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血祭商盟(上) - 超级保安

第186章 血祭商盟(上)

作为商盟第一届会长的林国栋有着南方小男人特有娇瘦身躯!尖嘴猴腮,但眼睛出奇的大!四十出头,小平头显得整个人很有精神!原本依托着和安山那称兄道弟的关系!这位外来户在郊区可谓是顺风顺水,上次围剿孙二娘事件,就有他的推波助澜和煽风点火!事败之后他并未想其他大佬那般紧张不已,反而极其的淡定的把此事汇报给安山!这位精明的南方人,有着常人无法睥睨的洞察和分析能力,在他的认知里,老爷子绝对不会允许有着港城第一情报站之称的红星在郊区一家独大。 果不其然,在事败后的第二天凌晨,稳坐钓鱼台的林国栋就接到了安山的电话!从他隐晦的意思中,林国栋嗅到了一丝让其迅速变大,变强的法子!商盟的应运而生,少不了林国栋的东奔西跑,但如今所整合的势力,使得他绝对有资格也有能力,笑傲整个郊区!即便是自己对手红星和百盛,在他的眼里也已经不具备了同等对抗的资格!所以,这一次借着商盟正式挂牌之际,有着示威意味在里面的林国栋,就要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挫败和羞辱对方一番,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不死不休,那就不必再留什么余地。 伴随着陈胜的那辆酒红色凯迪拉克径直的停开在商盟门口,原本喧闹会场,霎时变得寂静起来,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门外,原本正在大厅内和一些交好的势力大佬以及老板聊天的林国栋,在看到陈胜和孙二娘同时下车后,精锐的目光内,更夹杂着一丝歹毒和凶狠。 不紧不慢的走出会场,脸上挂着灿烂笑容的林国栋,见到两人后,先是‘哈哈’一笑,随后伸出自己的右手,紧握着陈胜的手掌,声音洪亮的说道: “肖老板能来,商盟蓬荜生辉啊!我原本以为肖老板习惯了躲在女人怀里吃奶,没了那份气魄了呢?”开场白的针锋相对,使得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要开打了啊。并未向众人想象的那般,陈胜不怒反而路程了谦卑的笑容,随后说道: “哪里,哪里,我只不过顺道来看一下,林会长在帮我暂时打理的场子,别弄花了,弄脏了,以后就买不上好价钱了,对了,二姐,我觉得这个大门侧朝街口看着碍眼,过段时间,我准备把这扇门改成正朝街面,做人吗,堂堂正正,走什么歪门邪道!您说呢,林会长?”反客为主的陈胜,以他那霸气外露的气势,瞬间,扳回了劣势,也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听完陈胜的这句话,林国栋那原本跟屎壳螂般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声音有些冷峻的说道: “哦?肖老板那么有魄力?就是不知道肖老板具不具备这个能力了?对了,肖老板,你来这,不会空手而来吧,都穷的没钱买贺礼了?”第一次见人如此不要脸的索要贺礼,其实也是林国栋在暗中炫耀着整个郊区知名企业老板目前大部分都已经加入商盟,你一个守着破物流公司的二流老板,手里有个屁啊…… “哪能啊……再穷给林会长送行的钱还是有的……”就在陈胜这话说完,一辆后兜上蒙着黑布的皮卡缓缓的驶向会场门口,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顺子本人…… 下了车的顺子,从后座上搬出了一个托盘,托盘被红布盖上,里面鼓鼓的!当顺子径直的走到陈胜身边时,离得近的众人还能闻到浓郁的血腥味。 微微后退半步,掌面朝内的陈胜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轻声的说道: “林会长,这是我送给贵会的开业贺礼,请笑纳……”说完,陈胜双眸盯着脸色已经铁青的林国栋,右手猛然掀开红布,霎时间,整个会场陷入了一片寂静和恐惧之中! 只见托盘上,一头野猪头,还在流着鲜血的摆在那里,猪眼狰狞瞪着前方,嘴角的两个獠牙,在此时显得异常让人胆寒,在猪头之上一把锋利的短刀,从头顶穿进猪头内部,整个场景显得异常的恐怖。 看到这一幕的商盟‘保安’们纷纷冲出了会场,以扇形的姿态,怒视着陈胜!笑容不减的陈胜,瞪着对方,随后开口说道: “听说林会长是南方人,南方在开业的时候有个习俗,喜欢在桌面上摆上一只烤乳猪,祭天!我呢怕林会长忘记了自己的祖宗,特地托人去找,奈何,我那朋友会意错了意思,整了一只野猪回来,而且时间紧迫,我也没来得及卤,继而就直接把头带上来了!我还听说,在林会长的家乡,也有分割烤乳猪的习惯,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就不容您亲自动手,我来……”说完陈胜猛然拔起插在猪头上的短刀,手腕猛然用力,挥舞着手中的短刀,一时间,整个猪头面目全非,那样子被刚才更加的慎人…… 脸颊已经铁青的林国栋,双拳紧握着,恶狠狠的回答道: “肖老板倒是费心了,不过我更喜欢这托盘之上摆放的是您的头……” “啊?哈哈,林会长,您有这个本事吗?不过我可以满足您这个要求,会把你呢头颅和这个野猪头并排摆放,省的以后寂寞,对了,我不单单给您准备了礼物,还给商盟的其他七位大佬准备了礼物,顺子……”把托盘摆在门口的顺子,转身走到皮卡之后,猛然拉开那个黑色后兜,霎时间,七个编制的相当‘精美’的花圈,展露在众人面前,就当顺子麻利的把这七个花圈抬下来之际,三名保安冲了上去,然而,有过陈胜事先的叮嘱,在其三人刚冲上之时,顺子脸上便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麻利的出拳,脚下的步子异常的灵活,风驰电掣之间,那三名保安瞬间倒地,而在做完这一切后,顺子继续干着手中的活。就当其他数名保安还要上前之际,原本陈胜那微笑的脸上霎时变得狰狞起来,随后嘶吼道: “如果林会长,愿意把今天的喜日,变成丧日的话,我陈胜不介意以身试险!”在说这话的时候,那个原本插在猪头上的短刀已经被陈胜拔出,刀尖直直的对准着站在他不远的林国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