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说重点 - 超级保安

第176章 说重点

知道自家狗胜哥在做每一项决定的时候,都需要独自一人理清思绪的二炮,在打声招呼后,退出了书房!独自坐在书房内的陈胜,把脑子里整个现在可利用的关系网扫了一遍,最后发现,二级关系网真的不少,但对这件事情用的上还真没有,除非动用刚刚建立起关系的林老虎,他要是插一脚的话,铁定能成,但陈胜还是不愿意用,现在因为资金少,未能操作大项目,这两个路段撑死他们能赚上个五百万那就不错了,华鑫那可是港城第一集团,为了五百万就浪费这次机会,陈胜觉得不值! 死前想起,就目前而言最靠谱的就数孙二娘,毕竟她是郊区的老人,关系网也已经铺开!更重要的她是‘自己人’有些话不需要遮遮掩掩! 接道陈胜电话的孙二娘显然有些意外,这次一下午未见,自己的小情郎就想自己了?少不了一番挑逗,待到陈胜转入正题后,孙二娘那边沉默了一会,才轻声的回答道: “铺路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就像你说的,这次拨款是由省财政厅拨的人,在竞标方面相当的严格,省里很看重这条直通高速的学府路段!郊区的一些领导我也曾让人探了探口风,得到的回复,不是婉拒,而是直接撂底的说道不行!可想而知里面的难度……不过,像你说的老爷子横插一脚,直接把徐老头的儿子扔到南城,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看样子老爷子开始防范咱们了!” “蛋疼啊!这事处理不好,很有可能被徐禅这个小瘪三给一窝端!他是打着政府的旗号在南城发展势力,动不得,只能制约……” “嘿……没办法,这时候只能找你的政治靠山了。他要是肯出面的话,八成。毕竟他马上就要进常委了!而且手里握的是政法系统更是童育民的人。” “现阶段,也只有他了!不过给他提及这事,不能明目张胆的提,要逐步蚕丝,他那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掺连上经济,那就是扯蛋。” “有你扯的厉害吗?大忽悠一个,听说你和他家姑娘关系不错,发挥你的人格魅力,美男计也是三十七计中的一条……” “你就操蛋吧,对了,我问你,淑媛怎么知道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臭娘们,我有种被你买的感觉……” “咯咯,小屁孩,我必须这样做,都做小五了,可想而知我前面还有几个,不联合我的好姐妹,以后我们还有地位!想姐姐了吗?姐姐想你了,下面湿透了……” “天杀的,你个妖精,彻头彻尾的妖精……”嘶吼完这一句话,陈胜随即挂上了电话,看着自己那鼓起的裤裆,陈胜憋屈的想撞墙。 想了半夜,都不知如何下手的陈胜,脑袋里是一片混乱!王海那个‘老八股’,在政治觉悟上是相当的一丝不苟!让他开口真他娘的很难。 平躺在床垫之上,回复着童佳倩那小妮子的短信,陈胜的心情稍微好上了那么一点点!直至大钟敲响十二点的钟声,陈胜才放下手机,昏昏欲睡! 早早起床的陈胜,在院子打了近二十分钟的拳,发泄一下内心的纠结!用温水擦拭一下身上的汗液,不顾因为用力而有些撕裂的伤口,换了身衣服的陈胜,仿佛是想到什么似的,开着汽车径直的向港城公安局驶去。 虽然王海已经铁定将成为常委政法书记,但他办公的地方仍旧没有搬到市委大院内!守着他那间用了有些年头的公安局二把手办公室!时刻提醒自己勤政的王海,每天都会早早的来到局子里,这已经成为了他多年不变的习惯!也就是他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使得下面的人,才更加的有效的约束自己!这就是严教不如身教的道理! 和往日一样,赶到警局的王海,刚踏进大院内,就看到院内那辆刺眼的凯迪拉克,有些端倪的他,思索着什么,走进大厅,坐在等待椅上,有一会的陈胜,连忙起身,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迎了上去,恭谨的喊了一声: “王书记,早……”陈胜出现在自己办公地点,这让王海有些匪夷所思,难道出了什么大事,或者说他有了什么新发现,不过看他那副跟拖鞋扇开的笑容,怎么看也怎么不像啊!大厅内毕竟人多嘴杂,王海‘嗯’了一声,没多做停留直接领着陈胜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这一奇异的景象霎时让众人沸腾起来,一项工作认真,一丝不苟的王书记,在上班的时候也开始接待他人了?这小年轻是谁?他和王书记什么关系,风言风语,霎时传了出去。而且这阵风所波及的范围还真不小。 反身把办公室房门紧关上的王海,不问啥事,劈头就对陈胜严厉训斥了一番,什么事情那么重要,要他一大早就来办公室找自己……对于王海的这翻训斥,陈胜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坐在沙发上的他,自顾自的用一次性茶杯接了一杯水,待到王海说完,轻声的说道: “城西老爷子,开始整合手里的势力,准备从渔湾占据走私主要通道,进行更深一层的海上走私贩毒,这种事情,你让我怎么就不那么急急慌慌呢?”听到陈胜这样一说,王海顿时来了精神,赶紧侧身坐在了他身边,询问道: “说重点,哪那么多废话。” “前些日子,老爷子扶持渔湾常四,并把自己的人直接调了过去,准备强行占领渔湾,以此为中转站,进行走私贩毒。” “这事我知道了,渔湾前些日子还发生了惨案,老爷子的人被三名青年砍了,等等,虽然这案子已经结了,凶手已经投案自首了,我怎么觉得这事和你有关?” “这事,我确实参与了,不过是为了阻击老爷子的阴谋,常四已经利用手中的路线把新型毒品运往其他港口和城市了,等咱们找出证据,黄花菜都凉了。这种事情只得黑吃黑!” “你……你还振振有词了!我问你,你和胖头陀什么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战略合作关系!港城海域那么大,没人走私可能吗?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把危害缩小到最小化,他胖头陀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人家不走私毒品啊,在云南几个贫困县内还捐了数个希望小学,不然,为啥他是当地政协委员,民营企业家呢?坏人也有好坏之分,别一惊一乍的!”直到和肥龙深处,陈胜才知道这位从贫民窟出来的汉子,也有艰辛的一面,也有可歌可泣的一面……听完陈胜的这句话,王海陷入了沉默,就如同陈胜所说的那样,现在他们要做的是从根本上把盘踞在港城的走私毒瘤拔掉,胖头陀虽然也有不法的手法,但他确确实实在做一些好事!换句话说,现在谁赚钱不走点歪门邪道? 看到王海沉默,陈胜知道对方已经默认了自己的说法,那么下面就要直接进入主题了! “这次出事的四个大佬,我私下里都帮你调查了一番,其中城西宝兰建筑集团的徐成山,这些年没少干走私毒品的勾当,而且他在城西的口碑极差,欺男霸女的……”听到这,王海有些眉目了,结合这段时间,自己在郊区所收集的资料,盯着陈胜的王海,一个字一个字的回答道: “说……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