定不是野花……” “这是你的决定,还是狗胜的决定?不需要再商量一下?”听到这话的二炮,脸上的笑意更浓,很劣质的‘挑拨’手段!但往往是最出其不意的!可是刘光他用错了地方,对错了人! “刘叔,您的这句话,让我对您仅有的尊敬荡然无存!真的,回去吧!这里是南城!”简简单单的一句‘这里是南城’霎时抹杀了刘光所有的幻想!这里是南城,这里是肖屠夫的地盘,这里是百盛的地界…… 二炮是目送着刘光走出百盛铁门的!两人都知道,在他走出这道铁门之际!刘光彻底的在陈胜众人心中的地位,荡然无存! 刘光的回复使得安山再也无法安然的坐在沙发上了!双眸紧眯着的他,站在窗口眺望着远处昏暗的路灯,此时已经是凌晨二点多钟!站在其身后的童彤和王麟山,眼巴巴的看着安山那肥硕的背影,此时此刻的两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悄然赶回南城的陈胜,看着百盛铁门内那灯火阑珊的场景,脸上的笑意变得浓郁起来!当其敲开铁门,开着汽车径直的停在院内之际,原本正在一边吃酒的众人纷纷起身,无论是百盛,还是红星的人…… “耽误各位兄弟休息的时间了!突发事件实在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就显得我狗胜矫情了,我敬各位一杯!”下了车的陈胜,在说完这句话后,自斟自饮了满满一碗白酒!他的这豪爽的一面,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共鸣!呐喊声,叫好声纷纷响起,随后便是众人喝酒的‘咕噜’声…… 刘光来此充当说客,也是陈胜未曾想到的!更让他不曾想到的是对方临走之际对二炮说的那句话!再怎么撕破脸皮,陈胜骨子里还是感激这位‘刘叔’可是他的那句话,让陈胜更加的看透这个人吃人的社会! 悦耳的和炫音声,在陈胜归来近半小时后响起,拿起手机的陈胜,看着屏幕上那‘安山’两个字,陈胜嘴角上扬的幅度更加的清扬!陈胜一直都在猜疑中,策划着此事!他赌的就是这件事情老爷子并不知情!当然这种‘赌博’是建立在大环境的深透解析下完成的!结果,从目前来说,完完全全是按照陈胜所预想的那样,有条不紊的发展着! “安叔,那么晚了,您老还没休息啊?” “哦?是吗?安叔能有如此雅兴与狗胜秉烛夜谈!狗胜岂有拒绝之理?行,行,我在百盛恭迎您的大驾光临……”站在陈胜身边的二炮,在看到陈胜缓缓挂上电话后,面带微笑的问道: “那老狐狸肯亲自出面了?” “嗯,敞开大门,打亮路灯,作为晚辈我们待做出一个晚辈的样子,站在门口恭迎安叔的到来。”说完这句话,陈胜和二炮对视一眼,随后‘哈哈’大笑着迈步走向大门。 酒红色的宝马缓缓的驶入陈胜等人的眼帘,对于这辆宝马陈胜并不陌生!曾几何时,这样一辆豪车,让陈胜望而生畏的差点与童佳倩擦肩而过!而如今,当陈胜再看此车,已无当日‘窘迫’,甚至于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俯视对方…… 陈胜率先一步走到停在众人面前宝马后门的位置,亲自为坐在后排的安山拉开车门,作为郊区老资格,老辈分的安山,他理应受到如此待遇。 “多日未见,安叔又富态几分啊!看样子这段时间安叔的生意是蒸蒸日上啊!”待到安山下车后,紧握住对方右手的陈胜,笑着寒暄着。 “哈哈,我这人和凉水都上膘,这跟生意可挂不上钩,倒是肖总您啊,生意是越做越大啊!” “哪里,哪里,养家糊口,那么都弟兄等着吃饭呢……”平淡无奇的开场白,却是话里藏刀,一老一小的两个狐狸,以这样的开场白,为自己牟取最大的利益。 随后上前与童彤和王麟山打招呼的陈胜,并未显示出任何的不适,反而在外人眼里,如果不知道此事的话,还以为他们是多年未见的老友般! 亲自引领着三人往百盛里面走去!此时原本在大院内喝酒的众兄弟已经纷纷撤去,不过,因为时间仓促还留有残羹剩饭在那里。 “嗯?看这情景,刚才这里正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聚餐啊,肖总什么事情让你们如此高兴?我听说,你不是刚丢了一批福元电子的货件吗,怎么还有心情吃喝啊!” “丢货,赔了钱,就不吃饭了?安叔您这逻辑有些不对了,虽然这次丢了福元电子厂的货件,但是我们接了一笔更大的生意……” “哦,有多大?能不能照顾,照顾我们这些‘老人’?”停下脚步的安山,直盯着陈胜,而此时的陈胜脸上的笑意很浓,抿着嘴,回视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