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一个承诺 - 超级保安

第113章 一个承诺

进入初秋后期,白昼温差就变得大了起来,以往干完工出门喝酒的民工们,都赖在了宿舍里,继而,到这个时节,陈淑媛的小店的生意就大不如以前!十点一刻左右,餐馆里就还零散的坐有一两桌前来吃面的民工,陈淑媛这里的面价要比别的饭馆便宜很多,三元一碗,份量也足,单从现在的物价来算,是不怎么赚钱的!但同样是从农村走出来的陈淑媛,无论外界如何的通货膨胀,只要她够本能裹住小店,她坚决不会涨价,这也是为何她一个女人在这里开店生意还如此火爆的原因…… 随着那两桌民工付钱离去,饭馆内只留有陈淑媛一人收拾着残羹剩饭,每天的这个时候,都是陈淑媛最孤寂,最无助的时候,把店外的圆桌一个人搬到屋内,就在陈淑媛把卷闸门拉到一半,准备弯身走出饭馆的时候,藏在腰包里的那台专用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警惕的陈淑媛打量了下四周,那两三个暗哨此时已经索然无味的躲在树林内,并不是那么敬业。再加上小店里的灯光已经被陈淑媛熄灭,所以,陈淑媛的毫无犹豫的接起了电话!知道这个号码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二姐的孙二娘,而这时候她给自己电话无非是关于陈胜的。 没等陈淑媛开口,接通电话的孙二娘直接对其说道: “妹子,你找了一个好男人,可以依靠的男人,他是一个肯为你去玩命的男人……”听到这话的陈淑媛,手中的手机突然脱落,泪水在这个时候如同闸口倾斜般霎时流淌出来,孙二娘的这句话,她会意,她明白!自己的二姐已经告诉了他大部分的事宜,一直隐匿在心里,深怕自己好不容易爱上的一个男人,会被这么大的压力,绝然离自己而去,但当她听到这句话后,她的内心是灿烂的,是幸福的…… 赶紧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机,等她再想去询问的时候,孙二娘已经挂上了电话,‘嘟嘟’的电话声,也想陈淑媛诠释着,自己的二姐和自己一样不再平静的心…… “啪”的一声把卷闸门关紧,迈着无比幸福的步伐,含泪走回自己所住小院的陈淑媛,直至在紧关院门后,身体还有些颤抖的倚在门栓上,有兴奋,也有对他的担心。 碎步走到里屋正门前,轻柔的打开自己闺房的房门,就当陈淑媛长舒一口,刚把房门关紧之际,一道黑影快速冲向陈淑媛,下意识转身反击的陈淑媛,在对方紧搂着自己的那一霎那,彻底沦陷了,那熟悉的气息,那宽广的胸膛,都是属于自己每天晚上魂牵梦绕的那个男人的! 如同饥渴的野兽一般,那个男人不顾一起的激吻着陈淑媛,嘴巴微微长起的陈淑媛,不敢发出太大的呻吟声,因为她知道在这个小院外面最起码有两个暗哨在监视着这里,每天她就如同住在一个牢笼一般…… 身上的衣物被对方凶狠的撕去,半遮半掩的酮体裸、露在对方面前,少了几分羞涩,多了几分奔放…… 狂风暴雨般的洗礼,使得陈淑媛整张脸颊面如桃花!如同小猫一般卷在自己男人的怀里,抚摸着对方胸膛上还未痊愈的伤痕,微微扬起鹅白色脖颈的陈淑媛轻声的问道: “你怎么来了?这么危险,外面……”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轻抚着对方那傲挺的胸尖,此时的陈胜,脸上挂着淡淡从容的笑容。紧咬着嘴唇的陈淑媛,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她的话,本以为在知道自己的过去后,即便陈胜接受自己,也会过上一段时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胆大妄为的男人,会在第一时间冲向自己的闺房…… “我准备在南城买一片小院,和你这差不多的小院,里屋的装修,我决定全部按照你这里的风格来装修,等啥都弄好了,我就接你回家……”平淡中夹杂着霸气外露,这一刻,无论陈胜说的是否是真话,但陈淑媛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颤抖着紧搂着陈胜的腰间,哽咽的回答道: “你有这份心,就心里就很高兴了,狗胜,别冲动!暂时我是安全的,就像二姐所说的那样,你刚起步,不能树敌太多,而且……” “而且老爷子还是个庞然大物是吗?我知道我狗胜几斤几两,那间属于我们俩的房间,我会一直紧锁着,直到有一天,我能把你从这里接出去……”陈胜的话,让陈淑媛又幸福,又放下心来,作为他的女人,她了解陈胜的脾性,生怕他那如同驴一般的倔脾气,真的会把自己逼上绝路,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这也是她一直不愿告诉对方的真相的原因! 一场秋雨,一场凉!待到陈淑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除了被褥上那熟悉的气息,没看到那让自己癫狂的男人,昨夜无休止的疯狂,让陈淑媛在凌晨的时候,已经彻底疲惫不堪。 懒散的坐起身来,下额微微点了下来,看到自己胸间那被对方激吻的痕迹,陈淑媛的脸上露出了幸福,回味的微笑,疯狂,奔放,野蛮,他就如同一只野兽般,每每都让自己贪婪着他的身子,他的一切…… 轻松的躲开那些昏昏欲睡的暗哨,在悄无声息的走出胡同口时,陈胜打心眼里有种想干掉这些人的冲动,但他不能。趁着还未放亮的天色,转捡小路走的陈胜,在绕到赵静所租住小院前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弯腰在巷弄的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轻步走了上去的陈胜,怔在了那里,轻声的喊了一声: “陈姨?你在做什么?”听到陈胜的声音后,原本弯腰的陈月华愣在原地,大步就要往前走,一个箭步冲上前的陈胜,紧拉着对方的袖口,随后问道: “陈姨,怎么了?家里出了什么事?”缓缓转头的陈月华,紧咬着颤抖的嘴唇,露出艰难的笑容,随后说道: “狗……胜。啊……”说出这三个字,陈月华的眼角流下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