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那个吻,也许是吻别 - 超级保安

第101章 那个吻,也许是吻别

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子,就当赵静起身还想往前跑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脚踝扭着了,钻心的疼痛让她原本就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潸然滑过脸颊!直至陈胜满头大汗的跑到了她的身边,她那哽咽的哭声,才有所停缓,可是其身体压抑不住的颤抖,还让是人一眼都能发觉她是在抽泣…… 一个箭步走到赵静身边,此时的陈胜慌张的伸出双手想要去扶起对方,可是内心抗拒的赵静,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推开对方,手力很大,但对于陈胜来说,却轻如鸿毛!抓住对方的手,霸道的陈胜,猛然把其拉到了怀里,用力挣扎的赵静,不停的哭泣着,时不时的用手心拍打着陈胜的肩膀。纹丝不动的陈胜,轻抚着她的秀发,仍由她无端的发泄着情绪。 渐渐的赵静的情绪趋于平静,静静的躺在陈胜的怀里,无声的抽泣,拨开散落在赵静额头上的刘海,陈胜用大拇指为其轻柔的擦拭着泪水,借着明媚妖娆的月光,打量着怀里的丫头,因为泪水哭花了赵静的彩妆,使得她整张脸如同大花猫一般。 陈胜笑了,笑的很淡雅,缓缓抬起眼眸的赵静,撅着小嘴,用胳膊肘推开陈胜为自己擦拭泪水的手,眼眸很明亮,带着几分幽怨…… “谁给你化的妆?”听到陈胜的这句话,赵静猛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坐直身子,想要找镜子看看自己的脸颊,奈何这时候自己的包还在陈胜的住处,哪来的镜子。 把赵静的身子扭到自己对面,陈胜捧着她的脸颊,轻声的说道: “找镜子?呵呵,看着我的眼睛,你能看到你想看到的一切……”陈胜的话让赵静如同着了魔一般,愣在了那里,四目相对,从陈胜那清澈见底的眼眸中,赵静感觉到了真诚。搭在陈胜肩膀上的双手紧紧捏着对方的那高档外套,鼻子触动了一下,再次哭出声的赵静,猛然扑向了陈胜,紧搂着对方的脖颈,痛楚的喊道: “哥,我喜欢你。”这撕心裂肺的表白,比他时更具有说服力,紧搂着的对方的陈胜,贴着对方的脸颊,附耳轻声安慰道:‘我知道了,狗胜哥不傻……’使出全身力气的赵静,深怕陈胜就这样从身边溜走,一刻也不愿意松手…… 而轻抚着赵静的陈胜,在这一刻紧皱着眉头,余光扫视着斜对面。 “小静,无论马上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害怕,胜哥在你身边……”在说这话的同时,右手已经插进兜里的陈胜,利用快捷键拨通了二炮的电话…… 如同丛林的猎豹一般,抱起赵静的陈胜,翻滚在地面之上,三把锋利的匕首径直的插在了原来他两人所拥抱的地方!猛然起身,单手紧搂着赵静,已经抽出皮带的陈胜,侧眼看着对面,黑暗之中四名衣着花哨的小青年,手里拿着利器走进了陈胜的视野。 因为陈胜的慌张跑开,使得二炮几人,有点兴致阑珊的坐在老虎机前各自娱乐着!以一个正常人的心态投入里面,感受着瞬间的刺激带给他们的乐趣!就在几人玩的正起劲的时候,二炮的手机突然响起,看了一下号码的二炮,并没有多做停留,直接接听,笑着说道: “狗胜哥,啥事?”这句话一连说了数遍,扔听不到对方的回复,顿时,二炮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你们也真够执着的,从闵行街一直跟我到小镇口白杨林,胡八赖还真有点急不可待了啊,哦,不,应该说是刀疤强有些操之过急了……”陈胜那笑里藏刀的一句话,霎时让紧握着的手机的二炮知道了陈胜的位置,抄起藏在门口的利器,阴霾着脸颊的二炮,怒声道: “河马守家,顺子,胖子跟我出门,狗胜哥被人堵在了小镇口白杨林……”相互之间,已经不需要再多用语言来支配个人的动作,浑身绑着绷带的河马,手握开山刀,气吞山河的坐在院门之内,而冲出院门的二炮三人,在快速奔跑中,不时警惕着四周,这是一个局,在陈胜走出追梦人后,刀疤强设下的这个死局,没有退路,只有硬碰硬…… 二炮的谨慎显然是正确的,在三人刚拐进白杨林时,数名大汉以扇形的姿态,阻挡住了三人的去路,对方的目的很透彻,就是牵制住三人,不给他们去营救陈胜的机会,与此同时,象征着陈胜脸面的院门前,已经响起了厮杀声,很显然,这一次陈胜的轻率表态和宣战,刚好着了刀疤强的道,即便没有这次赌注,只要孙二娘点头不问此事,那么刀疤强为了能顺利接手南城,也会有这样一次安排!换句话说,这次阻击陈胜事件,是刀疤强和胡八赖早就已经蓄谋已久的…… 大学城职专保安室里,使劲抽着香烟的刘光,目光投向南城,单手按住桌面,内心不断的挣扎,作为大学城的地头蛇,一方势力的人员涌动,是瞒不住刘光的眼睛的,可是,他不能去提醒,帮助陈胜,想要让别人尊敬你,捧着你,单单靠背后势力上位是不行的,每一个大佬的崛起,都伴随着血雨腥风,这就是灰色势力的潜规则…… 并没有把车开回红星的孙二娘,此时此刻正站在位于大学城外的护城河边上,脚下的烟蒂已经遮住了浅草,手握着手机的她,轻声的对话筒说道: “淑媛,他要真是你能托付终身的男人,今晚他就不会倒下,是龙,是虫,天亮就见分晓,不是二姐狠心,也不是二姐不讲情愿,既然踏进了这个圈子,他就应该想到这一天。安心的睡你的觉,我答应你,他不会死,即便他真的不堪一击,我也会保他一条性命,但是淑媛,如果那样,你就从此给我断了这根杂念,反之,如果他真做到了,我会不惜一切的捧他上位……”听完孙二娘的话,电话另一头的陈淑媛,沉默许久,随后带有哽咽的话锋,轻声的说道: “谢谢二姐,可是,我心里就是难受,我觉得……” “你觉得用那二十万来刺激你的小情人,有点残忍了?过不了这个坎,他永远是条虫,只不过这只虫稍微强壮一点而已!八年前,我们姐妹四人义结金兰,大姐为了一个男人,已经销声匿迹,四妹至今没有消息,都说是被老爷子卖到了国外,这么多年来,我们忍气吞声,不能因为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而葬送了我们的心血,觉悟吧牡丹,咱们没得选择……”说完这句话,眼角喊着泪水的孙二娘,果断的挂上了电话,望向白杨林,抿了抿嘴唇,轻声的说道: “那个吻,也许就是吻别,狗胜,二姐更希望,你明天能压在老娘的身上臭骂我是婊子……”

上一篇   第100章 夜醉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