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可交,可深交 - 超级保安

第192章 可交,可深交

从自己姐妹王丽那里,知道一些关于陈胜家庭背景的黄芝蓉,知道陈胜是被父母抛弃在外的孤儿,继而当她听到自己表妹这无心的话语后,顿时脸上变得有些难堪!她的这个难堪落入了柳成明的眼里,不禁想到了什么,可还没等他们为其辩解,陈胜却在愣了一下后,随后回答道: “可能吧,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没见过我父母。我是被当地老支书收养的!”虽然陈胜在说这话的时候,依旧笑容如初,但三人都听出他在说此事的时候,声音有些微微颤抖。陈胜的这句话让整个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柳成明更是给予了柳成橙一个严厉的目光…… “对,对不起,我,我以为……” “呵呵,没事,都二十多年了,我都习惯了……”陈胜说着话,并没有任何深意在里面,在肇家浜,陈胜确实没少受那些势利眼的白眼!虽然这一直是陈胜内心的一处伤疤,但现在也不是连碰都碰不得,毕竟对方是无心之举! “肖老弟,我堂妹她,没有她意,只是……” “柳哥,我有那么矫情吗?”当陈胜撑开双手做出一副‘无奈’的姿势后,众人不禁‘呵呵’笑了起来,也应他的这句话,化解了刚才的尴尬…… 茶馆的雅间不大,但很别致!有点小桥流水人家的那种意境!落座的不是三人,不曾想到柳成橙也会跟着三人一起!有了刚才的唐突,深知自己说错话的柳成橙‘自报家门’的充当着煮茶人员,从她那行云流水般的姿势来看,陈胜不难发现,对方在煮茶方面是老手。 “我这个堂妹,可是煮了一手好茶啊,旁人是没有这个机会享用,今天我可是沾了肖老弟您的光,我才喝的上……” “那我就有点受宠若惊了!这要是传出去,我可要被那些柳小姐的‘橙汁’(粉丝)们绞杀在金陵了……”听到陈胜这话,两女没少带着玩笑的口气调侃陈胜! 这场茶宴,不但拉近了几人之间的关系,陈胜更是从两人若有若无的口气里嗅到了一丝港城政治上层的变动,虽然陈胜觉得可能有些出入,但绝对大差不差。 一个官二代向自己请教港城郊区的事宜,而且话中也有拉拢之意,这是什么信号?说明这位不到三十岁的副处级干部要下放到地方了,很有可能第一战就是港城郊区!结合着上次在王海那里得到信息!很有可能就是马天明上调之后,空出的位置由柳成明来接任。当然这只是陈胜的猜测,万一马天明没有上位呢?这些政治操作根本不是陈胜所能料想到的! 喝完茶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在茶馆附近找了家还算不错的酒店,陈胜在和柳成明以及黄芝蓉互换了电话后,独自一人走向酒店内部! 黄芝蓉,柳成明以及柳成橙并未直接回家,而是返回茶馆,三位很久未见的亲戚好生聊了一番!现如今黄芝蓉也算是体制内的人了,虽然在某些方面有些过于单纯,但大局观上,确有着常人无法睥睨的优势!从小受家里熏陶的她,在坐回座位后,直接开口问道: “二哥,我二舅的意思是让你下派到港城?” “八九不离十吧,港城纪委书记陈戍国和黄家有些渊源,也算是黄家在港城的一面旗帜,这几年金陵李家和董家频频在苏北有所动作,这让我爸以及你大舅,三舅,三叔有些顾及,虽说现阶段苏省的重心还在苏南,但苏北也在被上面重视起来。更何况苏北经济底子薄弱,也容易出政绩!港城郊区的马天明已经通过陈戍国和黄副厅长联系了,有望向港城政府再走一步,空出来的区长的位置,是处级职位,家里的意思是让我去那里锻炼一下。”柳成明话说的很直白,毕竟眼前的这两位女人都是他本门的直系亲属,不需要再隐晦什么! “那要恭喜二哥了,三十岁不到,就升至处级干部。这在国内也算是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啊!”坐在柳成明身边的柳成橙调皮的说道。 “得了,别寒颤我了,咱大哥二十七岁就正处了,如今他在正处的位置也待了有五年了!估摸着这次咱家和黄家为了在苏北阻击李家和董家,会把大哥下派到那里,刚好也能升上半级!” “哦?哪个城市?什么职务?”政治嗅觉比较敏感的黄芝蓉,随即问道! “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楚市!楚市的常务副市长。” “楚市常务副市长?那不是跟廖叔搭档了吗?”听到柳成明的话后,柳成橙惊愕的脱口说道!廖建民,楚市本地派掌舵人,如今官至楚市市长一职,但攀上柳家这颗大树也是近几年的事情,所以还有一届就要退居二线的他,铁定会把柳家送过来的大公子很生培养一番,毕竟要为自己的下一代打牢基础!听到这话的柳成明微微点了点头,并未说话…… “对了芝蓉,你说那个陈胜是王海的……” “嗯,而且是单线的那种,做人,做事听王丽说很有分寸,而且拿捏的很准!就连大熊都对他推崇至极……” “哦,能让大熊推崇至极的男人,没点真功夫可不行。那他怎么又得罪了董家那小子?”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上次听他那口吻,港城灰色势力比较乱,单从我个人角度来分析,这一次大熊陪我去港城,明着是保护我,实际上也有任务在身!” “嗯?这话怎么说?” “在我们提前去的时候,我三叔曾找大熊谈过几分钟,神神叨叨!而且我爸也打电话叮嘱过他什么……”听到这话的柳成明会意的点了点头,斜躺在座椅之上,喝了口茶水,随即说道: “看样子,不单单是咱们觉得那个陈胜是个人物,就连黄副厅长都动了纳才之心……” “二哥您的意思?” “此人可交,可深交……”沉默许久的柳成明,喃喃的说出了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