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踹开寡妇的门(上) - 超级保安

第1章 踹开寡妇的门(上)

盛夏对于大部分男性牲口来说,无疑是最大饱眼福的时节!随着改革开放越来越彻底,小姑娘们的衣着在这个季节里也少的越来越干脆!黑色丝袜,仅到臀部位置的超短裙,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男性那不断骚动的荷尔蒙! 人们常说家花永远没有野花香,过了发春的季节,到了盛夏则是结果的时候,各式各样‘出格’的事情比比皆是,而‘野战’则成为了,当下最为流行,也最为刺激,更最为让都市男女们‘欣喜若狂’的段子…… 寂寥的港城郊外,苏省第一高山花山脚下,浓密的树林和杂草丛生的荒郊野地内,一辆进口的‘陆地巡洋舰’径直停靠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界! 透过时而散落在车窗前的月光,模糊看到车内,一名腆着将军肚的中年男子,正费力的在狭隘车厢里,紧压在一位打扮妖娆,衣衫不整的女子身上…… 车外知了声,以及整辆汽车那高性能的隔音效果并不能阻挡车内女子那高亢,‘婉转’的呻吟声…… 近百万的高级轿车在此时突显出他那高耐压减震系统,随着车内那名中年男子的上下起伏,整辆汽车有规律的回应着对方,整个场景相当的‘诡异’…… “高局,您真的是老当益壮啊……我……我快……” “骚蹄子,吃饭的时候,我……”就在那名男子还没把话说话,一束强光透过车窗玻璃直射在两人赤、裸的身上,接踵而来的是一连串闪光灯的闪烁! 惊慌失措的两人慌忙的拿起被仍在一边的衣服遮挡住自己衣衫不整的身体,猛然抬头磕着后脑勺的中年男子此时已经顾不得疼痛,一边用衣服遮挡着身子,一边指着车外的黑影,大声嘶吼道: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霸气外露的咆哮声。也许,在这个时候,显得就有些无力了! 原本从里面紧锁的车门,鬼使神差的被对方从外面打开,车门缓缓的拉开,一名年约二十出头的小青年,露出他那人畜无害的笑容,手里捧着一台有些破旧照相机的他,带着几分歉意的对车厢内的中年男子说道: “大叔,俺们是搞推销的,这款九十年代中期生产的十里勾牌照相机,耐用经摔,而且拍摄效果相当的清晰,刚才您和这位大姐活动的场景都记录在内,现在厂家搞活动只需一万元,对,您没有听错,那么高性价比的照相机只需要一万元……”看着车外那名小青年笑谈风声的样子,中年男子在对方还没有把话说话,就大声咆哮道: “你们这是勒索,敲诈,是在犯罪……” “你唬我?产生交易流程,那不就是正常贸易往来吗?”车门外的小青年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冷峻了!仿佛是在为他造势,站在车外扛着矿灯的另一名小青年把灯光调的更加透亮,依稀可见车内那名女子白皙的肌肤。而随同而来另一名小青年,则拿着一根手腕粗的钢管轻轻的敲着车头,这架势,你不掏也待讨…… 三人的这一作派霎时让车厢内的那一男一女显得有些胆寒和恐慌,就在那名中年男子思想正在挣扎的那一霎那,一直站在车门处的小青年再次开口说道: “我们是自愿购买,不过我们厂家为了让更多顾客购买我们的产品,会定时的把夜晚所拍的照片传到网上,进行公共浏览,大叔,我想众多网上狼友,都很乐意看到您威武的一面……” 闷重的发动机声,在整片‘原始森林’显得极其的刺耳,看着扬长而去的陆地巡航舰,站在原地,手里拿着一叠钞票的那名推销小青年,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刚才手举矿灯的青年看着其手里红色钞票,脸上露出了意犹未尽的坏笑! “狗胜哥,为啥刚才不多要一点,我看他皮包里还有不少呢。” “你个死胖子,做人留一线,懂不,盗亦有道!”手里拿着钱的小青年,懒得给他身边的胖子解释,在转身之际把手里的钱交给了他身边一直不吭声的青年,随后说道: “二炮,咱村那小学真的该翻新了,估摸着再下一场雨,就会倒,留下一点咱们用,其他都交给你爹吧,省的他天天往镇里跑,送的不少了,钱就是下不来,能盖一间是一间!” “狗胜哥,再给俺爹,都第三笔了,俺都不知道该怎么圆谎了!” “刮刮乐,就说咱去城里刮刮乐扣出来的。反正,这事交给你,打小你就没少骗你爹的钱,这会就不会说谎了?”说完这句话,领头的那名叫狗胜的小青年率先走了出去,其余两人紧随其后。 狗胜,大名陈胜,父母是谁,就连老村长都说不清楚,只知道自己亲身父母在这个村逗留了一年多,生下他后不到一个月就销声匿迹了!吃百家饭长大的陈胜是五保户中的极品,没上过几年学的他,脑子特别的窜,跟着村里的老支书,读书识字,没正儿八经的上过学,但所知道的东西比大学归来的学生都多,被誉为整个村子的异类…… 跟在陈胜左手边被称之为胖子的小青年,是正儿八经港城甘于县肇家浜人,不过他的身世和陈胜大差不差,从小没了爹娘,靠着近门的几个亲戚养活长大,发小就跟在陈胜屁股后面,两人没少干偷鸡摸狗的事情!大名赵土顺,为人憨厚老实,就是脾气有点倔…… 至于那个手捧着数额赃款,此时正一筹莫展的小青年,名叫赵鑫,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他家里算村里的书香门第,他爷爷是村里的老支书,也是陈胜的老师,现在他爹又是村书记,独子,在家相当的受宠! 三人是村里有名的捣蛋鬼,没少干一些让人咬牙切齿的事情,但肇家浜风气质朴,再说大都看着他们三人长大,都知道他们的秉性善良,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肇家浜是港城甘于县城内不起眼的小山村,贫穷落后,但村民秉性质朴善良,三人之所走上这条‘犯罪’道路,纯粹是为了村里那年久失修眼看就要倒塌的学校,镇里不管,乡里不问,使得这件事情就被搁浅下来! 吃着百家饭长大,没上过学的陈胜,很是希望村里的孩子们等坐在明亮的教室内,继而,三人一经合计,才干起了这勾当。先后两次得手,这是第三次,已经为村里筹集‘赃款’两万余元,足够盖两间教室了…… 迈着刚才电视上学的八字步往前走着的陈胜,此时嘴里叼着一根相当劣质香烟,今年二十一岁的陈胜已经有五年烟龄,就连其发小胖子都不知道自己的狗胜哥是什么时候学会抽烟! “我给你俩说,到了村口,分头进村,别让人看出了端倪,懂不?” “放心吧狗胜哥,咱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都懂!”说话的是胖子,而一路上一直沉默寡言的二炮,还在思索着如何圆这个谎。 临近村口,就当三人正准备分开之际,一个瘦小的身影,从草丛里窜了出来,三人紧张的往后撤了两步,狗胜更是大喊一声: “谁……” “狗胜哥,我是顺子,你咋才回来,你赶紧去王寡妇那看看吧,隔壁李庄的李老三又来骚扰她了,这次还带了两个人,咱村里的男人都缩在了屋里不敢出来……” “尼玛,这个狗娘养的,敢动老子的女人,老子这就去废了他……”说完,陈胜迈腿往村西头冲去,而胖子和二炮只是稍作停顿,一个拔出刚才那根钢管,一个从地上拾起一块碎砖头,紧跟在陈胜身后往王寡妇家冲去。