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 超级保安

第102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小树林前沿的打斗声,已经隐约的传到了陈胜耳中,霎那间陈胜明白了,这是一个死局,针对自己的死局,从始至终,自己都是身在局中,正如孙二娘一次次考验自己,试探自己那样,这次就如同学生学期结束的高考一般,对自己进行一次全方位的检查,一开始她也许就知道了这个局,不单单是她,几乎所有上位者,都知道,包括刘光,也包括陈淑媛…… 想到这,陈胜笑了,笑的很淡定,也很猖狂,肆无忌惮的大笑,充斥在整个树林内外,在这个寂静的白杨林内,显得异常的清晰,二炮听到了陈胜的陈胜,胖子,顺子,河马,即便是距离数百米之外的孙二娘,也听到了陈胜那猖狂,暴戾的笑声,接踵而来的是陈胜那豪气冲天的一声嘶吼: “兄弟们,为了妹子,为了票子,为了房子,为了以后的孩子,更为了那含辛茹苦把我们抚养成人的肇家浜父老乡亲们,也为了我们衣锦还乡的梦想,砍废眼前这些杂碎们,今夜,让我们一起见证历史……”说完,陈胜附耳在赵静耳边,轻抚了一句: “如果我今天还活着,我一定给你个承诺……”说完,陈胜松开了紧搂着赵静的手,缠在右手上的皮带,被陈胜松开半分,这一刻,陈胜气吞山河,虎跃天下,这一刻,他豪情万丈,剑指南城…… 河马那憨厚沧桑的嗓音,如同一声春雷般响彻在夜空之中,那首火风的《大花轿》被他有模有样的高唱起来,身上沾满血迹的他,脸上确露出了藐视一切的眼神,一人如同战神一般守在大院门口,围在他身边的数名大汉,蹒跚的站在对面,看着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同伴,这一刻,他们的心在颤抖。 手里的开山刀已经被染成了血色,嘴里一直高歌着《大花轿》的二炮三人,此时如同狼入羊群般,势不可挡!把自己的脊背留给自己最信任的兄弟,他们放心,他们坚信,即便自家的兄弟倒下那一刻,也不会把自己脊背留给对手…… 也就是这种毫无杂念的信任,让他们大刀所向之处,必将伴随着血雨腥风…… 舒展着自己那强劲的躯体,此时的陈胜,酣畅淋漓的发挥着自己打斗技巧,无论是在面对对方那凶狠的绞杀,还是在面对打手的前后夹击,在他的脸上始终保持着镇定和微笑,嘴里的歌声从他冲进人群的时候,就已经响起,他在告诉自己的兄弟,他还活着,他还好好的战斗着…… 秋风萧瑟,初秋的雨,更是让人琢磨不透!呼啸而过的闪电,照亮了白杨林的各个角落,倾盆而下的雨水,洗刷着众人身上的血迹,撕起的对方的头发,夺走对方手中的开山刀,在付出浑身伤痕后的陈胜,确以压倒性的优势,占据着场上的主动,原本战战兢兢的赵静,此时躲在了一颗一个多粗的白杨树后,不再惧怕,双眸中夹杂着坚信和崇拜。轻声应和着众人所唱的那首《大花轿》,在这一刻,她的心仿佛和陈胜融为了一体。 提刀,挥刀,如同编制成的一道刀网,使得早就已经溃不成军的对方,节节后退。陈胜脸上的笑容更加的阴霾和毒辣,待到锋利的刀锋,再次划过对方的手臂之时,在精神上早就已经败退的其他两人,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往后流窜着…… “来了,就留下点什么吧……”这句以后影响整个港城的话语,今天,陈胜第一次说出口,这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这个时代是属于南城‘肖屠夫’的…… 待到二炮,顺子,胖子三人,蹒跚的跑到陈胜这边时,单手扶住插在土壤里开山刀的陈胜,正朝着他们三人微笑着,在看到陈胜的笑脸后,三人仰头嘶吼。原本躲在杨淑背后的赵静,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虽然她的脚依旧生疼,可是,这些现在对于她来说,根本都不算什么了! 紧搂着走到自己身边的赵静,陈胜猛然问道: “河马呢?赶快回去看看他……”听到陈胜这一声惊呼,众人扭头就往住的地方冲去…… 身体依靠在门口的椅背上,简单的用抹布裹住身上流血的伤口,依旧闷骚样的河马,嘴里叼着烟,此时的他,搬出一台老虎机聚精会神的在那里激情着,时不时随风飘进来的雨滴打湿着河马的脸颊,依旧聚精会神的他玩的不亦乐乎!地上躺着不断呻吟的打手,这样的一个场景看起来有些诡异…… 没有去打扰,坐在那里玩的不亦乐乎的河马,围集在他身边,几人伸着头,陈胜指挥的喊道: “你不压铃铛和橙子,这把铁定输光……”缓缓回过头的河马,露出神秘的笑容,随后说道: “一定要相信科学……”河马的话还没说完,转了一圈逐渐慢下来的老虎机,径直的停在了大铃铛上,猛然站直身子的陈胜,单手失敬的对众人说道: “信胜哥者,得永生……”随后,院子门口响起了一直大笑声…… 大学城的警察总会慢人半拍,待到这边打斗都结束后,刘全才一副猴急的模样赶了过来,下了车的刘全,看到陈胜那微笑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毕竟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左右的,一级压一级,他也不能越轨啊…… 陈胜了解对方的难处,也没有多说什么,这种事情追究起来,没个鼻子眼!不过,刘全的到来倒是给予了陈胜诸多好处,有当地派出所的证明,顺子和河马倒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医院看伤,至于陈胜,胖子以及二炮,皮外伤,自家处理一下就行,知道陈胜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刘全只是象征性的把两个重号,河马和顺子带走,名义上是录口供,实际上是送他们去医院,至于赵静,经历了今晚的事情,她仿佛长大了一般,为了不给陈胜再徒添麻烦,主动要求警察送她回家,在临走的时候,陈胜把其拉在了主间内,单手托着她的下巴,轻声的说道: “我说过,如果我不死,就给你个承诺,我不会负你的,记住这句话……”听到这话的赵静,泪流满面,紧搂着陈胜,随后说道: “我信你,只要我能在你心中有一点存在的位置,我就满足了……” 看着警车呼啸离开的车影,站在门口的陈胜,笑着扭着头对二炮和胖子说: “伤重吗?” “还能再干一场……”说话的是二炮,已经转身回去拿家伙的胖子,在用行动表明着什么…… “来而不往非礼也,兄弟,过看今晚,半个南城就是咱们的了……”

下一篇   第103章 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