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老爷子的南城制约 - 超级保安

第175章 老爷子的南城制约

当晚陈胜是留在赵家吃的晚饭!具有老家味道的玉米粥,这是陈胜早在数月前就期待已久的主食了!身上还有伤,并没有陪赵铁柱喝酒,但玉米粥硬是喝了三四碗,自家蒸的馒头也吃了两个,这让亲自下厨的陈月华甚是高兴! 晚上八点多钟,陈胜便匆匆的往回赶去,在去陈淑媛餐馆前取车的时候,看到陈淑媛那忙碌的身影,陈胜的心不禁有些难受和落寞,纵使现在在郊区再有势力,那也是一方诸侯,就现在而言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陈淑媛的问题,坐在车里的陈胜,透过车窗小心翼翼的偷看着陈淑媛,最终还是在对方带有几分埋怨的眼神下,陈胜才收起心扉,驱车往南城赶去。 陈胜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回到南城的他,并没有像其他老板那样去查阅百盛物流的账目和货单!本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陈胜从不把大权揽在手里,一个人再出众,他毕竟是个人,不是神!一个掌权者,一定要学会放权和管理这些人,这是陈胜还未出山的时候,老支书经常挂在嘴边的话!那时候的陈胜,总是会被他的这一番话说的不知所云,现在想想,老支书觉得非常人也。 想想,下个月近元旦的时候,也就是老支书七十五岁大寿了!以前,那位性格孤僻,脾气古怪的老人,总是会在这一天拉着陈胜喝的林酊大醉。也许陈胜这海量就是打小跟着他练出来的吧!好几次二炮的父亲现任支书都想给他过一次大寿,但都被他严厉的拒绝!拒绝的理由千奇百怪,但没一次能过成的!上一次老人七十四时,曾在喝醉的时候,向陈胜透露了一点内幕,说的神乎其神,什么天欲葬命之类的,反正都不是啥好词,但老人很期待七十五岁这个大寿,具体为啥,陈胜不得而知!既然老人有这个心愿,作为晚辈的陈胜,怎么能搏了他呢?以前没能力时,还上山淘个鸟蛋,弄些野味为其祝寿,现如今,他土鳖真不缺买飞天茅台的钱…… 书房的台灯,光线不是很强烈,这是陈胜之前特地安排的!因为只有在这种模仿在老支书屋里生活下,才能让陈胜真的静下心来,去看一些书籍!斜躺在顺子特地为其买来的藤椅之上,茶几上放着一壶温度适中的茶水!时而端起茶杯的陈胜,每每都会一饮而尽!喜欢喝茶的陈胜,但很少去品茶,这可能和他的性格有关,都说茶是用来品的,但陈胜觉得,茶是用来消遣的,这就是土鳖为什么上不了台面真正原因!当然,真的要去装什么大尾巴狼,土鳖也能学的有模有样,毕竟喝茶是老支书从小教导陈胜众多本领之一。 目不转睛的看了近两个小时,直至感觉双眸有些酸涩的陈胜,才缓缓的发下书籍,小心翼翼的用书签做好标记,生怕弄折了书页!门外传来了沉闷的脚步声,从那急促的脚步声中,陈胜不难判断出,这是二炮,骨子里就是急人的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如此! 他是唯一一个在进陈胜书房不用事先打招呼的!其他的几位兄弟都没有这个特权,可能是因为他是老支书孙子的原因!在肇家浜那会,就是这样! 端起陈胜放在茶几头的茶壶,对着壶嘴一饮喝了大半的二炮,‘啊’的一声摸着嘴边,随后一屁股坐在陈胜对面,不等他开口,陈胜直接递过去一根香烟,轻声的问道: “打听出来了?” “嗯,港城政府把整个三合镇后沿那段路分为十段,每段一标,差不多前期投资在三百万左右,就目前刘一福所得到的消息,这十段路已经被港城政府机关的关系户要走了五段,走的都是港城常委路子!像郊区这个级别的,连这个权利都没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正如咱们所深怕的那样,老爷子果真出手了,城西一家名为宝兰建筑有限公司承接了其中一段,而这段路刚好直通南城后沿……” “他吗的,那么明显,这老爷子明摆着在向咱们施压吗,修路那么多生面孔,白天干活,晚上就能砍人,直讨我的老巢啊!以后睡觉都不安生!对了,谁带的队!” “宝兰建筑有限公司是城西老爷子手下的一个老牌建筑队!说起这个法人代表和你还有些渊源,叫个徐成山。” “和我有啥渊源?八竿子打不着的,等等,你是说渔湾……”听到陈胜说起‘渔湾’二炮笑着点了点头,轻声回答道: “上次你们在渔湾生刮的那四个大佬里面,就有徐成山这个人,这一次带队过来的是他唯一的儿子徐禅,据刘一福说,此子年轻虽说不过二十六七,但为人老辣,在整个城西都有凶名,最重要的是深得老爷子的宠信。” “世仇啊!老子被刮了,儿子上!查查看还有没有孙子之类,这次直接端了算。”听到陈胜的这句调侃,二炮微微的笑了笑没多做回答,现在不是跟老爷子撕破脸的时候,继而即便和这个叫徐禅的斗,那也是私下的暗斗,明目张胆是绝对不行的。 “那刘一福是什么意思?说出价码了吗?” “只要咱们把这个标跑到手,所有的资金垫付都是他的,利润五五开!大手笔啊!” “他刘一福到还真看的起咱们,巴结都巴结到这份上了,在那个宝兰承接路段前面还有几个标?” “俩个,都是未定的标,港城十几家建筑公司都在争。很棘手!”听到这话的陈胜,陷入了沉思,这是个机会,不管是为了自己资金上的发展,还是阻击老爷子的制约,这两个标,陈胜一定要弄到手一个,最好两个都到手!前期投资都三百万了,修路不翻两倍的利润,没人干的。 单手掐着自己的太阳穴,陷入沉思后的陈胜,就是二炮也不敢去打扰,深怕饶了自家狗胜哥的思绪。 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单单看自己一人不行,还得找孙二娘合计一番,到最后真不行的话,再搬出王海这尊大佛,不到关键时刻,陈胜不想去和王海掺连着这种利益上的合作! 狼来了的故事也侧面告诉陈胜,关系这东西,常走着用一次还灵验,要是经常扯着大气,为虎作伥的话,那就有点旋了。

上一篇   第174章 赵家之行

下一篇   第176章 说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