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血祭商盟(下) - 超级保安

第187章 血祭商盟(下)

看着陈胜手中那把还在滴血的短刀,一时间,整个会场的气氛,陷入到了惶惶不安之中!谁都没有想到林国栋会在今日当众撕破脸皮,谁也没有想到,肖屠夫会以如此残忍的手段给予反击!一切都变得不可挽回,虽然陈胜这边只有三人,但没人敢小瞧他们的能力,无论是孙二娘还是肖屠夫,亦或者那个轻而易举就击倒三人的小青年,都是悍将,拼命厮杀的话,绝对有能力百人之中取林国栋以及商盟几位大佬的脑袋…… 整个场面陷入了诡异的沉寂之中,看着止步不前的数名保安,以及那微微后退半步的林国栋,陈胜脸上的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孙二娘是我陈胜的女人……”侃侃而谈的一句,让众人把目光都投向了站在人群中间的陈胜。 “那日她所受的屈辱,我陈胜总有一天会百倍偿还,相信我说的话,我从不和死人开玩笑!林国栋以及那几位老不死的给我听好了,在港城有你们就没我陈胜,不管谁护你,不管你们的后台是谁,我一定会血洗商盟。”就在陈胜说完这句话,原本紧握在陈胜手里的那把短刀,脱手而出,径直的插在了门口那张牌面之上,牌面上‘商盟’两字,被这把锋利的短刀,一分为二!原本那属于野猪的血液顺着刀柄‘啪嗒,啪嗒’的滴了下来!‘盟’字被从中间裂开,分为‘日,月,血!’这样的一个组合,仿佛是在衬托着陈胜刚才所说的那句话,终有一日,他要血洗商盟。 做完这一切,转身单手紧搂着孙二娘腰间的陈胜,如此从容,如此大步的走向自己的凯迪拉克!站在原地的顺子,眼眸死死的盯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保安们,在陈胜登上汽车后,他才转身跳上自己的皮卡,两辆汽车一前一后,扬长而去…… 原本一场商盟用来积威的开业典礼,却成就了肖屠夫的凶名!一人,一刀。当他刀尖所向,剑指商盟之际!他陈胜,已经完成了从新人到枭雄的蜕变!没人敢轻视他所说的那些话,也没人敢质疑他所说的那句话!全身而退的陈胜,在用事实告诉众人们,什么叫魄力,什么叫做霸道,什么叫做霸气外露…… 从来到走不过半个小时而已,但这半个小时,确让每一个在场的大佬和老板们胆寒!陈胜用极其血腥的手段,向众人宣告着,谁掺连此事,那就是和他肖屠夫做对,那就要死磕到底,不死不休。 这样一件轰动港城郊区灰色势力的大事件,如同长了翅膀一般传到各个老牌势力大佬的耳里,听到此消息的老爷子,沉默不语,眯眼看着窗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原本坐在藤椅上的林老虎在听到此消息后,猛然站起了身,脸上露出了浓郁的笑容…… 今天的郊区是平静的,但又波澜壮阔的!那位年仅二十二周岁的小青年,用一种近乎疯狂,霸道的方式,宣告着他的强势!而他的那句‘孙二娘是我陈胜的女人!’不知羡煞了多少女人的心,倘若有男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如此对自己,那么她们死也愿意。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孙二娘,并没有因为那浓重的血腥味,而变了姿势!从上车就沉默不语的她,眼光死死的盯着专注开车的陈胜,这一刻,她觉得是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没有人能体会到她内心的那份悸动和跳跃。 一个男人,用他独特的方式,来宣告着自己的幸福,这样怎么不让孙二娘倾心和感动?双眸内夹杂着泪光,当缓缓扭头的陈胜,看到孙二娘如此表情之时,伸出空闲的右手,轻抚着她的脸颊,笑着说道: “怎么了?是不是被你家男人,霸气外露所折服?”没有心思于陈胜开玩笑,听完这句话的孙二娘,不问此时的陈胜还在开车,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尽情的哽咽着,喜极而泣的孙二娘,在呜咽之际,咆哮,嘶吼的喊道: “狗胜你个王八蛋,非要把老娘感动的痛哭流涕,你才高兴吗?你给我听好了,我孙二花是你肖狗胜一个人的,永远……”抚摸着孙二娘的秀发,单手看车的陈胜,脸上的笑意很浓,随口接道: “家里有换洗衣服吗?我这一身地摊货,算是可以扔了……” “有,有,你要什么都有……” 回到红星的孙二娘,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激吻着身边的陈胜,这一次处于被动的陈胜,只有回应的份,即便自己全身被扒光平躺在床上,孙二娘依旧不依不饶的侵袭着对方! 这是一次另类的爱情动作大片的演出!虽然主角依旧是陈胜和孙二娘两人,但抢镜头的确是妩媚终生的孙二娘!使出了全身解数!犹如媚娘一般,贪婪着陈胜身上的每一刻肌肤,当那张加固的大床,发出‘吱吱’的响声时,坐在上面的孙二娘,弯腰捧着陈胜那张坚毅且无比性格的脸颊,尽情的挥洒着什么。最原始的动力,最原始的交合,使得两人彻底沉醉其中…… 不知疲倦的征讨,是在陈胜接到二炮电话后,才有所缓解,缠绕在陈胜胸膛上的孙二娘,静静的聆听着自己男人和二炮的电话内容…… “狗胜哥,查到了,福元老总,王福山这段时间频频往城北方向跑,据他手下的一名老司机透露的消息,这段时间,他多次和华源药业的童彤有所交际,听说福元电子厂,最近在郊区开发区新拿了一块厂房地,价格是市价的一半,而且还被列入了重点发展企业,税收方面一面两减……”二炮的话,并未让陈胜感到意外,童彤这个小心眼的女人,不知得到了谁的好处,沉不住气,在百盛和红星内忧外患之际,终于出手了!这个童育民的亲妹子,靠着李玉婉,肯定和金陵那边的某些小头目有些关系,她也是在用这样一种手段,逐渐瓦解百盛物流公司的声誉和生意,动作很小,也很细微,但确能狠狠的制约百盛的发展路线!这一手够阴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