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衙内(上) - 超级保安

第189章 衙内(上)

猛然回头的陈胜,看到一身制服的黄芝蓉带着几分惊愕的表情站在其不远处的台阶上,在她的身边站着一位约摸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男子打扮的中规中矩,但从他那挺拔的身躯,以及由身而发的气势来看,陈胜不难发现这个留有小平头的男子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子弟! “黄小姐?”惊愕的陈胜,在愣了一会后,随即发应过来的他,和黄芝蓉一同向对方走来…… “肖总,您怎么来江宁了?怎么?来这有事?”已经从王丽那里得到了陈胜基本信息的黄芝蓉,知道陈胜手下有家物流公司,继而才如此称呼对方!听着黄芝蓉这话,露有几分苦笑的陈胜,随即说道: “好了黄小姐,您就别挖苦我了,我算什么总啊,充其量是给别人打工的!来这确实有点事,我的车队在这里被扣住了。你怎么在这?” “我现在就在江宁工作,学着小丽下基层锻炼一下。车队被扣了怎么回事?”听到黄芝蓉的这句话,陈胜心里猛然一惊,黄芝蓉的家庭背景陈胜是有所了解的,看着她肩膀上的肩章,已经想到她如今地位。 “营运证的问题!先前那一个过期了,新补办的已经下来,但没拿到手,这不我赶紧从当地调出证明,来处理这事……”听到陈胜这话,不单单是黄芝蓉,就连站在他身边的那中年男子,都不禁眉头有些紧锁! 苏省作为国内经济发展最快的省份,为了更快捷的处理政府有关事务,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全省联网,如果陈胜所说的是真的!那么江宁这边只需要从网上调取港城当地的证明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陈胜亲自来跑一趟。 “肖总,不应该啊,现在苏省内务网络已经全省覆盖了,不需要您在亲自走一趟了!”听到这话,陈胜苦笑几分,摆出一副无奈的姿势,这个姿势已经间接的向黄芝蓉和那名男子透露着什么信息…… “您的证明我能看一下吗?”说完的是那名中年男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啊?可以,黄小姐,这位是……”陈胜一边从包里掏出证明,一边轻声的问道! “哦,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表哥,柳成明……”简单的介绍,并未涉及到他所干职务,不用说,依照黄芝蓉的家室,肯定又是一个衙内子弟…… 在把证明递给对方的同时,陈胜不忘礼节性的紧握着对方的右手,寒暄了几句后,便不再打扰对方认真的查阅证明,按常理来说,营运证这方面是和交管大队这一块不怎么搭界的!如果他非要在这方面做文章的话,作为车主来说也无可厚非,毕竟国内的体制就这样,各部门之间虽说不能过界查办,但有协查之职。当然这就要看上面领导的态度! 很显然这一次,对方为了给陈胜‘致命一击’早就已经把这个环节给做到位了!这才有了如今事情发生。 可能是因为柳成明看到自家表妹和陈胜之间的谈话比较亲切一点,觉察不是普通朋友的原因,继而在查阅的时候很仔细,约摸两分钟后当他缓缓的合上证明后,缓缓的说道: “确实是已经办理好了,只是为发放而已,这种情况应该是属于合法营运!”本来就因陈胜上次的那番做派对他抱有很强好感的黄芝蓉,已经在王丽的口述下把陈胜当成了打入敌人内部的‘自己人’如今又听到自家表哥如此证明,那既然来了江宁还被自己知道,就不得不管了! 拿着证明,并未通过前台的值班人员,黄芝蓉,柳成明领着陈胜直接往交警大队主事人办公室方向走去。 主管交警大队的是一位姓何的中年男子,原本刘杰找他办事送礼时,整个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但如今当他看到柳成明,黄芝蓉两位亲自来督办此事,整个肥大的脸颊变得谄媚起来,当四人落座之后,更是让人为四人看茶倒水…… 拿到证明后的何队长,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陈胜提供的证明,坐在四人对面的他,露出苦涩的笑容,随后说道: “柳副局长,黄科长,这件事情,虽然是我在督办,但是这件事情是由董区长亲自过问的,我……” “董区长?”听到这个职务,柳成明眉头紧锁的看着的对方,双眸犀利,炯炯有神,散发着无形的威严…… 被柳成明盯得浑身不自在的何队长,深咽一口吐沫,心里不禁打着颤!原本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怎么就牵连到几个家族之间子弟呢! 在这种近乎的煎熬的沉默中,何队长轻舒一口气后,喃喃的说道: “其实是董区长的儿子董冰震,董公子亲自打来的电话,柳局长,您看,我这……” “行了,何队长,我理解了!作为一个执法机关的大队长,是否应该按照正常程序来呢?而不是成为某些高官子弟的私人部门,这事,以最快的速度给我解决了,我不希望再看到拖拉现象……”一边擦着自己额头上的冷汗,一边点头哈腰的何队长,此时心里如同打碎了五味瓶般难受,柳成明虽不是他这个部门的顶头上司,但柳家和黄家是族亲,而且柳家也是金陵上流家族中的一员,虽说不是什么红色家族,但无论是官场势力,还是商界势力遍布整个金陵,这样的人,岂是他所能得罪的…… 这位大佛,不是只是陪同黄芝蓉来熟悉江宁事务的吗?为了突显自己的刚正不阿,还特地没有出门陪同,可怎么就发生这种事情。 虽然不愿得罪董家公子,可更不愿同时得罪柳家和黄家。硬着头皮的何队长,只得亲自督办此事,深怕下面再出现什么纰漏…… 人常说,朝中有人好办事,这句话一点都不假,如果只是陈胜自己一人来此办事,即便拿着证明,手续齐全,估摸着在那位所谓的董公子的‘淫威’下,这位何大队长,也会一而再的推脱此事,甚至会加以‘极刑’。 这就是典型的国内官场衙内作派,即便对方不在体制之内,但人家的一句话,可别县官管用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