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忽悠,接着忽悠!(中) - 超级保安

第181章 忽悠,接着忽悠!(中)

自家闺女啥脾性,王海是再清楚不过了,不说她那嫉恶如仇的心态使得她对混社会的陈胜抱有成见,单单陈胜这吊儿郎当的样子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稳重,知大体才是自家闺女喜欢的性格! 作为一个父亲,王海确实是对自家姑娘有着一番研究,可那是他不知自家闺女已经了解陈胜私下身份,更不知道现在的王丽已经通过陈胜的潜移默化,习惯了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态度!土鳖装深沉的时候,王海没见过,那杀伤力,小母牛都很难抵御。 “这样啊,我家姑娘的眼光倒是让我有点意外,第一次登门,你都带的啥啊?不会空着手吧,你那破箱子里是什么?”饶有兴趣,欣赏陈胜那拙劣的演出!王海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那里的陈胜。 “酒,关山酒场窖藏的十年纯关山大曲,王局,您的最爱……”听到‘关山大曲’这四个字,双眸不禁亮堂少许的王海,意味深长的看着身边的陈胜,笑着回答道: “哈哈,算你有心,晚上准你在这蹭饭了,去厨房帮忙去。”真不把土鳖当外人,这还没当上门女婿的,就直接用上了!陈胜也不多说什么,自顾自的换上拖鞋,也真没把自己当外人,直接往厨房走去! 看着陈胜这副样子,就连走向厨房的王丽都不禁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真是自来熟啊!那双新拖鞋是自己刚给父亲买的! 见到王母,陈胜是好生赞美了一番,什么阿姨您今年到四十了吗?阿姨您这发型可是当下最为流行的波浪卷,可有质感了?什么您这是自然卷啊?那不是天生丽质吗?一边打着下手的陈胜,一边阳奉阴违着,虽然知道陈胜有讨好的意味,但女人吗,天生爱美,更喜欢别人夸自己,继而在做饭的时候,王母一直是喜笑颜开!身子依靠在厨房门口的王丽,看着围着围裙打起下手来,有模有样而且还亲自抄了两个小菜,那颠锅的姿势,颇有大厨样!这不禁让王丽又对他了解了几分! 王母对这个嘴甜,人俊,还会干家务的小青年颇为满意,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王母对城府之间观念不是很浓郁,在她的认知里只要自家姑娘喜欢,比啥都行!陈胜时不时风趣的语言引得母女两人‘咯咯’阵笑,这笑声听在王海耳里,别有一番滋味!甚至王海都在想,陈胜以前是不是做传销的? 在如此轻松的气氛下,王母是超长发挥抄出的菜肴那是色香味俱全,在王丽把其端上去后,引得陈戍国赞不绝口。 就当王母解下围裙,准备走出厨房的时候,陈胜笑着走到她的跟前,从兜里掏出了一张临走时,孙二娘给予他的美容卡,这家美容院是港城最大的一家,里面有红星的股份,针对的就是这些贵妇人们,卡分数个等级,很显然这一张是最高等级的那种! 当陈胜把这张卡递给王母的时候,王母是说什么也不愿意要,毕竟这种事情,她是不敢擅自做主,倒是王丽了解陈胜的底细,往前一步走,劝解着什么,最后王母喜笑颜开的接过了这张美容卡。 和陈胜一起往客厅走去的王丽,小声嘀咕的对其说道: “又是送酒,又是送卡,狗胜你葫芦里倒地买的什么药?” “为将来做王家的上门女婿做前期投资。”说完陈胜不理目瞪口呆的王丽,大摇大摆的往餐桌走去!看着陈胜离去的背影,愣过来神的王丽,肆虐的嘀咕道: “小样,老娘不捏爆你……” 即为家宴也就没那么多酒场上的规矩!王母和王丽,以及‘上门女婿’陈胜也就上座了!不过其三人和马天明都是一个作派,规规矩矩吃饭,听着王海和陈戍国两人笑谈着什么,政治话题永远是他们之间的共同契机点,当然这里的政治是广义上的,国家,国际!至于港城内外的政治斗争,两人是只字不提! 不知是不是重温了关山大曲的劲道,一连喝了数杯的王海,有些亢奋!频频找几人碰杯,从王母那担忧的眼神中,陈胜不难发现,王海的身体从医学角度上来说是处于亚健康状态。 但此时陈胜不敢多言,毕竟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三个男人,哪一个都比自己的地位高,默默的充当着酒司令!酒水到也没少喝!酒过三巡!作为女性同胞的王母和王丽已经退场,桌面上就王海,陈戍国四人!拆开第三斤白酒的陈胜,起身为三人满上,看到今天表现中规中矩的陈胜,王海满意的点了点头! 下面的谈话有些涉入一些港城政治问题,但王海丝毫没有避讳陈胜的意思,这一细微的动作,让陈戍国和马天明会意到了什么。 马天明向王海汇报的严打进展工作也算中规中矩,本来就是王海为上任,立威的一种手段,在这件事情上,郊区政府很是上心!谁也不愿意得罪这个即将手握政法系统的实权常委! 随着话题的不断深入,陈戍国终于说出了这次带马天明来王海家的意图,港城市副市长王福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了,估摸着这次王华明真的退位后,他也跟着下去了!这个主管港城经济建设肥缺是不少处于马天明这个位置上的‘老人’窥视的,继而他提出这个问题,其意味不言而喻! 说到经济王海和的陈戍国都不是老手,但就目前港城郊区而言,确实没有拿的出手的政绩,王海的话说的很直白,也很透彻,这也是马天明担心的事情。 就在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之际,再次起身倒酒的陈胜,语出惊人的说道: “其实,郊区遍地是黄金,整合一下就是一项不小的政绩。”陈胜的这句话,顿时让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陈胜。王海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随后说道: “嗯?小肖啊,你说说看,倒地怎么个遍地黄金法。”在经济方面有着自己独特见解的陈胜,稳了稳清晰随后正色的向三人阐述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