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乱,乱,乱(下) - 超级保安

第148章 乱,乱,乱(下)

已是强弩之末的戴沐雪,用手狠狠的按住胸口处那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还在不停的向外滴淌着!脸色苍白的她,单手紧握着身边的小黑包,这里存储着安山和刘光利用职专为掩体走私贩毒的证据,虽然不齐全,但足可以让对方手忙脚乱给予华鑫在最后时刻一丝喘气的机会! 作为林朝阳十多年前在偏远山区收养的义女,戴沐雪的培养一直都是备受林老虎关注,虽然巾帼不让须眉的段子,历史比比皆是!但是对于自家女儿林品如,林朝阳一直都不是特别的放心,她心善人慈,但戴沐雪不一样,她有一颗坚定的心,就如同一台经过电脑精密安排好的程序般,她会按照林老虎的指令毫不犹豫的执行下去! 林品如把戴沐雪送到职专,其表面目的是为了分权,让洪山惶惶不安!其实私下里就是调查职专事件,顺藤摸瓜!老辣的林朝阳一直觉得,当年童育民在最后时刻,肯不惜差点牺牲自己的政治生涯来挽救老爷子,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在城西布局那么多年,仍旧没有发现,当杨家老大,老三先后被老爷子用新人废掉,刘光,陈胜这波新人逐渐占据大学城的时候,林老虎才有所觉悟!原来,老爷子的政治的筹码是藏在鱼龙混杂的郊区,而频繁的换人就是为了掩盖什么!带着这数个目的,戴沐雪高调来到大学城,可是她虽然接受过各种系统的培训,包括格斗,反侦察等,但她毕竟涉足社会过浅,没有实战经验,跟老辣的刘光相比,她太嫩了,不然,今天也不会在最关键时刻被他所察觉…… 在这个黑包里,不但拥有让老爷子猝不及防的走私犯罪证据,更有一份今夜凌晨刚发现的关于陈淑媛的调查,很显然,老爷子的二十四小时看护,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让嗅觉灵敏的戴沐雪觉察到了什么,虽然她不敢确定,但当她那这份材料递交上去,自会有人调查!可是天不遂人愿,当一切都即将拨开云雾的时候,她暴露,连逃生的机会也即将丧失!失去了和外面联系的一切通讯手段的戴沐雪,躺在南城职专二号工地上,有点等死的意味,但她并不畏惧,如果第二天有人来上工把自己的事情捅出去的话,那么林老虎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得到这一个黑包,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她不再欠他什么了,该还的,她都还了…… 轻微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南城职专工地上显得异常的清晰,已经昏厥过一次的戴沐雪,在用毅力完成着自己最后的使命,她要撑到天亮,因为她知道在这漆黑的夜晚,她的死,很可能被人轻而易举的掩盖过去,这是南城肖屠夫的地盘!从大环境上来看,他是老爷子扶持的又一新人代表!只不过,他更另类,他的横空出世,崛起的速度以及人脉关系的网络,让现在的老爷子和林老虎有点猝不及防!在这关键时刻,手握红星孙二娘这张大牌的他,地位处于一个比较微妙的地界,他的倾斜很有可能左右整个港城灰色势力的洗牌!当然,这只是分析,至于他有没有这个能力,还是要看事态的发展! 眼皮沉重的戴沐雪,迷糊的看到一个肥硕的身影,步履轻巧的跑到自己身边,就在她想要挣扎之际,一条白色的毛巾捂在了她的嘴上,霎时间,毫无意识的戴沐雪,在昏厥之际牢牢的攥住那个黑色的小皮包…… 与此同时,坐在自己房间内的陈胜,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在接通后,就听到孙二娘那懒散的娇咛的声音。 “亲爱的,想我了?”并没有因为她的这句话,脸上有什么变化的陈胜,正色的说道: “二姐,我现在只能相信您,帮我救一个人……”陈胜的话,霎时让孙二娘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随即严肃的询问着什么,两人一问一答先后只用了一分多钟的时间,当陈胜挂上电话,身子萎缩的躺在藤椅上! 乱!乱!乱!只能用这三个字,来形容陈胜的思绪!一切都变得那么清晰,但清晰之中又那么的模糊!抉择,徘徊在陈胜的心头!现在的他就如同走在一条独木桥中心,稍有不慎就会失去一切…… 近三点多钟,当胖子气喘吁吁的返回里屋时,陈胜猛然直起身子,询问着什么。待到胖子的肯定答复后,随后接过了胖子递过来的那个原本属于戴沐雪的黑包,麻利的拉开背包,翻弄着里面的东西,一台摄像机!一个小本子,一叠资料以及数张照片!拿起照片的陈胜,看着相片上那熟悉的面容,以及拍摄角度,他的心微微颤抖着,又看了一下右下方的日期,显然是今天凌晨一点多钟偷拍下来的,无论从时间还是从刚才所发生的种种来分析,很显然,戴沐雪已经发现什么了,但还没来得及向上汇报这份资料,就被刘光觉察到了。照片上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陈淑媛,以及刘光暗地里交代看守人员的场景。这应该是陈淑媛今天返回自住小院时,被戴沐雪抓拍到的……从这几张照片上,陈胜不难分析出,刘光之所以屈身在职专当保安,其最大的目的,就是以此为目的,监视,看护陈淑媛。其目的不言而喻! 戴沐雪的本子里,记载着这些日子在职专所察觉到的信息,已汇报的她都会在本子右下角留下标注,没有汇报的,便是空白!摄像机内,清楚的记录着,那批制毒机器以及原材料装卸时的场景,其中还有近景图,从这段录像中,陈胜不难发现,戴沐雪就是在拍近景图的时候,被刘光发现的,摄像机关闭的很仓促,留下了一段哗啦的画面…… 胖子早已经退出了房间,站起身绷直身子的陈胜,此时看起来有些颓废,一夜仿佛他老了数十岁一般,胡茬子已经隐约露了出来,直到漆黑的夜空,有些白昼的感觉时,陈胜仿佛想通了什么似得,把戴沐雪所收集的材料整理了一下,把里面属于陈淑媛的资料和相片通通抽调,只留下老爷子的人利用职专做掩体走私贩毒的证据,随后把这些整理好的资料,重新装进黑包里…… 做完这一切,陈胜猛然伸展着懒腰,嘴角上露出了阴辣的笑容,拿起手机,拨通了孙二娘的电话,不等对方开口,直接说道: “二姐,那个女人,要彻底从港城消失,怎么做,我会和你商量!但你要记住,她的存在是不允许露出一点口风……”听着陈胜的这段话,孙二娘的心颤抖了几分,随后轻声的回答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 “还有,您能私自联系上林老虎吗?不通过任何中间人,私自……”这个问题让孙二娘沉默了好一会,随后她轻声的回答道: “能……”听到这句话回答,陈胜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如果有人看到他这个笑容话,一定会被他这狰狞的笑容所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