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声势夺人 - 超级保安

第105章 声势夺人

据上次‘水木年华’一别也不过才短短几天时间,在这几天里,陈胜也时常给童佳倩发短信,但就是这般亲昵,也让童佳倩止不住对陈胜的依赖,今天下午刚上完大课的童佳倩,便独自一人,乘坐公交车直达三合镇后沿小镇口,一路上逮着村民就询问的童佳倩,刚好在走到职专工地前的时候,看到正在那里检查进出货车的胖子,又蹦又跳的冲到胖子身边,冷不丁的从后面拍打了胖子的肩膀,心里火燎似的,担心住院的胖子,在受到这种‘惊吓’后,猛然回头,露出了狰狞的面容,但当他看到是童佳倩后,整张脸立刻舒缓下来…… “嫂,嫂子?你咋来了?”原本被胖子那狰狞的面容吓了一跳的童佳倩,在听到他脱口而出的‘嫂子’后,立刻脸上露出了几抹红润,扭捏的问道: “陈胜呢?” “啊?你说狗胜哥啊,他,他出门办事了,估计要一段时间,你……”胖子没什么心计,说起谎话来,有些打颤,特别是面对童佳倩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自家胜哥和她的关系后,胖子更不知道该如何圆这个慌了…… 童佳倩虽然被爱情冲昏了头,但还不至于傻到不冒气的状态,联想到前几天几人一起回去时,那场打斗,童佳倩的脸上立刻变得煞白,随后紧拉着胖子的衣角,焦急的询问道: “怎么了?陈胜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吃软不吃硬的胖子,看到童佳倩这服着急的某样后,心里也不再隐瞒,让货车先行通过后,把童佳倩引到门卫室前,轻声的说道: “嫂子,你别担心,狗胜哥只是昨天淋雨发烧了,现在躺在医院里……” “什么?发烧了?严不严重?住在哪个医院?有人看着没?”一连数个问题,让胖子甚是感到头大,其实吧,具体情况胖子也不知道,他心里也着急着呢,又被童佳倩这么一问,支支吾吾的表情,让童佳倩以为陈胜出了什么大事似的,拉着胖子就要直奔医院的童佳倩,被胖子制止住了。 “嫂子,进医院前,狗胜哥交代过,让我守好南城工地,你看现在才五点多一点,你再等一会咋样?”看着胖子有些作难的样子,童佳倩强压着内心的担心,微微点了点头,在随后的半个小时里,童佳倩是坐也不是,站也不对,时不时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钟!知道童佳倩担心自家狗胜哥的胖子,到了五点半的时候,就把工地上的看门老头叫了出来,交代了几句,就领着童佳倩往医院走去。 南城大部分都在施工,继而在这边打车相当的不容易,直至走过路口,才招手打到一个过路的出租车。马不停蹄的看到医院,在问清陈胜所在的病房后,一路小跑的童佳倩,直接推开了陈胜的病房门…… 猛然看到童佳倩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陈胜,惊愕不已,待到他看到胖子那副‘愧疚’的模样后,陈胜霎时明白了少许,感情这丫头去南城找自己了! 扑到陈胜身边,童佳倩紧张的一连问了数个问题,无非是病情怎么样?严不严重?身子还相当虚弱的陈胜,只得用微笑来回答对方。 二炮几人识相的在这个时候退出了房间,原本空旷的单人病房内,只剩下陈胜和童佳倩两人,缓缓的拉开薄被褥,看着陈胜胸膛上那横七竖八的绷带,童佳倩的眼睛露出了心疼的泪水……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你说你拼那么狠做什么?”隐约中,因为触及到陈胜所干的行当,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担心的童佳倩,只得用这样的语言来责问陈胜…… 艰难的伸出自己的右手,爱抚着童佳倩今天特地打扮一番的秀发,声音略显沙哑的说道: “没啥大事,就是淋雨发烧而已,医生说,今天退烧,明天就能出院了。” “还明天出院?不把身上的伤养好,你就不能出院。”听着童佳倩那霸道的语气,陈胜笑着点了点头。 也许是刚退烧的缘故,也许是童佳倩坐在自己身边,昏昏欲睡的陈胜,在童佳倩笨手笨脚的照顾下,竟然睡着过去了!待到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特地从医院门口买来小米粥的童佳倩,在看到陈胜醒来后,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摸了摸碗底,尝了尝碗中的米粥还算热乎,帮陈胜把头调起来的童佳倩,端起手中的米粥,一口口的向陈胜送着,那感觉,真像是刚入门的媳妇般贤惠…… 就在陈胜住院的时候,整个南城,因为胡八赖的被‘绞杀’,而彻底的乱了起来!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手段,同样的命运,当各方势力在得知胡八赖的惨状后,不禁联想到月前杨老三的下场,是谁?南城肖屠夫?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另一则消息也传遍整个大学城地下势力,就在昨晚,先声夺人的胡八赖,召集近三十名大汉对陈胜一伙,进行围堵,不但没有达到目的,而且,全身而退的不到十人。这样的一则消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南城肖屠夫的个人势力已经极度膨胀,再联想到胡八赖的下场,那些原本已经进驻南城,蠢蠢欲动的势力们,开始盘算着什么,有的势力,甚至已经开始有了和陈胜接头洽谈的想法…… 追梦人顶楼刀疤强的办公室内,被誉为笑面虎的刀疤强,此时已经笑不出来了,咆哮中的他,脸色狰狞,虽说不像当初杨老三那样,摔打着办公室里的装饰品,但已经有两个上前汇报信息的马仔被无端殴打了…… 现在谁都知道南城胡八赖是自己扶持的势力,然而,一夜之间,自家不但没有把陈胜连根拔起,倒是被对方,杀了一个回马枪,手段血腥,极其有震撼力,已经得到消息,南城数个势力开始着手向陈胜靠拢,这样的局面是刀疤强实在不能接受的,更让刀疤强心烦意乱的是,这次的赌注噱头也被人无端放大的传遍整个大学城,现在的刀疤强即便是没有孙二娘制约,也不会阻止陈胜虎口夺食,在闵行街里开设夜场。这也意味着那个曾经被自己看的一文不值的愣头青,已经有势力撼动自己的势力了…… 阴霾着脸颊,目光歹毒的刀疤强恶狠狠的说道: “小子,别得意的太早,鹿死谁手,还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